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利潤斷崖式大跌致虧損 破局之路猶如困獸之鬥
2019年09月20日09:34

  來源微信公眾號:全球財說

  潮來潮退,只是未曾想過風光不到一年,映客互娛(03700. HK)猶如被困住的“貓頭鷹”,進退維穀,業績大跌。

  直播趨冷 業績持續下滑現首虧

  9月16日,直播平台映客發佈2019年中期報告,這份成績單記錄了映客的首次虧損,稍顯尷尬。

  截止6月30日,映客實現營收14.8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34.88%;經營利潤為虧損2755萬元,而上年同期盈利9.58億元;經調整後上半年虧損為1092萬元,上年同期為盈利4.09億元。

  一年時間,從近10億盈利轉變為虧損,映客究竟經曆了什麼?

  財報顯示,映客的收益構成主要由三部分組成,分別為直播、網絡廣告和其他。其中直播占比為94.9%,另兩項則分別為4.7%、0.3%。

  細化來看,2019年上半年,映客的直播收益為14.10億元,同比下降36.7%,上年同期則為22.28億元。

  同時,廣告收益有所增長,從去年同期的4784萬元上漲至7035萬元。

  由此可見,收益的減少主要源於直播業務導致。

  此前艾媒諮詢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預計將超過5億人,人數仍在增長但增速已從2017年的28.4%下降至2019年的9.9%。

  數據顯示,2019Q2映客的月活人數在1000萬人左右徘徊,遠低於同為娛樂直播平台花椒的2600萬人,及YY的2400萬人。

  根據艾瑞諮詢數據顯示,截止今年7月映客的月度獨立設備數僅有1130萬台,同比去年同期的1390萬台下滑嚴重。

  流量紅利消失,行業增長放緩,都直接影響直播所產生的收益。

  然而,日積月累的持續下滑,才是映客所面臨的真正問題。

  自2016年起,映客營收便開始不斷下降,從當年的43.3億元下跌至2018年的38.6億元,之後便是此次的斷崖式下跌。

  業務擴張競爭激烈 猶如困獸之鬥

  遊戲直播由虎牙和鬥魚值守,短視頻領域有快手等,直播+也競爭激烈,而社交方面騰訊、新浪等的地位更是難以撼動。

  映客亦涉足自創綜藝,此前還通過閃光吧少年打造“直播界第一男團”,據稱該綜藝耗資上億資源。

  面向下沉市場的“種子視頻”,語音交友平台“不就”、“音炮”,面向中老年直播K歌產品“老柚直播”,二次元社區“StarStar”,地圖交友產品“22”等,映客正逐步切入泛娛樂產業,面對各方面競爭,卻彷如困獸之鬥。

  此前7月15日,映客更是以8500萬美元收購新生代社交APP積目。

  積目的定位是垂直青年文化社交平台,主打陌生人社交。模式上來看,積目為“顏值社交+興趣社交”的結合,介於探探和Soul之間。

  但陌生人社交中,魚龍混雜,有各種商業推廣,亦有色情交易存在情況。積目日活僅80萬左右,映客的大額投入前景尚未可知。

  切入其他企業已逐步成熟的市場,針對不同群體及下沉市場,對於映客而言,並不是擴大業務領域那麼簡單,反而更像二次創業謀求出路。

  映客稱,2019年上半年虧損的主要原因來自於研發費用的增加和新產品的投入。

  財報顯示,上半年研發開支為1.53億元。同比增加79.6%。主要源於5G及人工智能等技術發展,映客著力開發下一代互動娛樂場景。

  5G時代的臨近,讓各方都加緊腳步。映客直播主要研發超低延時合唱技術、5G高清VR直播等。

  市場信心不足 與仙股只有1角之遙

  映客的2019年中報,不論是較自身亦或較同業虎牙、陌陌等,都太過蒼白。

  持續的業績下滑,也直接反映在股價上,市場對其信心愈發薄弱。映客的發行價為3.85港元/股,2018年7月12日,映客盤中最高上漲至5.48港元/股。

  目前,其股價已從高點的5.48港元跌去8成。

  映客上市以來股價走勢圖:

數據來源:Wind
數據來源:Wind

  截至9月19日收盤,映客報收1.11港元,再次下跌2.63%,總市值僅剩22.73億港元。

  此時的映客,已與1塊錢“仙股”相距只有1毛錢了。

  為挽救股價,映客已經實施了多輪迴購。

  一年之間,天上地下。映客上市之日,創始人奉佑生的話猶言在耳。

  “騰訊當年上市時市值和收入還不如映客,因此映客是一個3年的騰訊”。

  4年彈指揮間,映客如何破局,能否獨闢蹊徑挽回頹勢,《全球財說》將持續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