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里斯將任首相 主張無協議脫歐會否"過把癮就下台"
2019年07月24日06:18

  原標題:鮑里斯將任英國首相,主張無協議脫歐會不會“過把癮就下台”

  英國前外交大臣、倫敦前市長鮑里斯·約翰遜7月23日當選執政黨保守黨領袖,將接任英國首相。新華社 圖

  當地時間7月23日中午,自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辭去保守黨黨魁之後拉開序幕的黨魁競選終於落下了帷幕。在6月22日開始的全國保守黨黨員投票中,前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擊敗其對手——現任外交大臣傑瑞米·亨特,成為保守黨新黨魁。接下來,在特雷莎於24日結束最後一次國會質詢,並前往白金漢宮向女王辭職後,女王將接見鮑里斯,並任命他為新首相。

  鮑里斯的勝利在意料之中。此前的民調中他已獲得了六成的支持率。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指出,對於很可能成為英國下一任首相的鮑里斯而言,一個重要問題是:他能在特雷莎·梅跌倒的地方重新爬起來嗎?如果他能,他將會如何爬起來?

  如果鮑里斯不能在10月底完成脫歐大業,鑒於2016年公投脫歐與反脫歐52%:48%的結果,主張留歐的工黨黨魁科爾賓就可以有充分的民意“改朝換代”。

  已延宕了三年多的英國脫歐之路,在新首相的帶領下,將向何處去?而鮑里斯又是否會成為比他的前任更“短命”的首相呢?

  鮑里斯會無協議脫歐嗎?

  對於脫歐,鮑里斯多次主張,如果到10月31日英國與歐盟仍未達成無協議脫歐,英國將無協議脫歐。

  英格蘭銀行行長警告說,無協議脫歐,強行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會給英國經濟造成2-4年的震盪, 而此前經濟學家已經表示,2016年公投以來,英國經濟的增速放緩,已經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每週5億——比鮑里斯所說的付給歐盟的錢多太多了。而如果無協議脫歐,直接的震盪就是關稅對中小商戶的影響。

  對鮑里斯的這種態度,7月18日,英國議會下院投票通過一份修正案,明確反對繞過議會、強行“無協議脫歐”的行為。這被認為是為了防止鮑里斯當了首相在10月強行讓議會休會,然後無協議脫歐。有近40位保守黨議員,包括商業大臣克拉克和與鮑里斯競爭保守黨黨魁的國際發展大臣斯圖爾特等5位現任內閣官員投了讚成票。

  而上週日(21日),財政大臣哈蒙德不尋常地在電視上公開提出辭職,表示“我不會被辭退,我自己先走了,我要全力阻止無協議脫歐”,週一又有司法大臣高克和國務大臣鄧肯緊隨其後。這個公然的舉動和上週議會通過的那個修正案一起,成為了保守黨內溫和派議員聯合起來對無協議脫歐,甚至對鮑里斯本人說“不”的一個象徵。哈蒙德不僅在自己22年議員生涯第一次和政府唱反調,甚至還呼籲同僚一起反對黨鞭的指令。這位被同僚戲稱“一臉苦相”的財政大臣,在唐寧街11號的兩年里,創造了就業新高,赤字下降,工資增長超過通脹等成績。但他作為“似乎是唐寧街唯一的成年人”,面對脫歐帶來的可能衝擊,久勸無果,也只能奮起直擊了。

  如果鮑里斯鐵了心想要無協議脫歐,有沒有成功的可能呢?

  特雷莎·梅的前車之鑒可供參考。梅與歐盟談成的脫歐協議之所以在議會屢次無法通過,就因為內部分裂使保守黨無法在議會形成簡單多數。如今鮑里斯還沒上台,議會18日的投票和哈蒙德等人的辭職已非常鮮明地表明了保守黨內反對無協議脫歐力量的態度。如果鮑里斯一意孤行,保守黨內部有可能會像對特雷莎那樣,對他也發起不信任投票。

  除了要面對黨內的反對勢力,工黨也可能對鮑里斯提出不信任投票。

  工黨或將謀求“改朝換代”

  如果鮑里斯不能在10月31日的最後期限完成脫歐,工黨可能謀求“改朝換代”。當然,也可能出現一種極端的情況,即工黨領袖科爾賓在鮑里斯上任伊始就對其發起不信任投票。

  鮑里斯最快將在7月24日被女王任命為首相。25日議員就開始休假了,假期至9月3日結束。如果科爾賓一上來就想和鮑里斯為難,可以在7月24日鮑里斯被任命為首相的當天就發起不信任動議,或者等到9月3日,議員結束休假後立即發起不信任動議。

  那麼,工黨發起的不信任動議有多大勝算呢?

  目前議會格局,保守黨311席,與保守黨聯合執政的民主統一黨10席,共321席;工黨246席,加上蘇格蘭民族黨35席,威爾士黨4席,自由民主黨12席,“改變英國”黨5席,獨立黨14席,綠黨1席,共317席。也就是 321:317的局面。只要保守黨陣營有2票倒戈,就能通過對鮑里斯的不信任案。

  但即使如此,對於工黨和科爾賓來說,更重要的問題是把鮑里斯拉下馬之後怎麼辦?如果通過了對鮑里斯的不信任動議,女王可以介入,請反對黨組閣。但自由民主黨、“改變英國”黨和獨立黨議員不會與科爾賓聯手。而且科爾賓最近後院起火,因為“反猶”問題,黨內從副手沃特森,到影子外長索恩博瑞,曾經的女弟子瑞納,前女友、影子內政大臣阿博特,以及公然號稱要在議會組建“跨黨派”團體阻擊無協議脫歐的影子脫歐大臣斯塔莫等人,都已經虎視眈眈要讓他下台。恐怕工黨暫時還不會立即對新首相發難。

  英國和歐盟還能談個新協議嗎?

  鮑里斯想無協議脫歐很可能被黨內反對派阻擊,工黨則一時之間恐怕還無法取保守黨而代之,並接過脫歐的領導權。

  那麼,在現在的條件下,英國和歐盟有沒有可能再談談看,達成某種脫歐協議呢?

  在歐洲方面,新官上任的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說可以考慮讓英國再次延期,聽起來是好事,但鮑里斯是否會轉變態度?他曾多次信誓旦旦表示,一定要萬聖節前脫歐成功,再拖下去,自己只會陷入與特雷莎同樣的處境。

  據歐盟首席談判人巴尼耶的回憶,其實,特雷莎從來沒有在歐洲人面前喊過無協議脫歐的狠話。 鮑里斯“無協議脫歐”的口號喊得震天響,等到上任之後,如果可以和歐洲做某種程度的交易,比如廢除此前關於北愛爾蘭邊界安排的“後備方案”(backstop,筆者覺得翻譯成“後手”,其實更符合歐洲人想要借此拖住英國的心態),取而代之以某種無法律效應的政治聲明,然後以此“新”協議來西敏寺闖關,似乎還是有某種可能。

  而歐盟方面,愛爾蘭外長科文尼已經有意作中間人,來促成英歐之間達成某種妥協,甚至有歐洲政界人士在秘密接觸鮑里斯團隊,以避免無協議脫歐造成的傷害。倘若真能談成,那麼皆大歡喜。倘若不成功,那麼,縱觀英國人整個脫歐進程,用莎士比亞的話來說就是:much ado about nothing(無事生非)。而鮑里斯自己最愛說的“do or die”(要麼幹,要麼死),也有可能會變形為他自己首相生涯的寫照:do to die——過把癮就下台。

  (袁鳴,東方衛視主持人,現為倫敦政經學院誌奮領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