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版“花唄”要來了?馬化騰想要“狙擊”支付寶?
2019年09月16日11:54

  導讀:馬雲前腳剛退休,騰訊就開始動手,瞄準支付寶的腹地,正面對決螞蟻花唄!

  有消息稱,微信支付的信用產品將取名為“分付”,其目前已經在內部孵化中,預計將於2019年第四季度上線。

  “分付”或許與“花唄”和“白條”一樣,採用先消費體驗,後還賬的模式,類似信用卡。

  來 源丨中國基金報 (chinafundnews;泰勒)、36氪、互聯網的放大鏡等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9月10日,馬雲剛剛正式宣佈“退休”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

  沒過幾天,騰訊就忽然出手,要“狙擊”支付寶的花唄產品。

  出手的正是騰訊的明星團隊微信支付,在2014年的春節,曾經用微信紅包偷襲了馬雲的支付寶,事後馬雲這樣評論稱“確實厲害,此次春節‘珍珠港偷襲’確實計劃和執行得完美。”

  這一次,騰訊能否再創奇蹟?

  微信版花唄將上線

  花唄、白條面臨勁敵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據新流財經報導,騰訊內部正在孵化一款信用支付產品“分付”(暫定產品名稱)。

  將來用戶在使用微信支付時,或許可以使用“分付”先付款,再在賬期內延長時間付款或者將賬單進行分期付款。

  據悉,“分付”預計在今年四季度上線,由微信支付團隊運營,目前處在與部分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洽談合作的階段。未來“分付”或像“微粒貸”一樣,通過開放白名單形式和銀行等金融機構以助貸、聯合貸的模式來運營。

  這個問題之前也有坊間說法,微信說是會推出類似於花唄、京東白條這樣信用支付產品,但是一直沒有落到實處,似乎騰訊只是有這個打算。

  在今年1月份的時候,微信支付曾經低調推出微信支付分,它是微信支付對標螞蟻金服“芝麻信用分”的產品。

  據其官方介紹,微信支付分主要由身份特質、支付行為、守約曆史三個維度構成。如果確定擁有內測資格,則可以查看自己的微信支付分及分數構成。同時,在微信錢包的支付中也會出現微信支付分的入口。

  例如,在一款名為租借共享充電寶的“小電”小程序中,微信支付分達到550分以上便可以免押金使用,而如果沒有達到相應分數,仍需要繳納押金。

  網友熱議

  消息傳開後,網友也掀起了熱烈的討論:

  “目的只有一個:讓你始終覺得自己有錢花。”

  “以後要是不還錢,“分付”直接把信息發到你朋友圈。”

  “有花唄就好了,微信別來了,多了傷腎!”

  “玩了玩了,我的花唄還沒有還完~”

  “放過年輕人吧!現在的年輕人本來就存不住錢,又來一個分付?以後會負債更多了.....”

  微信為什麼要推出“分付”?

  在花唄為螞蟻金服賺了不少錢之後,大家似乎看到了消費金融領域的有利可圖。

  只是這一領域的門檻還算比較高,不是巨頭可能還玩不起來。而且,不是每個巨頭都有勇氣去跟阿里硬碰硬。

  螞蟻花唄是阿里在2015年4月份正式上線的支付產品。

  而京東白條更早,2014年2月份就已經推出的一種“先消費,後付款”的全新支付方式,同時這也是是業內第一款互聯網消費金融產品。

  像花唄、白條本身的性質與信用卡很相似,都是一種貸款之後的產品,它需要一個很大的平台來支出。

  對於阿里來說,體系之中有淘寶與天貓這兩大電商品牌的支持,京東白條有京東商城做支柱。相對於微信來說只是一個社交產品,並沒有一個電商在前提支持。

  微信支付,只是為了響應龐大的微信用戶人群而產生的,這並不是主要的產業鏈,所以對於花唄、白條,騰訊並不需要有絕對的理由推出,這也是為什麼騰訊遲遲沒有推出信用支付的功能。

  從騰訊自身角度來看,也是需要推出一款產品來刺激騰訊金融業務增長。

  如今微信已經擁有超10億的龐大用戶規模,且擁有十分高頻的交易次數,而分付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效提升用戶的支付慾望,同時能進一步增加商家的銷售量,又能刺激新用戶的增加。

  2019年第一季度開始,騰訊在財報中開始單獨披露“金融科技與企業服務”數據,至此,其商業支付、金融服務相關的數據才在公眾視野中較為清晰地呈現出來。

  8月14日,騰訊控股發佈第二季度未經審計財報,從營收數據來看,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已經成為騰訊的第二大業務。騰訊的金融科技業務主要集中在騰訊FiT平台,從官網資料來看,主要有理財、支付、證券和創新金融四大板塊。

  而目前看,卻是缺少了消費金融這一環。再來看看支付寶的花唄一年掙多少錢,數據顯示,現在螞蟻花唄擁有3億用戶,2017年營收65.96億元,淨利潤34億元。

  騰訊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業務二季度收入228.88億元,同比增長37%,環比增5%,是四個主營業務板塊里同比增速較快的,對營收的貢獻排第二位,占比26%。截至第二季度,理財通總客戶資產達人民幣8000億元。

  對於金融科技的未來,騰訊高管稱:

  “短期的趨勢是讓用戶把更多的錢留在生態中,短期來看是影響我們的收入,用戶的提款是變少了,我們的盈利率當然受到影響。在長期來看,我們是以增值服務來變現。在目前的環境中,金融科技產品線有很大潛力,風險控製也比較合適,在接下來的幾年有更好的發展。”

  騰訊加入能三分天下嗎?

  在移動支付領域,支付寶和微信占有絕大多數的份額。

  在信用支付領域,支付寶和京東金融走在了前列,是因為支付寶和京東有支付場景,推出的時間早也在情理之中,不過,近幾年,微信支付一直在開疆擴土,建立廣大的支付生態,包括微信支付在線下已經擴展了許多線下商戶。

  此次騰訊加入到這個領域里是否能夠形成三足鼎立的狀況呢?

  當然首先要考慮的是瞄準這一領域的,並不僅僅只是騰訊一家,還包括很多巨頭比如美團也在嚐試進入這個領域。

  螞蟻金服目前仍然是整個行業的領導者,而旗下的主導產品螞蟻花唄作為信用支付的創始者以及信用支付的老大,也都有著非常好的群眾基礎和使用場景,包括完整的一個生態體系。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而其他產品目前也只能照貓畫虎學習相關的規則,由此能夠讓用戶迅速的脫離陌生感,不過想要進入這個領域,其實首先還是要讓用戶有使用場景,阿里巴巴包括京東能夠在這個領域里做出創新級別的表現,完全是仰仗於自己的電商體系巨額的流水,能夠支撐起這樣的需求。

  對於微信支付來說,顯然是有比較大的優勢,原因就在於目前可能除了阿里體系的陣營之外,幾乎都是支持微信的線上支付,同時包括大的線下支付市場,這個支付市場已經擴張到了中國廣袤農村的邊邊角角,所以理論上確實有無限的想像可能。

  不過微信支付的用戶群體龐大,卻並沒有相關的數據來支撐用戶的信用報告。相比於阿里的電商體系來說,微信的用戶可能存在一些不確定性,騰訊所能做的是和第三方的銀行平台合作,獲得一部分的信用報告。

  微信金融科技在騰訊里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重要,但是,變現方面跟支付寶還有很大差距,隨著微信支付的商業地位提升,加上微信支付的支付場景已經成熟,所以,分付的出現也是順應天時地利,相信一經推出,會瓜分相當部分的市場份額。也許中國信用支付的長期格局會被徹底改寫。

  京東白條、支付寶花唄有多掙錢?

  花唄可以理解為一款“類虛擬信用卡產品”,在功能設計上“對標”的是銀行信用卡。

  信用支付產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效提升用戶的支付慾望,同時能增加商家的銷售量。

  花唄的收入結構也和銀行信用卡類似。比如花唄的收入主要來自三方面:

  1、利息:包括延期還款服務費、賬單分期服務費、交易分期服務費,都可以算是利息收入;

  2、交易手續費:即對商戶收取的每筆交易手續費;

  3、懲罰性收入:即逾期費用。而銀行信用卡收入來源也主要是三處:息費收入(含分期或逾期)、刷卡回佣(也即交易手續費)、年費收入。信用卡的交易額規模,體現著持卡用戶的消費刷卡量(規模)和活躍度(頻次),與之掛鉤的刷卡回佣,長期以來也是信用卡收入的主要來源。不過近年來,信用卡的賬單分期收入占比正快速提升,今年初,銀聯統計,銀行信用卡分期收入占比提升高達36.7%,為信用卡業務第一大收入來源。

  花唄最新業務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花唄的經營主體螞蟻小微小貸公司總資產為217.36億元,表內貸款餘額為112.8億元、同比2017年末減少25億元,資產負債率為46.85%。2018年全年,花唄的營業收入23.09億元、淨利潤3.67億元,相比上年大幅縮減。2017年,花唄淨利潤高達34億元,營收能力遠超持牌消費金融機構。

  去年下半年開始,支付寶推出一系列整合營銷中,大力推廣花唄分期、拓展花唄線下支付場景,除了天貓、淘寶、餓了麼等線上消費,還積極拓展家居、家電、傢俱、教育、生活服務等消費場景鼓勵用戶線下使用花唄。支付寶數天前的報告顯示,過去一年,“90後”用花唄購買教育類產品和服務的金額上漲了87%;同時使用花唄和餘額寶的群體中,“90後”占6成,三四五線城市用戶占6成、多於一二線城市。

  京東白條方面,公開信息顯示,京東金融集團於2013年10月開始獨立運營,目前有供應鏈金融、消費金融、支付、財富管理、眾籌、保險、證券、金融科技等十一大業務板塊。

  京東金融的主要收入來源是三大業務網板塊——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和支付業務。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其中供應鏈金融是京東金融的起家業務,也是一直以來都保持盈利的一個業務板塊。官方數據顯示,供應鏈金融早在2015年便已實現盈利,京東供應鏈金融業務服務京東體系外客戶營收2017年增長超過300%。

  此外,消費金融是京東金融的主要收入來源,其消費金融產品京東白條,更是京東金融的明星產品,憑藉京東商城這一天然的巨大流量入口,自上線以來亦獲得迅速發展。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末,白條營收賬款餘額344.49億元。

  白條“掌舵人”許淩曾觀察使用過京東服務的用戶消費前後5個月的表現,用戶在使用白條後和使用前對比,月均消費訂單比例提升了52%,月均消費金額增長97%。

  從公開數據來看,消費金融和供應鏈金融這兩部分貸款業務構成了京東金融總收入的66%,可以說是京東金融的支柱性收入。

  微信支付的珍珠港偷襲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早在2014年,微信支付就曾經成功偷襲過支付寶。

  在移動支付市場,過去是支付寶一家獨大。2015年,移動支付超過互聯網支付。這一年第一季度,支付寶在移動互聯網支付交易市場的份額為74.92%,騰訊旗下財付通僅為11.43%。

  但是現在卻是雙寡頭局面。根據易觀國際數據,2018Q4,支付寶以53.78%的市場交易份額佔據移動支付頭名,騰訊金融則為38.87%。支付寶和騰訊金融二者的市場份額達到了92.65%,佔據絕對主導地位。

  這一切都歸功於2014年春節騰訊推出的微信紅包。2014年初,脫胎於財付通的微信紅包橫空出世,一戰成名。

  當年春節,據統計數據顯示,從除夕到初八,有超過800萬用戶參與了搶紅包活動,超過4000萬個紅包被領取,很多人為了搶紅包達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這場突如其來的搶紅包風潮,讓微信支付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取了大量用戶,對支付寶形成了強勢衝擊。

  對於那次微信紅包的偷襲,馬雲1月29日在其個人“來往”賬戶上稱,“幾乎一夜之間,各界都認為支付寶體系會被微信紅包全面超越。體驗和產品是如何如何地好。盡情地激發著各種未來的暢想以及阿里如何地擔心睡不著覺。”

  馬雲還表示:“確實厲害!此次‘珍珠港偷襲’計劃和執行完美。幸好春節很快過去,後面的日子還很長,但確實讓我們教訓深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