日本厚勞省為啥“習慣性”數據造假“坑”安倍
2019年02月15日10:26

  日本厚勞省不缺經費,為啥“習慣性”數據造假“坑”安倍

  ▲圖/新京報網

  不斷髮酵的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數據造假事件,近來讓安倍越來越“方”。

  事情起因是去年底,日本媒體報導稱厚勞省的統計數據有造假嫌疑。報導引發了對厚勞省相關統計的全面調查,結果發現,在56項基礎統計項目中,22項存在延遲發佈、漏查和統計不當現象,錯誤率高達40%。

  其中,“每月勞工情況”要求在全國調查僱員在500人以上的大企業,但自2004年以來,厚勞省只調查了東京1400家企業中的三分之一。

  大企業用工數據不全,直接導致薪資水平統計失真,失業人員的保險金、低收入群體的福利補助也因此少發了。

  據估算,日本超過2000萬民眾受到統計數據造假影響,金額約560億日元(合5.12億美元)。

  看著錢不多,但安倍今年以來為自家人闖的禍道了兩次歉毫無作用,連帶他引以為傲的“安倍經濟學”也被懷疑是空中樓閣。

  近來日本媒體又添了一把柴,直指統計數據造假就是發動“經濟政變”。

  真是“行車不規範,親人兩行淚。”

  一、厚勞慳錢最多造假也有慣性

  日本媒體“經濟政變”的指控,雖然有些誇大其詞的感覺,但也不能說是無的放矢。

  延遲發佈、漏查少檢,主觀因素肯定占了相當大的比例。至於統計方式違反了統計法規定,更是無處解釋——日本厚勞省有一套註定無法保真的統計方法,是上了操作手冊加以貫徹的。

  而且在日本諸多行政機關中,厚勞省得到的財政撥款最多。去年日本行政機關財政預算是97萬億多日元,厚勞省獨占31萬億多,比管錢的財務省還多6萬億日元,這麼多錢除了辦公經費就是養活厚勞省3萬多員工。

  所以,缺少調查經費?不存在的。

  不缺經費但不好好幹活,難免讓日本反對黨懷疑造假是有意為安倍政績塗脂抹粉,結果塗壞了。

  看看厚勞省過去調查記錄就會發現,他們數據造假不是第一回了,已經有慣性了。

  幾年前厚勞省調查推算日本普通員工平均每天工作9小時37分鍾;彈性工作的員工是9小時16分鍾,所以得出結論,彈性工作比固定工作用時少。

  去年也是2月,安倍在國會就勞動用工法案答辯時引用了厚勞省的結論,遭到質疑。結果發現,厚勞省調查的1萬多家企業中,超過900家數據有問題。

  有的是按員工工作日的時間數據統計,有的是按工作周的時間數據統計,亂得一團糟。事情披露後,安倍只好宣佈議會答辯引用的數據不作數。

  就厚勞省這樣的統計水平看,是否有為安倍政績加分的能力,是大可疑問的。但不管是有意造假還是懶政之誤,安倍現在替他們背上了鍋。

  二、安倍12年兩次背上了同一口鍋

  對於這口不得不背上的鍋,安倍其實不算陌生。

  12年前,就是因為厚勞省惹的禍,成了安倍下台的導火索之一。

  2007年,作為日本戰後最年輕的首相,安倍正處於高歌“感覺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的時候。快到夏天時,日本突然曝出5000多萬筆國民年金記錄混亂的醜聞。

  ▲圖/新京報網

  原因是厚勞省的社會保險廳捅了簍子。他們打算把1979年-1989年間紙質的國民年金記錄改為電子化文檔。

  這是件苦差事:過去每個日本國民根據不同的年金繳納類別,有多個年金賬號,每逢調動工作、結婚之類,年金賬號還要變化。為避免混亂,後來日本引進了基礎年金賬號製度,把個人不同的年金賬號統一合併成一個基礎賬號。

  厚勞省在把舊的國民年金賬號改成電子檔案的過程,出現了批量的輸入錯誤,電腦對日本國民姓氏中的漢字讀音也甄別不了,電子檔案如同感染了病毒。

  在這種情況下,過去個人的多個年金賬號,無法在電腦中改成合併後的基礎賬號,只好作為“待查實資料”。查著查著,多達5000萬份年金資料就丟了。

  恐慌之下,許多領年金的民眾跑到各地社保廳辦公點查詢自己的資料還在不在。安倍的民意支持率因此迅速下降,到當年9月,心灰意冷的安倍突然辭職,結束了第一任首相任期。

  這次厚勞省統計造假,引發的恐慌沒有12年前大,但性質一樣。2000萬受影響的民眾中,有1000萬人還不知道身處何方,政府想補發低保補貼止血也不知道去哪兒找人。

  三、安倍不怕逼宮,但安倍經濟學或將“裸泳”

  對於厚勞省此次造假,日本在野政黨一點也沒客氣地抓住了戰機。

  民主黨黨首認為,這事導致“國家的基礎出現了動搖”,要求罷免厚勞省大臣根本匠。

  在野各黨還把戰火燒向了提高消費稅率、日美安保條約中關於美軍的地位問題等方面,大有逼宮安倍、重演12年前一幕的架勢。

  安倍政府的民意支持率一度也下降到了比2007年時還低的水平。

  但今天的安倍已不是吳下阿蒙了,基本上不把在野政黨的壓力當回事。

  雖然因為造假,厚勞省開革了數十名官員,但安倍還是堅持要保住根本匠的官位。——根本匠是七大派系中的宏池會要角,宏池會在眾議院各派系中的勢力可排進前三。

  道歉歸道歉,彌補歸彌補,但不能亂了政壇的支持力量。安倍對怎麼應對亂局有心得,所以不怕12年前的逼宮一幕再次上演。

  但安倍經濟學今後只能在外界苛刻的審視中“裸泳”了。

  安倍經濟學所謂的“三支箭”是寬鬆的貨幣政策、擴大財政支出和結構性經濟改革。自2012年實施以來似乎給日本市場增添了不少活力,但也留下了財赤過高等問題。

  更重要的是,“三支箭”解決不了、反而加劇了因老齡化加劇造成的社保負擔,而應對老齡化是日本經濟的終極問題。

  可以預期,今後安倍的經濟決策將遭受比以前大得多的質疑。數據沒有權威性,決策怎麼可能正確?再沒有比這更好用的武器了。

  厚勞省甩出的這口鍋,安倍大概得背到第二任期末了。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