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第二次降息連磕"猛藥" 美國經濟到底怎麼了?
2019年09月19日06:56

  原標題:50天內美聯儲第二次降息!連磕“猛藥”,美國經濟到底怎麼了?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北京時間19日淩晨2點,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1.75%~2%,符合市場預期,這是自北京時間8月1日以來的第二次降息。

  此外,儘管內部存在分歧,但美聯儲公佈的點陣圖預測顯示,該行傾向認為今年和明年不會再有更進一步的降息。

  除了降息外,美聯儲還將超額準備金利率下調了30個基點。本週美國隔夜回購貸款市場出現崩潰,下調超額準備金利率旨在將基金利率保持在目標範圍內。

  美聯儲宣佈降息後,資本市場做出強烈反應:

  黃金巨幅震盪,現貨黃金短線跳水超7美元:

  美股三大指數跌幅擴大,道指短線跳水逾0.6%:

  WTI原油期貨大跌:

  美元指數跳漲20個基點:

  10年期美債收益率短線拉升:

  通脹壓力將決定政策走向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在措辭上美聯儲今天淩晨公佈的政策聲明與8月1日降息時幾乎沒有差異。

  FOMC再次將“全球發展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以及溫和的通脹壓力”作為此次降息的主要理由。但在對美國經濟進行評估時,美聯儲調整了措辭,表示美國家庭支出正在“以強勁的速度增長”,但“商業固定投資和出口已經放緩。”

  儘管FOMC並未明確表示未來會進一步降息,但個別政策製定者之間仍然對降息存在分歧——堪薩斯城聯儲行長喬治、波士頓聯儲行長羅森格倫和聖路易斯聯儲行長布拉德都對此次降息25個基點投了反對票,其中喬治和羅森格倫傾向於不降息,而布拉德則主張一次性降息50個基點。

  美聯儲降息後,特朗普立即發推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美聯儲又一次失敗了。(他們)沒有“膽量“,沒有道理,沒有遠見!是一個糟糕的溝通者!

  申萬宏源分析認為:

  美聯儲8月初開始的降息類似於1995年的預防式降息,主要原因在於通脹,通脹的短期的波動對於美聯儲短期的操作的影響很大。

  儘管目前受到全球經濟和全球貿易下行趨勢,以及外部環境壓力的影響,美國經濟放緩跡象顯現,但韌性仍在。投資疲軟,但消費強勁,勞動力市場仍健康。加之地緣政治影響,原油成本上漲,通脹有回穩趨勢。美聯儲之後的貨幣政策路徑將取決於通脹數據的走向。

  紐約聯儲祭出雪藏11年工具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就在今天美聯儲降息前,紐約聯儲17日突然動用11年未曾使用的回購工具,向美國金融體繫緊急注入數百億美元的資金。原因是美國貨幣市場突然鬧上了“錢荒”,回購市場上隔夜利率一度漲到10%。

  紐約聯儲計劃在美東時間17日上午進行750億美元的隔夜回購交易。最終,當天紐約聯儲與一級交易商成功達成約532億美元的回購交易,其中包括408.5億美元美國國債。

  紐約聯儲隨後表示,將在美東時間18日上午再次進行隔夜回購操作,總金額不超過750億美元。紐約聯儲兩天時間內總共“放水”近1300億美元。

  彭博社報導中稱,美聯儲2008年後再次啟用回購操作,凸顯出了美國貨幣市場結構性問題的嚴重程度。也就是說,華爾街的主要公司手頭已經沒有足夠的現金來滿足市場的資金需求。這就解釋了美聯儲為何進行11年來的首次此類干預,連續地向美國金融體系投放美元流動性——為了緩解美國短期貨幣市場出現的美元荒。

  美國經濟面臨衰退前景

  在美國製造業放緩的背景下,美國經濟下行風險仍在加劇。

  本月初,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發佈的數據顯示,8月份美國製造業PMI為49.1,遠低於預期的51.3,為2016年1月以來最低水平,且是2016年8月以來首次跌破50的榮枯線。同日晚間IHS Markit公佈的數據也顯示,8月美國製造業PMI放緩至50.3,為2009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自去年夏天以來,製造業PMI已下跌近10點。

  儘管製造業僅占美國經濟的11%,但有人擔心,各方面的疲軟以及潛在的裁員壓力可能會滲透到美國經濟的其他領域,危及已經持續了11年的經濟擴張週期。

  美國最大車商通用汽車(GM)今年已經關閉了俄亥俄州一家汽車廠和密歇根州一家變速器廠的生產,這在上週末導致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的通用汽車工人舉行了2007年以來最大罷工,規模涉及通用汽車在全美的31家工廠的近5萬名工人。此外, 包括日產汽車、菲亞特克萊斯勒和本田汽車等其他在美的車商也在減產。

  汽車和電子行業的疲軟也影響了美國製造業標杆企業3M的利潤。儘管業績超過預期,但3M今年二季度的銷售和利潤雙雙下滑;美國最大的油田二疊紀盆地的原油開採放緩,降低了對機械設備的需求,導致卡特彼勒在6月和7月的全球機器銷量僅增長4%,為兩年來最低水平。

  本週二發佈的美銀美林9月份基金經理調查中,約38%的投資者預計美國將在明年出現衰退,為2011年10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此外,只有7%的受訪者預計價值股在未來一年內將跑贏大盤。

  杜克大學的調查也顯示,他們對美國經濟的悲觀情緒今年一直在穩步上升。受訪的225名CFO中,有53%認為美國將在明年三季度末之前發生衰退,另外還有14%的人認為衰退在明年年底前才會到來。

  中國央行會跟進全球降息潮嗎?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自2019年初以來,全球已有接近30個國家降息.就在上週,歐洲央行還進行了三年半以來首次降息,並重啟量化寬鬆。

  那麼,中國央行是否會跟進這輪全球降息潮呢?

  事實上,除了直接降息外,我國央行實現政策目標的手段還有很多,比如下調存款基準利率,以逆回購、MLF等為代表的貨幣政策工具操作利率等。

  例如,本月8日,中國央行官網宣佈稱,央行決定於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分兩次實施到位。此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

  中信期貨認為:對於中國央行來說,按照自己的節奏來進行政策層面的調整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在經濟大環境下行壓力巨大的前提之下,央行的降息“路線圖”也已經逐漸隱現,在收緊房地產融資政策,改革LPR形成機製,以及降準後,央行降息時間點或將臨近;另一方面,中國央行更偏愛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進行變相降息,直接降息的可能性不大。

  中銀國際首席宏觀分析師朱啟兵認為:美國債務型經濟的局限性又令美聯儲在貨幣政策常規化的道路上不能放開手腳。然而,本次的降息決定,卻令美聯儲陷入無論怎樣做都不能令人滿意的尷尬境地。

  經過2008年金融危機後量化寬鬆的操作,美國經濟在獲得長週期複蘇的同時也面臨著許多問題和隱患,這些都是進一步的貨幣刺激所無法解決、甚至會加劇的問題。對於中國來說,不必對全球降息浪潮亦步亦趨,關鍵要認清形勢、保持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