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複牌:股價一日腰斬 從巔峰到沒落髮生了什麼?
2019年07月19日21:05

  股價一日腰斬!曆經27個月酷派終複牌,昔日手機巨頭市值不足小米百分之一,從巔峰到沒落髮生了什麼?

  來源: 證券時報網

  曾經國產手機領域的風雲代表——酷派,在停牌27個月後複牌卻遭遇大跌,盤中一度暴跌超60%,截至收盤股價報0.385港元,跌幅46.53%,目前總市值為19.38億港元,較2015年6月29日的高峰縮水逾145億港元。

  而酷派從輝煌到沒落的轉折點,應該是2015年6月28日樂視入主的那一刻。樂視入主大半年,酷派不僅沒有新品上市,而且僅兩年時間便退出各種手機榜單。至少在手機江湖,酷派能夠騰挪的空間已經非常狹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蘋果、華為、VIVO、小米、OPPO五家廠商的國內市場規模合計達到79%,其他眾多手機品牌分食剩下21%的市場。

  今年1月18日,酷派發佈公告稱,委任27歲的陳家俊為公司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及公司提名委員會成員,而陳家俊的另一身份則是京基集團創始人、董事長陳華的“二公子”。陳家俊在今日《致酷派人的一封信》中表示,9月份將在國內發佈新品手機,並集中研發和營銷力量,發力5G市場。

  儘管有京基接盤,但面對已經被基金將其估值下調至0的局面,複牌後的酷派集團路在何方?

  酷派複牌大跌,市值較高峰蒸發逾百億

  7月18日晚,酷派集團發佈公告稱,已滿足所有複牌條件,於7月19日恢復買賣,滿足複牌的條件包括:刊發所有未刊發的業績報告,解決審計師提出的問題,評估公司狀況。

  今日複牌股價一度大跌超60%,截至收盤報0.385港元,跌幅46.53%,總市值19.38億港元。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酷派總市值相較2015年6月29日市值頂峰已蒸發逾145億港元,跌幅達到88%。目前酷派市值不到小米百分之一。

  股價大跌有跡可循,複牌之前,酷派刊發了2018年度業績報告,2018年酷派營業收入為12.77億港元,同比減少62.19%,期內虧損4.1億港元,相較2017年淨虧損27.23億港元同比減少84.92%,自2016年以來公司淨利潤累計虧損達到75.34億港元,流動負債超出流動資產約11.64億港元,資產負債率超過80%。

  2018年度報告還透露一個細節,作為以手機為主營業務的酷派集團,在硬件研發支出上投入僅為1億港元,同行業小米在過去一年研發投入達到人民幣58億元,華為2018年度研發費用更是高達1015億元人民幣(儘管華為的研發投入並不全是用在手機上)。

  在現金流方面,2018年度顯示,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為1.69億港元,同比減少63%,僅這點現金用以維繫公司運作以及提高公司在手機行業的競爭力可謂是杯水車薪。

  酷派於2017年3月30日報收0.72港元後停牌,2017年7月被基金大幅下調估值85%,按照0.11港元進行估值。今年6月上旬,易方達基金發佈公告,對旗下基金持有酷派集團按照0.00港元/股進行估值,這意味著在基金經理眼中酷派集團股票已沒有任何價值。

  酷派曾擁有輝煌時刻,作為“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聯想)的一員,酷派手機在安卓興起以及隨後的4G時代,出貨量一度排進國產手機前三,遠遠領先OPPO、VIVO。公開財報顯示,酷派2012年至2014年這三年營收規模從143億港元、196億港元增至249億港元,2014年度淨利潤為5.14億港元。

  然而命運從2015年樂視入主那一刻開始急轉直下。

  從巔峰到沒落,酷派經曆了什麼?

  2012年至2014年,是酷派最輝煌的日子。這三年,酷派是中國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之一,占中國手機市場整體份額約10%,排名國產手機前三。

  但此後酷派卻一落千丈。短短幾年,酷派為何快速崛起又為何快速墜落?

  從酷派發展軌跡來看,酷派當初崛起主要得益於中國電信行業在2008年發生巨變,運營商被整合為移動、聯通、電信三家,之後工信部向整合後的三家運營商發放3G牌照。三大運營商為快速搶占市場份額,採用加大對手機製造商補貼力度辦法,大量購進3G手機,存話費贈手機的活動從2008年開始火遍全國。酷派創始人郭德英開始投入大量精力研究安卓系統,最終做出系列中低端安卓手機,完成和運營商的深度捆綁,酷派借此一舉躋身3G時代四大國產品牌“中華酷聯”之列。然而和運營商的深度捆綁後也帶來了弊端:過度依賴運營商及缺乏線下實體店渠道、缺乏線上電商渠道,缺乏核心技術等。

  為尋求轉型,2015年5月6日,酷派選擇與奇虎360聯姻。奇虎360向酷派投資4.0905億美元現金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生產互聯網手機,奇虎360持有該合資公司49.5%股權,這被業內解讀為酷派突圍的一個信號。得益於此,酷派股價被拉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2015年6月29日股價最高達到3.272港元。

  但是這段“婚姻”維持僅1個多月,以樂視“搶婚”入股宣告結束。2015年6月28日樂視以高於市場價3.508港元/股的價格從酷派創始人郭德英手裡買下7.8億股酷派股份,占酷派已發行股本的18%,總代價27.4億港元(約人民幣21.9億元)。就此樂視高調入股酷派,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2016年6月17日,樂視再度以1.9港元/股的價格從郭德英手中買下5.5億股酷派股份,樂視持股比例上升至28.82%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

  樂視入股酷派後,360指責酷派違反限製競爭協議,要求酷派以14.85億美元的價格回購360手中所持有合資公司49.5%的股份,或者360以2.29億美元的價格認購酷派在奇酷科技所有的50.5%的股權。最終酷派把奇酷科技低價賣給了360,長達一年多的撕扯,耽誤了酷派的發展,在快速迭代的手機行業,一年意味著原來的江湖早已面目全非。

  遺憾的是,樂視收購酷派後,並沒有挖掘酷派技術層面的優勢,而是飲鴆止渴地追求銷量,這對低價格、低毛利、靠著運營商補貼的酷派而言無疑是一場噩夢:這意味著賣得越多,虧損就越多。樂視這一做法加速了酷派資金斷裂。同時,讓酷派融入樂視的大生態,成為“生態化反”一員,無疑更讓深陷虧損的酷派雪上加霜。有市場人士認為,樂視收購酷派不是看中了酷派的技術積累,而是想通過收購提高自己的市場份額,將樂視生態圈這個餅畫得更大。

  比虧損更致命的是,樂視手機的虧損全面傳導至樂視生態圈,造成資金鏈斷裂,酷派也因此受到了嚴重影響。

  2015年,酷派營收急劇下滑,從2014年的249億港元下降至2015年的147億港元,同比下滑41%,2016年酷派營業收入繼續下降至79.69億港元,彼時淨利潤虧損高達44億港元。與此同時,酷派股價開始一路下跌,最低下探至0.66港元,截至酷派集團停牌時,其股價停留在0.72港元。不難看出,資本也並不看好樂視入主酷派。

  在資金危機的拖累之下,無論是電商渠道還是線下渠道,酷派都開始全面敗北。昔日同一梯隊的聯想、中興、華為將自己遠遠甩在身後,而小米、OPPO、VIVO等後起之秀也在不斷蠶食自己的份額。

  或因於此,有投資圈人士戲稱,樂視就像是酷派吞下的一枚毒丸,至今未緩過神。

  酷派還有翻盤的機會嗎?

  2018年1月,賈躍亭為化解樂視危機,以8.07億港元價格出售酷派8.97億股份,賈躍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持有的酷派股權降至10.95%,從此不再是酷派的最大股東。而接盤方威日創投有限公司則持有酷派17.83%的股權,也因此晉陞為第一大股東,酷派從此易主。

  2019年1月17日晚,酷派發佈公告稱,自1月17日起,陳家俊先生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公司行政總裁及本司提名委員會成員。公告顯示,陳家俊今年27歲,擁有南加州大學的金融學碩士學位。陳家俊的另一個身份是京基創始人兼董事長陳華的二兒子。

  獲京基集團入主之後的酷派,將走向何方也是市場關注焦點。今日,陳家俊在《致酷派人的一封信》中表示,酷派目前海外業績穩中有進,9月份將在國內發佈新品手機,並結合26年的技術沉澱,集中研發與營銷力量,盡快發力5G市場。

  在2018年年報中,陳家俊在行政總裁報告中亦透露,未來將加大東南亞市場、南亞市場及非洲市場的佈局,拓寬銷售渠道。此外,作為國內5G標準製定方之一,集團致力於開發下一代5G技術及智能終端,2019年將繼續投資於5G研發並持續進行測試以滿足5G商用標準。然而尷尬的是,酷派去年的研發投入,僅僅只剩1億港元。

  不同於其他行業,手機行業一旦衰退便很難自救,比如最初的諾基亞、摩托羅拉、黑莓、HTC等市場占有率非常高,尤其是諾基亞。在面對安卓的崛起後,諾基亞連連丟失市場份額,雖然經過多方努力包括與微軟聯姻,依然沒能挽救其頹勢。

  還有TCL、聯想、中興也是如此,手機品牌一旦失勢,就會迅速被其他品牌替代,被消費者排除在購買名單外。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iont公佈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份額報告》,在手機品牌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線上市場排名前五的廠商佔據了79%的市場份額,依次為榮耀(24%),小米(22%)、華為(16%)、蘋果(10%)、vivo(7%)。

  Counterpoint研究總監閆占孟認為,酷派原有的優勢是跟運營商之間良好的關係,尤其在5G時期,運營商可能還會有些補貼,相對於競爭對手形成一些優勢,酷派或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獲得發展。

  希望酷派能夠在5G時代證明自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