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隊打服了!中田久美:中國女排是最好隊伍
2019年09月20日08:57

郎平與日本女排主教練中田久美。
郎平與日本女排主教練中田久美。

  一場女排賽場上的中日之爭,又是郎平笑到了最後。

  對陣日本女排,郎平沒有給對手機會,率領中國隊3比0完勝對手。賽後日本女排主教練中田久美也只能苦笑,“她們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隊伍。”

  在上任之初,由於自己曾經知名的球員經曆,中田久美一度被外界稱為是“日本郎平”,然而如今再一次輸給中國女排,外加世界盃奪牌希望渺茫的帶隊表現,將她推上了風口浪尖。

  賽後郎平的表態依然頗有風度,“我希望我們亞洲球隊在大賽中都能有好成績和出色的表現。”

  “她們是世界最好的隊伍”

  郎平和中田久美之間的淵源,從3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

  在球員時代,郎平和中田久美就曾是場上的對頭,1983年亞錦賽,中田久美曾作為主力二傳帶領日本隊戰勝中國奪冠。

  而在一年後的洛杉磯奧運會上,中日兩隊再度相逢,這次是郎平幫助中國隊3比0完勝對手,在這場較量中扳回一城。

  然而,和球員時期的互有勝負不同,兩名老對手在教練席上的比拚卻完全呈現一邊倒的局面。

  從中田久美與2016年成為日本女排主帥後,但凡是中國女排派出主力陣容,日本女排就只能吞下失利苦果,而這一次在世界盃上的交鋒,也沒有成為例外。

  本場比賽,中國隊毫不費力以3比0拿下,中田久美使出了渾身解數,全場共使用了8名後備隊員,然而郎平這邊卻顯得有些“悠然”,絕大部分時間都安坐在教練席上,全場沒有一次換人就贏得了比賽。

  其實,在比賽開始前一天,就有日本記者特意向郎平問起了對於中田久美的評價,郎平的回答相當客氣,“我認為中田久美執教以後,日本隊在控製上、在技術上有很大的進步,她也是一個非常聰明和非常努力進步的人。”

中田久美。
中田久美。

  然而在當今這個高度、速度、技術缺一不可的世界排壇,有天生短板的日本隊發揮空間越來越小,即便在上任之後對球隊的小技術愈加精細打磨,在眾多對手的“一力降十會”面前,日本女排依然只能苦苦掙紮。

  對於郎平,中田久美曾在接受採訪時表達過自己心中的敬佩,“我知道和她一個時代的中國隊員很多都從政了,還有一些人出國或是做生意,只有她還在執教。在這一點上我跟她有些相像,也是留在教練席上為數不多的女性。”

  然而想要在賽場上一掰手腕,郎平顯然佔據著絕對上風,對於曾在上任時喊出東京奧運奪金豪言的中田久美來說,直至今日,郎平這個“偶像”依然是她難以翻過的大山。

  當賽後被問起對於這場比賽的體會,一向“愛哭”的中田久美這一次露出了苦笑,“中國隊是世界上最好的隊伍。我們必須要打好開局才有機會,但是她們的發球破壞了我們的進攻,她們的攔網阻止了我們得分。”

  “中國隊有高度、有強度、有速度,很難去對抗她們,而這一次她們的發球和進攻甚至更好了。”

  日本郎平?中田久美“壓力山大”

  從上任之初被寄予厚望,到如今成為外界批評的對象,中田久美的今昔對比難免有些尷尬。

  但事實上,雖然有著“日本郎平”的名頭,中田久美和郎平之間的差距卻真實存在。

  兩名教練曾經都是各自國家隊的名宿不假,但在戰績上也有著不小的差距。郎平是幫助中國女排拿下了世界盃、世錦賽、奧運會這女排三大賽大滿貫的傳奇球星,也曾拿下過世錦賽MVP稱號,而中田久美的生涯巔峰則只是亞錦賽冠軍、奧運會銅牌。

  同時在執教經曆上,在2013年上任中國女排主帥之前,郎平已經在上世紀90年代執教中國女排奪得過世錦賽和奧運會亞軍,也曾帶領廣東女排問鼎國內聯賽。

  此外她的海外經曆也相當豐富,不僅在意大利帶領球會聯賽杯賽奪冠,還率領美國女排奪得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銀牌。

  相比之下,中田久美的執教經驗實際上要欠缺許多。雖然曾在意大利聯賽做過教練,也帶領日本久光製藥球會奪得3次聯賽冠軍,但執教國家隊經驗的缺失,讓她在坐上日本女排帥位後難免有些難以習慣。

  對於日本女排在東京奧運會上表現,日本觀眾的期待是巨大的,隨之而來則是常人難以想像的壓力。這一點上,郎平對於中田久美的處境非常理解,兩人也是本屆世界盃僅有的兩名女性主帥。

  在世界盃中日之戰前,郎平就曾表達過對於中田的惺惺相惜,“能夠跟她一起在排壇執教也很高興,因為我們都是女性教練,在這個崗位上會有很多的壓力,很不容易。”

  事實上,早在自己作為球員時期,中田久美就以情緒容易波動出名,這在需要激情的賽場上有時是好事,但是在需要冷靜分析局面的教練席上則很難算得上一個優點。

  而在當上日本女排主帥後,中田久美的執教能力尤其是臨場應變也經常遭人詬病。

  大多數時候,她在場邊對球隊的戰術指揮不多,比較“沉默”,講話也大多是以普通的鼓勁為主,更習慣把戰術佈置的工作交給助理教練,這和郎平打到關鍵時刻就會在場邊積極提醒、指揮球員的習慣形成了鮮明對比。

  同時,對於球隊心理的調節,小郎平5歲的中田也似乎差點火候。去年她在一次參加節目時公開抱怨,“都教給你們(球員)了,為什麼做不到?”

  “九妹九妹,愛哭的妹妹”

  中田久美在執教日本女排至今,被人談論更多的並非她的執教成績,而是她經常在輸波後落淚的習慣。

  2016年10月正式上任到現在,她已經多次在大賽期間因為哭而“成名”。

  2017年的大冠軍杯期間,中田久美就曾在1比3不敵中國女排後落淚,“隊員們都很努力,在很多方面我們都不如中國隊。”

  2018年亞運會期間,她又在輸掉和南韓女排的銅牌爭奪戰後淚灑當場。同一年的世錦賽上,人們再一次看到了中田久美在球隊不敵意大利無緣四強後哭泣。

  到了本屆世界盃,中田的習慣依然不改,此前先後輸給俄羅斯南韓遭遇連敗後,她就再一次沒忍住眼淚。

  其實在中國排球觀眾中間,早就給中田久美送了一個綽號:九妹——“九妹九妹,愛哭的妹妹”,如今隨著一次次大賽衝擊領獎台失利,日本國內對於中田的質疑聲音也越來越多。

  但當下的狀況著實有些尷尬——在距離東京奧運會只剩一年的情況下,換帥也是同樣前景不明。

  而在再度完勝贏下這場中日對決後,郎平依然展現出了大將風度,“這次比賽比較緊張,沒有時間坐下來和中田交流,但是世界女排聯賽期間我們一起聊過,比如亞洲球員怎麼去訓練等。”

  “我一直關注日本女排,我也希望我們亞洲球隊能在大賽中都有好成績和出色的表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