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增長到縮減,公務機市場遭遇怎樣的陣痛?
2019年05月20日17:03

  一項報告顯示,中美貿易戰影響了中國公務機市場。

  曆時一年多的中美貿易戰近日昇級。一項統計報告顯示,作為亞太地區公務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大中華區在2018年表現不佳,機隊總數有所下降,這或可歸因於與美國在貿易戰中的加劇緊張的局勢而導致的經濟活動的減少。

  亞翔航空日前在2019亞洲商務航空大會及展覽會(ABACE)期間發佈的2018年度亞太地區公務機機隊報告指出,2018年中國內地的公務機機隊縮減了2%,減少了6架飛機,而2017年中國還曾實現了亞太地區最高的增長率(10%),飛機淨增長31架。

  “中美貿易大戰和不景氣的宏觀經濟的影響,與公務航空息息相關的我們都感覺到了,我們過去所期盼並依賴的中國內地市場的公務機淨流入,最終變成了淨流出。”亞翔航空董事總經理羅世傑表示。

  一位內地公務機運營商高管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言,從長期來說,貿易戰影響將會持續存在,最直觀的感受是公務機MRO會催促與運營商之間的合同簽署,以便在噴漆材料的採購上,可以在相關時間點前從美國進口運輸至中國。

  不過對於中國公務機市場來說,更大的挑戰可能不止於此。美國公務航空協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艾德·博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中國通用航空包括公務航空市場才剛剛起步,實際面臨物理基礎設施缺乏的問題,儘管中國每年新增通航機場幾十個,但離市場需求還有一定差距。此外還面臨飛行員培訓和空域管理等挑戰。

  同時博倫也表示,中國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令人興奮的公務航空市場,過去十年取得了很多發展,比如提升了對直升機的偏好、二手機交易興起、購買和使用新型機型等。

  製約瓶頸

  前述報告顯示,儘管中國內地的新交付飛機數量從2017年的16架增加到2018年的24架,然而卻被更多離開機隊的飛機所抵消。2017年離開機隊的飛機僅有15架,而2018年卻增長到了39架,同時中國內地的二手新增飛機的數量也有所減少,2017年有30架,而2018年僅有9架。

  此外,2018年對公務航空運營商來說也是艱難的一年,亞太地區前十大運營商的機隊總數從2017年總計305架下降至2018年的301架。金鹿公務航空規模縮減最大(8架),其次分別為金鹿(香港)公務航空(6架)、亞聯公務機(5架)、美捷(4架)和TAG航空(1架)。也並非所有主要運營商的機隊規模都在下降,華龍航空在2018年增加了9架公務機,香港麗翔和宜捷則緊隨其後,機隊規模分別增加了5架和4架。

  報告指出,許多在前期將重心放在快速擴大機隊規模上,之後再試圖通過提供包機服務來彌補損失的飛機託管公司並沒有能夠達到他們的收入目標。運營虧損使得一些主要運營商採取極端措施。海航集團已經計劃將金鹿公務航空,連同其機隊和8個FBO航站樓一同出售來清償債務。

  講到市場痛點,北京華龍航空總裁武冰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時表示,中國公務機市場發展確實受基礎設施的製約,但關鍵是很多地方在規劃、設計、建設通航機場的時候需要考慮到公務機的起降需求,否則過一段時間,會出現儘管通航機場數量增加了很多,但很多機場並不能起降公務機的尷尬情況。

  “從財富持有量上來說,中國並不缺少有能力購買公務機的人,但缺少的是交通工具能夠使用的空間、變密度和頻率。比如一個人可能一年要飛100多個城市,當中只有20多個城市機場能飛公務機,那這種情況是否還有必要養一架公務機?是不是偶爾包機就行,或者就飛民航,這些都會給公務航空市場需求帶來一定的替代效應。”武冰認為,當適合的機場足夠多、網絡狀況更好時,公務機市場需求量一定會很高。

  此外,武冰指出,整個運營商生存環境惡劣,競爭非常激烈,為了引進一定的飛機,一些運營商會打價格戰,大家普遍盈利能力比較差,這種狀態下背後的資本可能會退出,導致股東更迭頻繁。

  “這種變動對這個公司從上到下所有員工的心態會有影響,對安全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隱患。”武冰表示,投入公務機行業的資本一定要理性投資,清晰地認識到這個行業有一個長回報週期,必須要有耐心,能熬到基礎建設好、政策配套好、基礎設施足夠數量多的那一天。另外,公務機運營商也應該用專業態度,保障飛行安全和資產安全,不要去尋求市場的短期套利空間。

  看好中國市場

  國家近年來在通用航空的法律法規上做了完善,包括發佈政策促進通航發展,接受採訪的行業上下遊人士均表示這對市場發展有一定程度的促進和提高。

  公務機經銷商Jetcraft亞洲區總裁David Dixon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表示,2018年是Jetcraft在亞太地區有史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年,約20%的交易來自該地區,這主要由於東南亞買家(入境交易)和中國賣家(出境交易)的增長。

  Dixon表示,亞太地區仍是Jetcraft的一個重要市場,預計將佔據市場份額的13%(1136台),接近占市場總比第二的歐洲市場(18%),北美市場則占比60%。許多尋找二手飛機的北美買家現在更青睞亞太地區的飛機,因為利用率較低,因此性價比更高。

  具體到中國,Dixon認為,中國二三線城市的公務機需求並沒有特別明顯的增長,但由於粵港澳大灣區等國家政策利好,這些地區的公務航空會有一定的增長前景。

  公務機維修供應商ExecuJet亞太區副總裁Darren McGoldrick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由於經濟增速放緩、市場競爭激烈,在中國市場的業務增長已不像過去那麼迅猛,但今年仍然保持樂觀,預計業務增長可達兩位數。

  傳統頭部公務機製造商也在繼續深耕中國市場。日前,龐巴迪宣佈龐巴迪公務機天津服務中心成為引擎製造商霍尼韋爾(Honeywell)、通用電氣(GE)和羅羅(Rolls-Royce)的授權服務中心。龐巴迪還宣佈在其天津服務中心開設新航線維護服務,新航線的維修站能夠為在多個地區註冊的龐巴迪環球機型和挑戰者機型提供維修服務。

  前述報告指出,儘管增速在放緩,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新型飛機(如灣流G500、G600,環球7500和獎狀經度)的交付,預計亞太地區到2019年年底會有更高的增長,而全球的新飛機交付在2019年將增長8%。

  (編輯:李清宇)

  一項報告顯示,中美貿易戰影響了中國公務機市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