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金融增長極:金融科技增長最快 境外支付戰火初燃
2019年03月22日03:1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3月21日,在騰訊發佈財報的同時,也在香港發佈其新的跨境支付業務計劃。

  當日上午,微信支付公佈了跨境支付業務“生態出海”策略,推出一系列扶持政策,支持中國境內服務商出海,直接地服務於境外商戶。

  當日下午,騰訊發佈財報,去年四季度盈利下降35%,但全年增長10%。增長原因主要來自金融科技、雲計算等“其他業務”收入。

  實際上,金融科技、雲服務已成騰訊增長最快的利潤來源,也是第二大來源。

  為此,騰訊集團總裁劉熾平在香港舉行的業績發佈會上表示,騰訊即將來到的第一季度裡面,可能會公佈一個新的收入板塊,把“其他收入”分類得更細緻。

  騰訊集團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表示,騰訊生態系統當中,未來也會加強騰訊雲、AI和大數據整合,把解決方案提供給智慧產業。支付方面,將繼續擴大和增加商業的支付量。

  金融科技增長最快

  3月21日,騰訊控股(0700.HK)發佈2018年財報顯示, 騰訊收入三大板塊中,包括網絡遊戲的“增值服務”去年收入1766億元,同比增長15%;網絡廣告去年收入580.79億元,同比增長44%;“其他業務”去年收入779.69億元,同比增長80%。

  “其他收入”已成為騰訊第二大收入來源,主要來自金融科技及雲服務。

  其中,金融科技服務收入的增長來自向商戶收取商業交易手續率、向用戶收取提現費用及信用卡還款費用,以及向金融機構收取分銷金融科技產品的服務費,例如“微粒貸”及在“理財通”平台提供的財富管理產品。

  具體而言,微粒貸是由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運營,但未披露具體數據,僅表示向消費者提供的小額貸款產品“微粒貸”貸款餘額實現迅速增長,亦將貸款業務延伸到企業,以“微業貸”服務小型及微型企業客戶。

  不過,根據微眾銀行披露數據,截至去年9月末,微眾銀行資產總額1492.53億元,前三季度營業收入70億元,淨利潤17.7億元。

  此外,財富管理平台“理財通”協助管理的客戶資產超過人民幣6000億元,累計用戶數1億人。產品方面,“理財通”推出了零錢通,讓用戶能夠以微信支付內未動用的現金餘額投資於基金。

  以騰訊“理財通”對標中國平安旗下“陸金所”,陸金所完成C輪融資後的投後估值達394億美元。截至2018年末,陸金所平台註冊用戶4035萬,較年初增長19.3%;資產管理規模為3694.14億元,較年初下降20.0%;管理貸款餘額3750.06億元,較年初增長30.0%;30天以上逾期率為2.3%。

  騰訊表示,在金融科技方面,將推動支付產品開發的創新,增加新的支付使用場景;亦會擴展金融科技解決方案及產品組合,以滿足用戶的財富管理及財務需要。

  境外支付戰爭

  觀察騰訊、阿里巴巴的金融業務,基礎均在支付。從國內而言,移動支付的戰爭早已結束,金融科技巨頭爭奪的焦點,已經轉向境外。

  截至2018年底,微信及WeChat的合併月活躍賬戶數增至約10.98億。1月9日,支付寶宣佈,全球用戶數超過10億,即去年增長了2億人。

  3月21日上午,微信支付在香港舉行的2019境外業務合作夥伴大會上公佈了跨境支付業務“生態出海”策略:推出一系列扶持政策,支持中國境內服務商出海,使中國的移動支付經驗更直接地服務於境外商戶。

  微信跨境支付的五大業務重點是,覆蓋更多支持貨幣,推廣智能收銀,普及自助點餐,推動人工智能在時尚行業的應用,境外領事服務、醫療、教育等民生服務。除了基礎支付能力外,微信支付跨境業務將以零售、餐飲、時尚、政務民生等領域為重點進行佈局,以技術應用優化場景體驗。

  根據騰訊財報,2018年,微信支付日均總支付交易量超過10億次,商業支付收入同比增長逾一倍。騰訊支付平台與商戶連接,2018年四季度,月活躍商戶同比增長逾80%。憑藉小程序及掃碼購等功能,在食品及零售行業的支付滲透率上升。

  跨境及海外支付方面,WeChat Pay於去年先後在香港、馬來西亞推出支付業務,WeChat Pay香港的交易量同比增長逾10倍,覆蓋約100萬商戶。微信支付目前可在中國內地以外的49個市場使用,支持16種貨幣的跨境支付交易。

  移動支付出海的邏輯是跟隨國內龐大的出境遊旅客。根據《2018年中國遊客出境遊大數據報告》,2018年中國向全球輸出了超1.49億人次遊客,比上年同期增長14.7%;中國公民出境旅遊的消費超過1200億美元,人均境外消費超過13000元。

  “中國人去哪裡,我們就去那裡,哪裡去得多,我們就會跟去那裡,”3月21日,微信支付境外業務總監範帷說,跨境支付真正的門檻有兩個,一是合規,比如說相對成熟的金融體系的國家政策門檻非常高,意味著出境投入非常高;二是成本,中國移動支付發展用極低的成本和互聯網型的商業模式驅動發展,成本很低,境外不同的地方是人工的成本很高。“原本商戶已經被某一些機構充分維護的情況下,再進入這個市場,可能要去獲取一定規模的交易量或者是商戶規模,要投入的就遠大於一個新興市場”。他說。

  範帷表示,未來針對不同區域的發展狀況,會製定相應的激勵政策,但基本框架是一樣的。

  (編輯:林虹)

  (本文來自於21財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