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金在矽谷不受歡迎? 其實受限並非市場選擇
2019年06月20日00:29
圖為美國矽谷企業內。新華社
圖為美國矽谷企業內。新華社

  參考消息網6月20日報導 美國政府對於中國對美投資的限製和歧視正在引發更嚴重的後果。據美國媒體報導,在美國推出一系列針對中國的投資限製措施和政策指引後,中國風險投資資金對矽谷的投資金額正在銳減。除此之外,一些矽谷的初創公司也改變了對於中國資金的態度,一些中國風投正在出售其股份。

  西方媒體的這些報導描繪出了一個中國資金在矽谷不受歡迎的故事。然而,這並不是事情的真相。部分矽谷初創公司改變融資策略與一系列客觀因素有關,中國資金在矽谷行動受限並不是市場的選擇。

  中國資金承壓並非市場選擇

  其一,受到美國推動科技保護主義措施的影響,科技風投領域的宏觀環境正在發生變化,初創公司融資擴張的勢頭有所放緩。2010年以來,隨著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基因編輯等新一代革命性技術的迅猛發展,全球科技風險投資進入到一段黃金期。矽谷作為全球科創的中心,是此輪黃金期最主要的受益者,一些初創公司在短短數年內就完成了從孵化到上市的過程。作為全球風險投資中一股新興力量,中國風投資金也希望從中分得一杯羹,參與一些美國前沿科技企業的早期融資。但如今,美國政府改變了對於科技全球化的看法,對技術交易和轉移採取限製性措施。這些措施提升了科技創新的政治成本,讓創新產品從研發到大規模推廣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這種變化影響了美國初創公司的估值,讓一些國際風投的擴張步伐減慢。近期,全球最大風投願景基金的二期基金計劃籌資不暢,其他風投也面臨類似局面。

  其二,美國技術出口管製的影響到矽谷初創公司對中國市場的預期。相比中國的資金,矽谷的初創公司更看重中國的市場潛力。一些接受中國風險投資的矽谷公司希望依靠其“中國股東”的資源開拓中國市場,從而實現快速擴張。然而,由於美國政府將人工智能、生物技術、機器人等列入“新興技術安全清單”,這些技術很可能會受到出口管製。美國初創公司將無法在中國市場推廣其前沿產品。在此情況下,一些公司改變了發展策略,與中國投資方和平分手。

  其三,美國政府正在採取“惡性競爭”方式排斥矽谷初創企業的中國合作方。除了動用政治警告和約束性措施外,美國政府還有一些更具破壞性的手段。例如,美國國防部、中情局均有下屬的創投基金。這些政府背景的風投資金可以針對性地選擇中國資金的投資對象或目標對象,讓這些初創公司面臨艱難選擇。接受這些有美國軍方、情報部門背景的風投投資對這些初創企業而言是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這意味著其能夠得到政府背書,更輕易拿到回報豐厚的軍事或情報項目。但與此同時,與這些風投合作就意味著必須要與中國資金及合作方切割乾淨。相比限製性措施,這種策略更加隱蔽,但會更容易達到美國政府的預期效果。

  將傷及矽谷初創企業

  美國政府擠壓中國資金的做法正在緩慢改變矽谷的生態環境,有可能對矽谷賴以生存的獨立性和創新精神帶來深遠影響。

  矽谷已經不可避免捲入到國際政治紛爭之中,外部環境將發生劇烈變化。冷戰後和平開放的國際環境讓這一地區成為全球新的財富中心,科學技術和創新理念能夠在最大限度上付諸實踐,並在全球各國市場上通行無阻。美國政治因素邊緣化是矽谷在這一時期成為造富神話的主要原因,一旦政治因素加入到科技領域,矽谷就不再是全球的矽谷。矽谷初創企業的天花板將被降低,創新空間將被縮小。

  矽谷的活力在於適者生存、萬里挑一。矽谷初創企業的成功並不依靠美國政府“背書”和政策支持,而主要依靠創業者的技術能力和團隊自身的優勢。在這種市場競爭條件下,最後脫穎而出的矽谷企業才自然而然地擁有市場競爭力。不過,這種環境與美國當前政府的一些目標相悖。未來,美國政府有可能會主動改變矽谷的生態環境,但這種改變很可能將斷絕矽谷新興公司的發展道路。(文/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