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西部始於200年前的西部牛仔
2019年04月22日15:45

西部牛仔
西部牛仔

  日落時分的平原,夕陽的餘暉灑滿了熱土;黃沙遍佈的荒涼曠野與生機勃勃的綠洲交錯分佈,乾燥的空氣中浮動著雪茄的煙霧;隨意站立或騎在馬背上的牛仔們肩頭扛著套索、頭戴寬沿牛仔帽、身著牛仔衣、腳蹬牛仔靴、腰間別著左輪手槍。這便是許多影視作品中呈現出來的唯美畫面,浪漫又充滿了暴力美學。在許多人的普遍認知里,西部牛仔果敢、不羈、堅毅,毫不遜色於白馬王子的魅力指數。事實上,與歷史上牛仔的真實生活相比,影片摻入了太多浪漫傳奇的色彩。美國歷史學家比林頓曾說過:“荷李活影片以及電視屏幕上形態優雅的牛仔英雄,與在開闊牧場的全盛時期為照顧牛群而辛苦工作的牛仔們毫無相似之處。”

  西部牛仔富有冒險和吃苦耐勞的精神,被美國人稱為“馬背上的英雄”。雖然這個群體早已成為歷史,但他們的精神始終影響著千千萬萬的人。牛仔,是美國歷史上特定時期的一個特殊的勞工階層,他們灰頭土臉,頭戴汗跡斑斑的牛仔帽、頸間圍著色彩鮮豔的印花大方巾、身穿寬鬆下垂的襯衣和沾有血跡與汙垢的長套皮褲、腳蹬齊膝的長筒皮靴,他們的打扮完全是為了適應馬背上艱辛生活的需要。他們是一群為了生計而奔走的青年人,而並非如影片中所刻畫的那樣光鮮亮麗。

  牛仔這一群體到底如何產生的呢?這與美國的牛密不可分,美國人是歐洲移民的後裔,美國的牛同樣來自於歐洲。美國的牛最早是由哥倫布帶去的。當時,他把西班牙牛帶到西印度群島和中、南美洲沿海一帶。

  1525年,來自西班牙的牛開始從西印度群島引入北美大陸。

  1540年,西班牙探險家科羅納多橫渡大西洋去北美尋找傳說中的“瑟博拉七寶城”,他還帶了500頭牛,這些牛被運到今天墨西哥北部和美國的亞利桑那州一帶。此後,牛群不斷繁殖,逐漸遍佈今墨西哥北部和哈利斯科州。

  1611年,英國人又把數量眾多的牛運到維珍尼亞州的詹姆斯城,從此英國種的牛便在北美大陸廣泛繁衍,那裡出現了很多養殖點。

  到 17 世紀初,哈利斯科的牛已達到 10 萬多頭。總之,美國的牛從東面和南面兩個方向進入,逐漸遍佈全國。

  18世紀初,牛群出現在美國的俄亥俄州和肯塔基州。肯塔基在印地安語中意為草地,又稱青草州。與肯塔基相鄰的伊利諾伊州則被印第安人稱為“草原之國”,這裏是牛的樂園。

  到19世紀中期,那裡馴牛養牛的技術已經十分高明。南北戰爭之後,牛群又向西推進到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廣大草原,那裡成了“牧牛王國”。從南邊墨西哥進入的西班牙牛也大量繁殖。

  19 世紀後期,德克薩斯州已有 5000 萬頭牛,是美國養牛最多的州。從 19 世紀 60 年代開始,得克薩斯人便把大量牛群往北驅趕到堪薩斯的鐵路邊,然後轉銷美國各地。當時還有專門的“牛道”和“牛鎮”,“牛道”是“牛群”走的道路,“牛鎮”則是沿途的歇腳站。

  19世紀60年代,美國南北戰爭之後,火車冷藏車廂的發明使得牛肉能夠長途運輸並保持新鮮。結果,美國東部各大城市的市場都向西部大牧場主開放,而大牧場主們立刻以擴充牧群飼養規模來適應日益增長的需求量。在得克薩斯州和西南部各州大牧場飼養的牛群都要被集中趕到當時美國最靠西部的火車終站,即設在肯薩斯州阿比林的火車終站,以便用棚車把牛運至芝加哥,經屠宰、切割和冷凍後再運往東部。牛群長途跋涉,跨州越縣,當然需要人帶領、照管,數以千計的年輕人蜂擁而至,他們迫切想要立足,而一切的根本就是在一所大牧場找到工作。他們是中西部農場的小夥子、尋求冒險的英國人、東部想脫離父母追求獨立的年輕人、以前叛變的士兵、少數原是奴隸的黑人、一些印第安人以及來自邊境的墨西哥人。他們,就是西部牛仔的最初群體來源。西部牛仔們騎著馬,長途驅趕牛群。在驅趕牛群的過程中,牛仔們通常要在馬背上經過2-3個月甚至是 4個月的時間,走完幾百甚至上千英里的牛道。在漫長的艱辛旅程中,牛仔們必須吃苦耐勞,同時還要機智、勇敢,能應付途中各種意想不到的困難和危險。

  到了 19 世紀 80 年代中葉,美國當時的土地有40%用於畜牧,但由於市場上的牛肉供過於求,以至價格大跌,許多牧場主因此而破產。1886 年冬天的一場大風暴毀滅了數以百萬計的牛,許多牧場主和牧群陷入絕境。當牧場主們開始從這雙重災難中複蘇過來時,他們安裝了鐵絲網柵欄,以便在比較容易控製的條件下管理和喂養牛群。從此,再也無須在空曠的牧場上放牧了。但要圍繞著鐵絲網和加設柵欄的莊稼地放牧是讓牛仔心灰意冷的事,因為這個原因,不久他們便銷聲匿跡。

  19 世紀末,美國的交通運輸日益發達,牛仔的地位漸漸降低。他們紛紛轉行幹別的工作,人們越來越少見到他們矯健的身影了。儘管在 20 世紀 20 年代,西部某些地方仍保持著牛仔的生活方式,但牛仔的全盛時期已一去不複返。但是他們的奮進、開拓精神卻一直激勵著美國人。牛仔是具有自由選擇自己的命運、帶有鮮明個性特徵的一個群體,他們身上體現出來的個人意識、開拓奮進、樂觀向上精神成為影響世界文化的重要元素。

  (新世紀體育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