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anos前員工努力掩蓋醜聞 但求職困難
2019年03月15日11:37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15日早間消息,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無休止的求職,擔心被某些企業列入黑名單,焦慮地談論最新新聞報導中提到誰、沒有提到誰,以及外部人員永無休止地詢問他們如何在這家聲名狼藉的公司工作……這都是那些曾在Theranos公司供職的員工們正在經曆的噩夢,簡直不堪其擾。

  在2014年高峰時期,這家血液檢測公司是矽谷的寵兒。據報導,Theranos的資產估值一度達到90億美元,與藥店連鎖銷售機構沃爾格林公司(Walgreens)建立了零售合作夥伴關係,公司董事會中有許多政治重量級人物,如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喬治·舒爾茨(George Shultz)。成百上千的員工加入該公司,協助它完成一項雄心勃勃的任務,即創造一種比傳統醫學測試更便宜、更高效的替代品。

  然後,一切開始瓦解。《華爾街日報》在2015年發表了一份報導,質疑該公司的技術和測試方法。隨之而來的是Theranos因欺詐被投資者起訴,並被政府吊銷了血液檢測執照。到2018年,公司首席執行官伊麗莎白·霍爾姆斯(Elizabeth Holmes)辭職,實驗室關閉。9月,Theranos宣佈瞭解散計劃。

  如今,一些員工仍在試圖從一家因種種錯誤而家喻戶曉的公司轉行。這些努力可能會因為荷李活對這個故事的興趣而變得複雜起來,其中包括本月即將上映的HBO新紀錄片,以確保Theranos醜聞仍然停留在公眾的視線中。

  雖然Theranos的一些前僱員已經開始在Facebook和亞馬遜等頂級科技公司上班,但其他人卻發現自己處於邊緣狀態,花了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試圖帶著一份曾在汙點公司任職的簡曆找到新工作。

  根據CNN對外部招聘人員和七位前僱員的採訪,最麻煩的人往往是在Theranos公司工作時間更長或在某些部門擔任更高級別職位的員工。由於擔心正在進行的法律訴訟或他們的名字與公司有公開聯繫,大多數前僱員都以匿名的方式與CNN公司進行了交談。

  一位Theranos的前僱員回憶說,他曾和一位招聘人員共進午餐,而招聘人員把他安排在了以前從事過的工作崗位上。招聘人員說他是“最有資格的候選人”,然後補充說,“除了這個。”然後,招聘人員用手指著他放在桌子上的簡曆副本,那上面寫著“Theranos”。從那以後,這位前僱員多次被拒絕,仍在四處尋找工作。

  其他一些被其他公司聘用的人仍然對自己的下一步行動猶豫不決。Janina Dong曾是Theranos的招聘經理,於2017年離職,迄今為止,她一直在諮詢,拒絕再做全職工作。她說,部分原因是“我在重新審視自己的判斷”,由於Theranos的經曆讓人心有餘悸,她不知該去哪裡工作。

  “我想,我們很多人都在否認”

  迄今為止,人們的大部分注意力往往集中在Theranos和霍爾姆斯欺騙投資者和病人的方式上,後者的健康因此受到了威脅。但一些前僱員坦言,他們也是被蒙在鼓裡的受害者,既不瞭解技術的可行性,也不知道公司的財務狀況。

  對於那些在該公司工作時間更長、職位更高,或在最初報告引起外界對公司技術的關注後仍在這裏工作的人來說,這一情況可能更難面對。2016年夏天,在《華爾街日報》的第一篇報導發佈數月以及該公司成立十多年後,Theranos仍然僱傭著700-900名員工。

  “有些人在事情發生之前就離開了公司,他們混得很好,”前Theranos實驗室工作人員Erika Cheung說,他是從美國聯邦機構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辭職後加入Theranos的。還有一些人在該公司工作了不到一年,在調查報告公佈之前就離開了。

  在那裡工作多年的員工有著各不相同的解釋和理由。

  “他們確實讓人們陷入了小泡沫,可謂自作自受,”一位曾被多個用人單位拒絕的Theranos前僱員說。“我認為,我們中的很多人都在否認這一點,”另一位在《華爾街日報》報導後繼續在公司工作的前僱員說,“我知道,在某種程度上,我就是其中一員。”

  這種誤入歧途的信仰最終由個人買單,他們的職業前途化為泡影。一位Theranos前僱員說,媒體審查帶給公司巨大壓力,導致了最終崩潰。

  “為了克服這種壓力,我在被裁員後休息了六個月,”她說,“我精疲力竭,情緒上和身體上都疲憊不堪。”這位員工後來接受了一份新工作,她承認,那段休假時光是一種奢侈,大多數人可能無福消受。

  另一位Theranos前僱員剛剛跟一家年輕的初創公司分道揚鑣,此前他被告知,他們的“Theranos血統”可能會使公司更難籌集資金。這位前僱員在求職時遇到了“絆腳石”,現在正在專業領域之外尋找“新的職業機會”。

  “那些門現在都關上了,”這位前僱員說。“真是不幸。”

  “顯然存在一種懷疑論調,”里維埃拉合夥人公司(Riviera Partners)的合夥人薩姆•沃利(Sam Wholley)表示,該公司與Uber和Wework等科技公司均有合作。有一次,沃利說,一家公司告訴他,即使Theranos員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也不能僱傭他/她。至於原因,沃利將該公司的觀點總結為:“我的董事會肯定會幹掉我。”

  CNN商業頻道獲悉十幾家科技和生物技術公司僱傭前Theranos員工的立場。包括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學分支Verily、再生元製藥(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在內的多家公司表示,他們沒有看到任何禁止僱傭Theranos員工的正式或非正式政策。

  儘管如此,員工們仍然介意在Theranos的工作經曆可能給別人留下的印象。帕特里克·奧內爾(Patrick O‘Neill)是Theranos公司2014-2017年的前首席創意官,他說,他已經從自己的專業網站上刪除了為Theranos公司所做的大部分推廣工作。“把它公之於眾可能會招致很多批評,”他說,“(Theranos)最終傷害了很多人。”

  去年3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指控Theranos公司和霍爾姆斯本人從事“大規模欺詐”,涉及7億多美元的投資者融資。該機構指責霍爾姆斯和Theranos“欺騙”投資者和媒體,誤導人們相信便攜式血液分析儀“可以通過手指滴血來進行全面的血液檢測,徹底變革血液檢測行業”,而實際上,它“只能完成少量檢測”。

  霍爾姆斯與美證監會達成和解,同意支付罰款,並放棄對Theranos的投票控製權,但她和公司不承認任何不當行為。三個月後,霍爾姆斯因聯邦電信欺詐指控被起訴,並從Theranos公司辭職,最終可能面臨最長20年的監禁。目前,該公司仍然是司法部的刑事調查對象。

  伊麗莎白·霍爾姆斯的律師拒絕就此事發表評論。霍爾姆斯不承認電信詐騙和共謀實施電信詐騙的指控。Theranos的律師沒有回覆多個置評請求。

  公眾輿論的長期等待

  許多曾在那裡工作的人現在只希望,圍繞Theranos公司的公眾輿論能夠放他們一馬。

  上述那位引述招聘人員談話的Theranos前僱員記得,去年5月,他在自己的Kindle應用程式上讀到了《壞血》(Bad Blood),這是由《華爾街日報》記者約翰•凱瑞魯(John Carreyrou)撰寫的關於Theranos的權威全書。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找我的名字,”他說。“並高興地發現,書里沒有我。”

  在那之後,曾有一部關於Theranos的60分鍾短篇、ABC上有一段ABC播客,還有即將於本月在HBO播出的一部紀錄片,由亞曆克斯·吉布尼(Alex Gibney)執導,片名為《發明家:矽谷大放血》(The Inventor: Out For Blood)。女演員詹妮弗·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有望出現霍爾姆斯,該片由《壞血》一書改編而成。

  “我朋友每週都給我打電話,說,‘你應該高興自己沒出現在這個播客里,’”這位Theranos前僱員說,離開該公司之後,他又與一家初創公司分道揚鑣。

  這位前僱員說,每當有媒體就Theranos大做文章,致使沉渣泛起,都會產生一種“恐懼”的感覺。“你真的不想提醒自己記起這些。大部分都很令人沮喪。”

  媒體的做法也可能會延長招聘人員沃利所說的“冷卻期”,在公眾對Theranos之類的公司和在那裡工作的人的認知開始轉變之前,現狀可能還會持續下去。

  “我預計,這段時期會長達數年,”沃利說。但正如他指出的,“如果你曾是安然公司的高級經理……而且在那以後,你已經做過六份工作,當有人看你的簡曆時,依舊難免想到那段經曆。”(斯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