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亞控股閃崩:一場籌謀兩個月的“剪羊毛”行動
2019年07月16日03:55

  原標題:星亞控股閃崩:一場籌謀兩個月的“剪羊毛”行動

  來源:證券時報

  證券時報記者 王基名

  上市不到兩年、最高漲幅逾34倍,是港股市場昔日的牛股星亞控股(08293.HK)。一小時內暴跌98%,之後一直徘徊在0.1港元左右價位,最新股價僅0.113港元,同樣是星亞控股。6月25日下午,星亞控股暴跌一度引起極大關注,並有眾多分析,但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發現,事件背後的導火索卻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剪羊毛”行動。

  通過各種渠道聚集的散戶,在經過2個月左右“洗腦”後,在一個名為“皓陽學院”直播間誘導下,定時買入星亞控股,另一面則是某神秘大股東瘋狂出貨,最終承接不足股價崩盤,並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另外在星亞控股隕落前,曾剛經曆過一輪股東大換血,交易中的主要相關人員又出現在星亞控股6月25日暴跌及之後的交易中,並且主要當事人孫天群也有著“老賴”的標籤。

  星亞控股之外,關於港股的接盤騙局近年來一直未間斷,多少投資者曾經的發財夢,最後變成“虧得渣都不剩”,事後回想起來發現漏洞百出的騙局,但在當時就像是被洗腦得了魔怔。投資需要自身的理性,但這種跨越兩地明目張膽的騙局又該如何有效防治,值得深思。

  套路滿滿的

  “屠刀”直播

  最近的王安有點忙,一直在聯絡、召集曾經名為“皓陽直播間”的學員,統計損失、統一報案,而這一切要從6月25日下午一場帶血的直播說起。

  “期盼已久的內地500強企業借殼香港標的股票,今天下午我們皓陽學院的資金提前潛伏進場”,6月25日13:00皓陽直播間如約準時開始,目標是港股星亞控股 。

  根據幾位當時按照直播間指示買入股票的投資者回憶,“當時直播間人數顯示有六七千的樣子”,都是從各個微信、Q群進入的。王安即當天買入者之一,他在6月25日下午共計以約24萬港元買入星亞控股股票,6月27日全部賣出後僅剩不足1萬港元,“真的沒想到虧得渣都不剩了”。

  整個30分鍾直播可謂套路滿滿。前十分鍾里,除了強調利好、漲幅、借殼之外,皓陽主要做了三件事情:1、確認並催促課長(對各微信、Q群負責人的稱謂)快速引導學員入直播間;2、很詳細地介紹了幾個注意事項,包括不要激動、全倉買入、不要踩踏(“按昨天講的以百家姓姓氏錯開買入時間”),做好保密、成交後截圖給課長等;3、進入後三分鍾,開始提示打開股票賬戶,“可稍微高兩三分錢掛單”。

  直到視頻的第10分12秒,也即6月25日13:10左右,直播畫面從上證綜指行情切換到了星亞控股,“看清楚這隻股票代碼,08293、星亞控股”,皓陽用故意提高、慢速的聲音揭曉了最終謎底。皓陽講道:“星亞控股是香港市場上難得的白馬殼資源,內地500強企業一旦成功借殼上市,股價即將飛天,後邊還會有5倍、6倍甚至8倍的上漲空間。”

  眾多投資者的噩夢也就此開始。記者見證了直播視頻中星亞控股名字被公佈後的13:10~13:30的20分鍾,星亞控股股價從4.89港元/股跌至0.7港元/股,跌幅超85%,成交額從50萬港元增加到超4200萬港元,超4000萬資金進場接盤,成交總量從10萬股增加到1100.50萬股。而且公佈股票名稱後的前2分鍾,成交額便達到約2588萬港元,股價一直維持在大約4.88港元/股位置。

  王安第一時間衝了進去,其交易記錄顯示,6月25日13:10:50以4.89港元價格買入約4.5萬股星亞控股股票,“緊張、期待、忐忑、擔心,有一點怕搶不到,也有一點擔心這麼多錢投進去會不會虧損”,回憶起最初的買入,王安這樣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在當天大概13:20-13:30之間,星亞控股股價則完全雪崩,3港元、2港元、1港元等一個個重要數字統統跌破,等到皓陽下麥時星亞控股已經跌至0.7港元/股。有10年港股投資經驗的李想說:“當時已經完全來不及砍倉,你掛單的速度遠跟不上下跌的速度。”而更多的人表示,“當時完全懵了,已經忘了港股可以T+0”。

  大跌之下視頻中的皓陽則更顯老辣,無論價高價低,總有讓你買入的理由。直播的同時,皓陽一直在講港股三盛控股、國美零售,A股貴州茅台,以及分眾傳媒借殼回歸的光輝往事。4港元左右的高位時,皓陽稱“這就是借殼上市後的威力,現在高後面還會有更高”;在股價下跌初期,皓陽稱:“現在再買,你比別人賺的更多,比如貴州茅台回調到500塊的時候你肯定不會錯過,好股票最大的人性弱點就是猶豫遲疑,機會擺在你面前你不知道珍惜,失去後你又後悔莫及”;在最後時刻,皓陽則反複強調,“今天波動是暫時的,後邊肯定會按照我們的計劃拉升上來,我將帶著大家的成交截圖今晚飛香港,督促具體的借殼情況和拉升計劃”,並表示皓陽的老師以及香港的資金後續也會建倉進入。

  2個月的“洗腦”

  事後回想,幾位投資者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我們被洗腦洗得好像得了魔怔。”一份皓陽直播受害者統計了當天通過直播參與星亞控股投資的部分成員情況,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看到,名單上有133位投資者,地域分佈上包含了新疆、甘肅等在內的全國絕大多數省份,每人的虧損金額在1萬元至165萬元之間,其中以20萬以下的虧損居多。虧損彙總顯示,133名投資者合計虧損超2000萬元。

  而為了6月25日下午的收網,皓陽學院已經準備了至少2個月。王安介紹,大概4月份的時候,他接到一個自稱是某券商工作人員的電話,然後被拉進了微信群。而李想、趙虎則是在天涯用戶“為漲停板癡迷(後邊被投資者簡稱為‘癡迷’)”所發帖子引導下,大概於4月底進入微信群,並接觸皓陽直播。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瞭解到,以上兩種途徑也是絕大多數投資者最終進入皓陽直播間的途徑,而皓陽和“癡迷”也被認為“很有可能是同一個人”。

  但並非只有給出上漲的誘餌才能讓投資者進入精心設計的圈套,據“癡迷粉”介紹,癡迷帖子推薦的股票漲跌參半,甚至在9元高位時推薦的安信信託,後續出現連續兩個跌停,“幸好我在跌停前出來了。”李想稱。

  問到為何跟著他並被帶入皓陽直播,李想和趙虎稱:“感覺他很自責、對我們又很內疚,有一定技術、為大家著想,對炒股比較懵的人很有吸引力。”更多的“癡迷粉”表示,經曆過一系列暴跌,常人急於回血,癡迷便順勢將本次悲劇的製造者皓陽引入。皓陽的介入大概是在6月25日之前的2個月。

  關於皓陽,有投資者表示“確實有些本事”,據介紹,在初期皓陽曾推薦過幾隻“牛股”,第一週3只薦股確實做到了2個交易日盈利10%以上,特別是皓陽推薦的港股消息股其利工業集團(01731.HK)、倢冠控股(08606.HK),“讓大家吃到點甜頭,對港股心生了無限的嚮往,”李想稱,“有一個推薦的股票下午很短的時間內漲了快20%,這在A股要兩三天才能漲上去的,我當時沒港股賬戶,推薦朋友買了,也確實賺了。”

  除了推薦牛股,皓陽直播還進行教學,“分析走勢、怎麼看盤、交易量怎麼解讀、大盤形勢、各種指標,而且上課也特別認真,” 李想稱,“對自己的內幕消息,皓陽特別堅定,不然怎麼會讓我們對他信任成這樣子。”

  在一系列的引誘、洗腦過後,6月10日左右,皓陽團隊開始有節奏地在各類群及直播中放出“神秘股票”。之後每天的直播和群消息也圍繞“神秘牛股”強化輸出,但直到6月25日13:10才真正揭曉了股票名稱。

  “一旦借殼成功漲五六倍不是夢,這很可能是你們一輩子唯一的一次大機會,我皓陽也是一兩年才能找到這樣一次大機會”,這是皓陽在直播中一直反複強調的話語。而不少學員也沉浸在這樣的夢中,李想稱:“一開始我們都在夢想賺了五六倍後要幹什麼。但現實不僅冰冷,而且是毀滅性的。”

  股權高度集中下的

  連鎖反應

  市場上,6月25日午後,亞星控股暴跌,該股突然直線暴跌98%,股價從5港元直接跌到不足0.1港元,市值從62億下跌到1.6億。當天收盤,星亞控股跌96.48%,報收0.172港元,總市值僅剩2.1億港元,當天總成交量達17.60億股。

  星亞控股是一家新加坡人力資源公司。該股2016年7月15日以每股1港元的發售價掛牌,上市後呈現一路上漲的態勢,上市不到兩年,上漲逾34倍,最高市值高達88億港元,之後在高位盤整了一年。但是星亞控股的上漲並無業績支撐,上市前的兩個財年還是盈利的,但上市後馬上“變臉”,2016財年虧損129.72萬新加坡元,而且上市以來公司已連續三個財年虧損,最新財報顯示虧損幅度仍在擴大。

  星亞控股沒有業績支撐的股價走勢被認為和其股權結構有莫大關係。早在2017年2月,星亞控股便被港交所點名,彼時公司前20名股東持股合計超95%。另外,截至2019年4月30日,公司前四大股東持股占比高達56.33%。

  根據當天的實時行情,6月25日星亞控股上午的成交可以忽略不計,在皓陽直播的半個小時(13:00~13:30)成交量1378萬股、成交額4332萬港元,成交量並未瘋狂放大。之後星亞控股成交才逐漸放大,當天13:30之後至收盤,星亞控股成交量17.46億股、成交額2.62億港元,換手率140%。起初20分鍾的少量拋盤便把星亞控股股價打到“骨折”,而後續的井噴式成交才是市場分析的大股東質押被砍倉等連鎖行為。

  在6月25日之前,星亞控股大部分股權託管券商為茂宸證券和興證國際。富途證券顯示,6月24日兩家經紀商在星亞控股的持股比例分別為24.98%、16.04%,合計持股超過40%。6月25日兩家經紀券商也是減持主力,茂宸證券與興證國際分別減持約16.58%(20725萬股)、15.08%(18843萬股)星亞控股股票,兩家經紀商在星亞控股的持股比例在6月26日之後均下降至1%以下。

  從一份6月25日當天星亞控股的成交記錄上,記者看到在當天13:10皓陽公佈星亞控股名稱之後,顯示為茂宸證券的8831席位一直在連續賣出。也就是說在6月25日之前,經紀商持股達到25%的茂宸證券背後的大股東(或大股東之一)便是與皓陽等內地中間商間接聯手做局的關鍵股東。

  但即使持股數量如此龐大,仍然難以判斷最初被接盤的1000多萬股星亞控股股票到底為哪位大股東所持有。港股交易人士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由於港股創業板股票信息披露的屬性以及經常有代持現象等,從公開股東很難作出判斷,但可以通過券商及監管層獲取相關信息。”

  上述市場人士還講道:“在香港創業板公司中,大股東多數有孖展(類似A股市場融資買入)情況,一旦出現斷崖式下跌,經紀商便會砍倉,並且可能波及其他股票。”6月25日除了星亞控股外,港股市場上還有多個閃崩股,CHIHODEV和永耀集團控股跌逾66%、中國寶力科技跌逾50%、申酉控股跌近37%。其中,中國寶力科技在6月25日當天同樣被茂宸證券減持,並且同樣在6月26日繼續減持,持股比例從1%降至0.02%。

  P2P“老賴”剛入局

  另外,今年初星亞控股股東曾大換血,並且大換血主角均又出現在6月25日和6月26日星亞控股股權變動名單中,主角之一的孫天群更是多次與“老賴”結緣。

  今年3月27日,星亞控股宣佈,由孫天群全資擁有的Everwin Marble Limited,從主要股東李海楓及恒定環球手中收購2.07億股公司股份,孫天群全資擁有的Everwin則成為星亞控股的主要股東。

  收購完成後,Everwin、李海楓及恒定環球分別持有公司全部已發行股本約16.53%、3.84%及3.08%。結合星亞控股最新的三季報,沈學助通過Centrex Treasure Holdings Limited持有星亞控股32%股份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楊俊偉、呂麗恩夫婦合計持有4.67%的股份,呂麗恩控製的恒定環球持有3.13%的股份。以上為星亞控股披露的主要股東情況。

  在成為主要股東前,孫天群便和星亞控股有交集。今年1月16日,星亞控股宣佈攜手發碼行成立合資公司,主要用於開展內地業務。根據公開信息,2017年10月發碼行與黃山幸福新世界集團簽訂了股權協議,孫天群則是黃山幸福新世界的實控人、董事局主席、總裁等,另外,企查查顯示孫天群是黃山幸福新世界持股15%的大股東,穿透之後香港公司中國幸福新世界集團有限公司為黃山幸福新世界控股大股東,之後資料無法繼續追蹤,但在2016年之時孫天群曾為黃山幸福新世界持股70%控股股東,公開報導中孫天群為幸福新世界集團聯席總裁,同時也是發碼行公司總裁。

  黃山幸福新世界是一家涉及地產開發、項目投資、文創旅遊等多個領域的公司,孫天群在2015年某品牌活動講話時曾直言:“中國房地產界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募資難,招商難……”,他還給出了“靠眾籌解決房地產募資難”的解決手段。

  隨著2018年中時P2P平台搶錢通的“人去樓空”並被經偵立案,孫天群及黃山幸福新世界也逐漸被多處聲討,搶錢通線上發佈產品為黃山幸福新世界下的渡假養生項目融資。搶錢通彼時通知稱,黃山幸福新世界作為“借款人”與搶錢通約定的委託融資期限至2018年6月6日已經到期,並已敦促借款人就平台借款清償製定清償方案。

  黃山幸福新世界在之前也曾有失信記錄,2016年3月28日,因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傚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黃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人,失信未履行金額達3000萬元。

  不過根據經濟通港股數據顯示的星亞科技最新的股東變動,孫天群在6月26日減持了全部股票,但價格依然是謎,不知其緣何在股價成仙時減持,而其前後進出的“股價迷局”也待解。

  另外,根據經濟通的股權變動數據,6月25日星亞控股大股東楊俊偉、呂麗恩(孫天群交易對手方恒定環球的實控人)夫婦合計減持3853.5萬股星亞控股股票,只是平均減持價格為0.126港元/股;李海楓在6月25日之前已經清倉了其所持股票,但在6月26日其又回到星亞控股進行了倒手交易,買入9302.5萬股星亞控股並又以0.181港元/股價格賣出。

  有媒體爆料,星亞控股在今年3月底其實已經完成賣殼,孫天群或正是接盤方之一,不知因為什麼原因,這筆交易的數量只做了部分披露。不知道孫天群是否還接手了其他股票,或者選擇了代持方式。

  連環騙局何時休?

  另外,美鷹證券也是被皓陽直播間投資者詬病的重點之一。在皓陽學院最初告知了“港股重大利好”的準備階段,引導學員開港股賬戶是其重要流程之一。據介紹,美鷹證券正是皓陽學院課長重點推薦或者在部分群直接有美鷹證券客服,參與引導投資者處理開戶、購彙、入金相關事宜。

  另外,使用美鷹證券開戶並交易的張亮講道:“美鷹證券的入金可以直接使用信用卡和支付寶,而且部分人員入金超過5萬美元。”而最讓投資者詬病的是在6月25日13:12之後,美鷹證券不能再買賣,“當時說服務器正在維護中,賣不出去股票,大部分人是在那2分鍾內買入的,只能眼睜睜看著跌到底”。

  在6月25日之後,美鷹證券的出金過程也同樣遇到麻煩,張亮介紹,很多人通過美鷹的快速出金渠道出不來,主要有兩個原因:“國內銀行不接受入金,部分金額超過5萬美元。”

  而這時美鷹客服又來了,“我就在美鷹申請出金5天仍沒結果時,接到了來自國外的自稱美鷹客服電話,表示可以幫助出金,但會收取高額手續費。”張亮稱。

  眾所周知,港股與A股市場在交易、監管、信披等方面存在諸多差異,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從多方瞭解到,近年來在香港和內地一直不斷存在著有組織的“尋人接盤”行為。據記者多方追蹤以及知情人介紹,部分港股公司大股東通過香港代理與內地代理單線聯繫,內地代理通過各種馬甲“廣撒網”來養“韭菜”,在達到一定程度後與香港方面約定時間放貨,內地代理憑藉當天收集的交易截圖赴港拿取30%左右佣金。

  另據介紹,上述代理之間的操作也極為隱秘,通常擁有眾多馬甲,“在香港接頭很多是用老式諾基亞電話配臨時卡,交易則直接用現金不留痕跡”。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就此情況向港交所採訪,對方表示:“港交所無權對投資者、中介機構等其他市場參與者進行監管。”

  老虎證券一位分析師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這種類似的港股突然暴跌很難有效預防和避免,除了像星亞控股可能是被人為操縱導致的暴跌,在港股也還有很多因為其他原因導致突然跳水的,比如被做空機構做空或者公司發生黑天鵝事件等,這些都是散戶完全沒法預料的,從個人投資角度講,避免這種損失就是要儘可能避開這種有可能會被人為操縱的股票。”他還分析了這類股票的特性,比如市值小、流通性差、股權集中、交投不活躍、大股東有質押、股價曾經大幅上漲但並無業績支撐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