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真實的“飯圈女孩”
2020年03月09日16:56

  “飯圈女孩”又火了。

  2月底,流量明星肖戰的粉絲因為不滿同人作品《下墜》將肖戰“女化”,於是有組織有計劃地舉報了該作品和所刊登的平台,最終導致平台被封,形成了肖戰粉絲和同人圈子的對峙,諸多“圈地自萌”的路人也加入混戰,對肖戰進行報復性地抵製。事件始於2月27日,故被稱作“227事件”。

  在很多人的認知里,飯圈女孩年輕狂熱,精力和消費慾旺盛,組織力和戰鬥力驚人,但是不知道他們可以組織起一股高效透明的援助力量。自1月23日至2月2日十天內,有302家粉絲組織(事關243位藝人),發起捐款捐物393次,累計金額達740.37萬元,“令人驕傲的飯圈女孩們”話題一度衝上熱搜。

  上述形容詞的B面也可以是無腦追星、黨同伐異,如大家所知,手段也在步步升級。在微博“你最討厭的飯圈現像是什麼”的投票中,有超過1/3的人投給了“battle各種撕”。在飯圈,“battle”是對異己言論進行攻擊,在圈外看來,就是黨同伐異的外在表現。

  一時間,外界開始討論“宗教化”的飯圈文化,高喊“粉絲行為,偶像買單”,甚至“飯圈無腦論”的評價也開始盛行,但“你沒有深入地瞭解過就下結論,不也是無腦的表現嗎?”

  這個群體往往以集合出現,代表的是群體意誌,燃財經本次採訪了9位不同職業的飯圈女孩,希望揭下一個群體被汙名化的標籤,瞭解每個個體最真實的追星心態。

  是什麼支撐飯圈女孩“為愛發電”?

  偶像就像一束光

  照亮生活所有的不如意

  五一 24歲 設計 易烊千璽4年粉

  千璽最吸引我的是他的性格。我相信在很多喜歡他的人眼裡都有一個相同的感覺,他從來不迎合這個世界。

  在組合里,他是最不愛說話的那個。他在採訪里自己也說,自己不想笑的時候不笑,不想說話的時候就不說。這個時代,很多人都有自己身不由己的時候,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做著不喜歡的工作,但是又無可奈何。做自己,恰是他最可貴的地方。

  他的優秀也讓你心服口服,他屬於那種有真才實學的偶像。字寫得好,舞跳得也很好。你會從他身上看到閃光點,也會讓你變得自律,變得更優秀。我從兩年前開始練書法,每週一篇,直到現在還會堅持每週打卡。這是偶像的力量,他沒有號召你做什麼,但是你會自然而然想著把自己變得和他一樣。

  他就像一束光,在你現實生活中遭遇不公、不如意的時候,他都能給你力量。所以出於保護和陪伴的心態,我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微薄力量,讓他能永遠做他自己,保持那份獨立。我剛畢業兩年,工資不算特別高,每年大概會花五位數幫他應援。

  應援分兩種。一種是維持他的熱度,做數據打榜,這是線上應援很小的一部分。每個明星都有一個以他名字命名的超話,這個超話就像一個部落,超話裡集結的都是喜歡他的人。每個粉絲又會有自己的頭銜,等級不同,頭銜也不同。比如等級1對應的是初級粉絲,等級8對應的是忠實粉絲。我是千璽超話裡的12級粉絲。

  每個等級都對應著相應的經驗值,經驗值和積分差不多。比如12級需要滿6000經驗值,要想達到13級,就得有1萬經驗值。經驗值需要一分一分的攢,要想獲得經驗值,就需要每天堅持做任務。

  比如每天在超話簽到,簽到1天,積累4經驗值,連續簽到2-29天,每天獲得6經驗值,連續簽到30天以上,每次簽到就能獲得8經驗值。我每天都會去他的超話簽到,已經堅持500多天了,一天都沒斷過。超話裡的最高級別是18級,經驗值需達到30萬,會被冠以“精神領袖”頭銜。他代表著,在偶像的千萬粉絲中,你屬於特別忠實的那一小群人。每個堅持簽到的粉絲很多都是奔著這個頭銜去的。

  還有一部分應援就需要真的花錢支持,花錢支持的,也分到現場和不到現場的。

  每年偶像的各大站子都會出周邊,因為千璽的站子特別多,所以每個站子的周邊我都會買;他的每本雜誌也都會收集,他以前出過的雜誌很多都買不到了,我會從其他粉絲手裡買過來;代言的產品也會儘量去買,比如洗髮水一類,成箱買,用不了的送給身邊的親戚朋友;他有電影要上,我們站子也會組織包場。《少年的你》上映期間,我去影院看了8遍,周圍能請的同事、朋友都請大家看了一遍。

五一收集的部分易烊千璽相關雜誌
五一收集的部分易烊千璽相關雜誌

  還有一些其他城市的應援,去不了現場,但是你又想為愛發電,就會有一些捐贈活動,我們叫“捐贈不到場”。除了後援會、應援團這些,千璽還有一個“地區粉絲聯盟”,聯盟在全國幾十個城市都有分部,這些分部由當地的粉絲組成。在電影上映期間,其他地區的粉絲也會發起包場活動。比如深圳粉絲應援團包了一個百人場,其他地區的粉絲人去不了現場,但會買票,實體票由深圳的粉絲消耗掉。還有一些燈牌、頭飾一類的應援周邊,粉絲可以選擇要或者不要實體產品,那些花錢買了不要的產品,會由粉絲團統一留下,留給下次現場應援循環使用。

  每次演出,粉絲團都會在會場外定點出租應援產品,買不起或者不想買的粉絲,只需交押金就能免費租用,結束後再收起來下次備用。

  我和偶像的關係是“雲養兒子”

  方方 28歲 教師 王源5年粉

  227事件給我們提了個醒,以後再為偶像反黑的時候要有針對性,有底線有規則,我們普通粉絲大不了以後不上網或換圈,但是偶像沒辦法。

  我的愛豆是王源,我是2015年看一個綜藝節目入的圈,一開始是顏粉,後來他選擇了音樂這條道路,我覺得他沒有放棄初心,是一個有始有終的人。

  我和偶像的關係基本上屬於“雲養兒子”,這幾年為愛豆花的錢幾萬塊肯定是有的。上學時期基本有一半的生活費省下來都花在他身上,工作後因為沒有時間,花的錢也就不到收入的1/10。上學時他拍封面的雜誌,每個我都買了二三十本,他的兩部電影上映時我分批請不同人去看了五六次,他代言的品牌一般我都會買,如果沒有代言某一類的產品,我買的時候會避開他同一個流量圈層的明星,像手機我就買了個胡歌代言的。

  日常我們為他做的就是應援、打榜、反黑、做數據,宣傳他的電影。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15歲生日會的時候我沒抽到票,當時後援會在重慶做了很多應援,在摩天輪、公交燈台、地鐵的燈箱、標性建築的大屏,感覺整個重慶都在為他慶祝生日。飯圈有一句話,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愛豆所在的城市,就是我嚮往的城市。當時打出的slogan是全城應援,我買了機票,到他長大的城市打卡,興奮又激動。

方方收集的王源應援燈牌和周邊
方方收集的王源應援燈牌和周邊

  追星最辛苦的一次是錄《王牌對王牌》,那次開錄的前一天我才接到通知,訂不到直接去杭州的票,先去了上海,到酒店就淩晨了,又坐高鐵去了杭州,沒有休息就去了集合點。下午2點進場錄製,一直錄到淩晨2點,啥也沒吃,又困又餓。

  目前外界對飯圈的態度是既好奇又嫌棄,他們很想瞭解飯圈到底是什麼樣的,又覺得是一些腦殘粉組成的圈子,不屑與之為伍。 我不在乎這種負面評價,大多來自鍵盤俠,我們各過各的生活,生活中根本不會有交集。

  我最討厭的飯圈現象也是各種撕,很多追星女孩可能今天喜歡這個,明天另一個就是她的牆頭了,交叉現象很嚴重,兩個粉圈產生摩擦之後,慢慢就會演變成純粹的語言攻擊和網絡暴力。粉圈環境在逐漸走向畸形,一些大粉好像成為了被擁護的對象,可能也跟現在粉絲年齡普遍偏小有直接的關係,他們沒有獨立判斷能力,如果意見和大粉相左,就可能被定義為披皮粉被趕出去。

  飯圈內部還會有站隊問題,大粉會形成兩派。一些大粉後期已經不是單純地喜歡偶像,而是喜歡握在手裡的權力,平時他只是一個中學生,受各種管教,在粉圈他彷彿可以號召別人,他們迷戀的是這種權力的集中。

  我曾經有想過脫離粉圈,因為有一段時間在裡邊我得不到追星的快樂,甚至影響到了現實中的狀態。粉圈有一種文化叫虐粉,這在一定程度上會激發粉絲的凝聚力,比如一些大粉會渲染“愛豆太慘了,只剩我們了”,“你不花錢他不花錢,他什麼時候能出頭”,其實就是賣慘,有一段時間特別嚴重,讓我產生了一種心理的壓抑感,不自覺地共情到自己身上,我當時想既然不快樂了我為什麼還要待下去。後來慢慢地放下了粉圈,回歸到三次元生活中,跟朋友聊天、追動漫看小說,其實就是轉移了注意力,不把時間都花費在微博上,心態慢慢就會好了。現在我屬於在粉圈的邊緣。

  追星給我帶來的影響基本上是正面的,我會覺得愛豆這麼努力,我也要努力。還有一個非常實際的就是我要想追星就得有錢,得有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當時王源也說過,希望我們在過好自己生活的同時去喜歡他的音樂。

  偶像是我曾經青春奮鬥的動力

  蘇栗 25歲 媒體從業者 (曾經的)張睿8年粉

  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自己的追星,我可能會用多情而專一這個詞。就是會喜歡很多人,但每次只喜歡一個。但現在喜歡的對象暫時不願意透露。

  我現在做這一行和曾經的追星經曆有關。首先我從小對媒體就比較嚮往,可能本來也有種子,高二暑假在家看《新還珠格格》,覺得張睿這個哥哥挺好看的,就去看了他之前的視頻資料,那時候新浪微博剛剛開始興起,就去給他留言,沒想到他回覆我了,一個原本很遙遠的偶像回應了我,那時候就開始默默支持他。

  高三那年,有一段時間很焦慮很迷茫,有次去他微博下面留言,他給了我非常正能量的回覆,我當時大受鼓舞,把那段回覆截圖打印出來,放到書桌上。那一年,每當學習很累很煩躁的時候,看到那句話就覺得又充滿了動力,因為一想到自己的偶像那麼優秀還在努力,就告訴自己,也要努力,希望有一天離他更近一步,以一個職業的身份採訪他。

  就是那個時候,我明確以後要走這條路。也是因為追星,在大一的時候加入了他後援會的工作組,為了多產出,為他多做一些事情,學了P圖和剪視頻,還去報了學校的媒體組織。那個年代,追星都不太花錢,他的代言也比較少,花費基本都在公益上,包括他出專輯、出書,我都是利用暑假給人代課來掙外快去支持。

  其實在飯圈學到的更多的是與陌生人溝通的技能,那時候還沒入社會,學生圈子本身就很小,但是因為在應援組,要籌辦線下活動,就要和品牌方溝通,提前踩場地,組織粉絲有序參加活動,還要負責之後的賬目明細、應援公告,兩三個核心人員就要負責這一套流程,一下子感覺提前長大了。

  張睿應該是我曾經青春奮鬥的動力,對我來說,這算是到目前為止活這麼大,比較有動力的一件事了。

  喜歡一個人,一定是希望他有持續曝光的。但是他在2014年左右斷檔了,雖然也在認真拍戲,但是拍完了播不出來,粉絲不能單純靠一腔熱愛去維繫這份感情。

  隨著名氣下滑,粉絲自然慢慢流失,雖然只要我們不去惹別家,別家也不會來欺負我們,但是一旦他的名字和一些有流量的明星同時出現,就會明顯感覺評論控不過別家。而且偶像名氣小,你會明顯感覺你在粉圈見的世面也會很小,這8年間我也偶爾因為一部劇短暫喜歡過別的偶像,那種感覺就像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而當另一個符合你心中預設的人出現了,很有可能轉身就走了。

  飯圈人告訴你飯圈文化是什麼?

  粉絲團管理員沒太多特權

  除了比別人更累一點

  張琳 22歲 大三學生 王鶴棣2年粉

  我是王鶴棣的粉絲團管理員,現在粉絲團共有3名管理員,雖說叫做粉絲團管理員,但其實只不過是我們做的事比其他粉絲要多一些。

  比如他參加活動時,我們要組織安排粉絲應援。平時可以參加一些免費活動,但很少有私下見面的機會。唯一一次近距離見面,是去年公司組織大家去他拍戲的劇組探班,當時我和另一名管理員提前兩天過去,佈置現場,搞餐車應援等。

公司組織去王鶴棣所在劇組探班
公司組織去王鶴棣所在劇組探班

  因為我是學傳媒的,會一些剪輯,在他過生日時,各個地方的很多粉絲拍了祝他生日快樂的視頻,我剪輯了兩天,中間出現了種種問題 ,發了微博後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但沒有回應時,我通常會往好的方面想。

  不久之前,他開了一場200多人的見面會。我們跟他說,粉絲做數據、刷屏、點讚很辛苦,你要多發糖、多營業,他說其實我在乎的不是那些流量,我在乎的是你們在就夠了,他說他以後會多多關注這些他不知道的事情。當時我的眼睛里立刻有了淚水。

  我是兩年前因為他的一部電視劇正式進入飯圈,只追過他一個人。剛進飯圈的時候,我只做“掄博”(飯圈的通俗用語,指飯圈粉絲為愛豆轉發微博,使轉發量增高),一個月要花一兩千左右,我的一個月生活費大概為幾千元左右。可能因為我一開始的“掄博”數據比較好,後來被人邀請做了粉絲團的管理員。

  之前我沒做過類似的工作,都是一步步摸索,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學著弄。在這個過程中,我認識了一些很好的朋友,P圖、剪輯技能更熟練了,整個人也更吃苦耐勞了。

  管理粉絲團需要做一些流程和細緻工作,比如在活動應援前,提前列好需要哪些應援物,要找人設計海報等,還要安排她們刷哪些數據和微博等,但粉絲不好管理,很難掌控。平時我們會通過微博私信直接跟偶像的公司對接,在重大品牌合作之前提前接到做數據的通知。

  一年我們會集資一次,為他舉辦生日會、做活動應援和公益,最近一次集了四五萬,花銷賬目我們會跟粉絲公佈。做這些工作就是無私奉獻。我媽都問我圖啥?我覺得主要是個人原因,我是巨蟹座,比較長情,有時候看著他的數據難看,會不忍心。

  除了覺得王鶴棣帥之外,我還覺得他工作認真、孝順。對我來說,愛豆就是一種精神依託,如果不追星,我會覺得生活中沒什麼樂趣。現在每天花費的時間不算太多,如果他營業,需要轉發微博、做數據,我一天大概會花費四五個小時工作。

  關於“227事件”,我認為粉絲行為確實需要偶像買單。因為偶像有時候可以含蓄表達一下,去教育粉絲。當然有他粉絲的錯,但肖戰似乎也沒有表態。

  粉圈分為兩派人,一派比較極端,如果他在品牌活動中沒得到該有的待遇,或她們看哪裡不順眼,會直接宣泄情緒;但我們身為官方粉絲團,不能帶頭罵品牌方,我們會儘量在品牌方微博下多誇一下他,把不好的評論壓下去,把好的評論弄上去。因為你需要考慮這件事對他會有什麼影響。在粉絲開始舉報的時候,應該直接製止,或者跟她們說一下。

  上了大學後,身邊追星的人挺多,大家都能互相理解,沒有感受到太多歧視。外界許多人說飯圈女孩只知道花癡,但這次疫情我參加了百團公益,100多家粉絲團、後援會集中在一起,為湖北找資源、對接醫院等,我自己最開始還花了千把塊買物資,並以王鶴棣的名義給武漢捐了錢。

  飯圈在我看來比較正能量,會做公益、集資應援之類,但我也認為很多人不能因為在網絡上不暴露真實姓名,就隨便攻擊人。還有些粉絲為了靠近idol,會做很多事情,但是一旦發現idol不是想像中的那樣,就會變得很極端。我認為理智的粉絲跟不太理智的粉絲比例大約為7:3。

  我覺得只有當他做了非常極端的行為時,我才可能會脫粉。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樣,或許有一天等他成為那種頂級流量之後,我會退出,因為那時候為他做事的人會很多,不用我擔心了。我對他應該就是習慣了,有了依附感。

  粉絲應該帶著腦子追星

  偶像應該為粉絲行為買單

  陸娜 24歲 公司運營

  電競1年粉&N.flying4個月粉

  我屬於佛系追星的人。

  飯圈有部分人完全不工作,專職追星,有的開站子(專門建一個微博)賺錢,有的買媒體證蹭活動,拍照賣錢,還有黃牛專門去海外演唱會現場買周邊,再高價賣到國內。但專職追星也有風險,明星有可能壓錯寶,投資投出去了,卻賺不回本。

  一些人為了愛豆數據更好看,會利用飯圈的人,跟他們宣揚:“你今天不出錢還能說你愛愛豆嗎?”年紀小的粉絲經濟能力不足,會一時衝動用一些負擔不起的手段去支持,比如借貸。

  我最開始追過乒乓球這個圈子,看到大家成績這麼好、這麼熱血,就去追了。當時和一些經常互動、一起去看活動的幾個朋友開了站子,做到了5000+粉絲。我們幾個人學的專業不同,美術專業的設計了帽子、衣服、應援手幅之類的周邊,我負責聯繫生產、售賣,但不以盈利為目的。

  為自己喜歡的人花多少錢肯定和喜歡的程度掛鉤。如果特別喜歡,肯定希望他的站子更有排面,抽獎獎品的價格更貴。但我覺得還是要在擔負基本生活的前提下去追星,生活有保障,即使願意把剩下的所有錢都花給愛豆也沒問題,千金難買我高興。

  因為追星,我其實得到了很多,學了視頻剪輯、PS、維護和運營微博,還因此找到了我的第一份實習工作,更重要的是認識了一些特別好的朋友,就算後來大家喜歡了不同的人,但是直到現在也會分享生活,去對方的城市旅遊,關係會比你普通朋友更好,因為有共同話題。

  當然脫粉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當你決定不喜歡他的時候,對他所有不好的言論,即使真假難辨,你心裡也會認為那是真的。當你知道的東西太多,就會覺得他不是你眼裡的那個特別優秀的人,他真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和談戀愛一樣。

  其實越深入飯圈越容易脫粉,這個圈子戾氣太重。很多人覺得說話不用負責,就在藉機泄憤。如果不去接觸飯圈,單純喜歡明星就好了,但是只要進入這個圈子,有人的地方就有戰爭,觀念不一樣就會有對峙,拉架還要被說成聖母。

  飯圈的人比較容易被煽動情緒,覺得只要我撕逼贏了,我哥哥就贏了。我真的不太能理解,希望大家都能理智一點,帶著腦子來交流。一些年齡小的孩子,在當下不成熟的時候做出一些沒辦法挽回的舉動,結局很難想像。

  最近“飯圈無腦論”的評價比較盛行,比如說肖戰這次事件,很多人說飯圈無腦,但你也沒有深入地瞭解過,你憑什麼下結論,你這不也是無腦嗎?

  當然這件事我覺得明星也不是完全無辜的。舉個例子,韓國現在有音源造假的問題,我最近在追的韓國樂隊之前排名逆襲,就有人說他們造假,當時粉絲也吵架,然後他就直接發了一首歌,說自己在小房子裡就寫出這麼成功的歌,很驕傲,然後跟粉絲說沒有必要解釋,公司也沒有必要解釋。

  我覺得這挺好的,愛豆自己出來表達態度,肖戰為什麼不能站出來表達一個態度?粉絲的行為,偶像要為其買單,你的粉絲其實是被你縱容成這個樣子的。現在國內娛樂圈的頂流,大家不說話、不發聲已經成為一種習慣,而肖戰只是遵循了規則。

  不過我最近通過這件事情也頓悟了。之前的一些飯圈撕逼的事情當中,明星永遠是被摘出去的一方,他們可以繼續去做自己的明星,享受著粉絲的紅利,卻從來沒有為飯圈行為付出過什麼代價。

  其實這次肖戰本可以出來發聲,不讓事件擴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但他就是一邊享受著粉絲紅利,一邊什麼都不做。他們也應該為此受到一些懲罰,飯圈的風氣才有可能慢慢好起來。

  追星本來就是自娛自樂

  保持熱愛的同時也要頭腦清醒

  趙璿 25歲 大學教師 某CP粉2年

  我是兩個男明星的CP粉,從2018年初開始喜歡他們,一直到現在。現實生活中,我是一個大學老師,剛從一所985大學碩士畢業不久,追星只是我的興趣愛好。

  我其實不是特別典型的追星女生,不是純粹混飯圈,也很少摻和飯圈的事情,就只是自己喜歡,就自己幹點什麼。因為我本身會攝影、會修圖、會畫畫,所以我只是扛著相機去拍照片,然後去修圖、發微博,沒想到慢慢有了一些影響力,微博粉絲5000多,算是我們那個CP圈里的大粉。

  我個人來說追星方式比較偏向solo,飯圈什麼人都有,大部分人年齡都偏小,和她們說不上話,也做不到她們那種方式的喜歡,我一般都是追公開活動,拎一個鏡頭進去拍拍拍,拍完就走,回家後修圖,就很開心了,絕對不會在現場和她們一樣喊“啊啊啊好帥啊”,真的做不到。

  機場的話我很少追,像他們之前比較火的時候,機場的粉絲特別多,他們一般走VIP,要拍到人需要先買一張機票刷關進去,從出發層再去到達層,但即便你進去了,人還是很多,會有代拍,還有跟機的粉絲,現在用明星的身份證號、護照號去查他們的航班號已經有一套產業,有人專門賣這些信息,比較火的大概四五十,比較糊的就五塊、十塊。

  我也跟過一次機,當時上飛機後就看到商務艙里除了他和經紀人之外,剩下的六個座位全是粉絲。粉絲是一個非常好認的群體,一般是女生紮堆,大部分人都戴口罩,不想被別的粉絲鏡頭拍到,身上還有各種各樣的拍攝設備。所以瘋狂一點的每年機票錢就要花不少,更別說買代言和買門票。

  我的花費大多在門票上,前前後後加起來可能不到10萬,大多都交到了黃牛手裡,最貴的一次是一萬多一張,還有那種成系列的公開活動,我都去了,但總體來說我比較理智,會掂量自己的口袋,而有些人就比較瘋狂,當然也有一些有錢的大粉能直接對明星產生影響。

  這次肖戰的事件,像這種粉絲群體比較大的愛豆,不可能粉絲一和誰吵架就出來管,因為他也不能天天得罪粉絲,尤其對於肖戰來說很關鍵的一點,他都29歲了,很早就出道了,好不容易才火了,他很懂不能得罪粉絲這件事,我很理解他一開始為什麼不發聲,因為飯圈真的是三天一小撕五天一大撕,根本沒法管。

  粉絲內部比較有影響力的一個是大粉,一個是站子,但站子一般來講不允許發表個人情感的,就只是發圖、發視頻,營業給大家看好看的東西,再賣賣PB(photobook)賺賺錢,但有一些站子的皮下(指粉絲站賬號背後的管理者)是一個大粉,這種就比較危險,整個飯圈就可能跟著這一個人走。

  大粉之間的撕逼是最嚴重的,這些人憑藉愛豆的影響力,自己也變得很有名,雖然可能已經爬到別的地方,但網上都能搜到他們的事蹟,這些大粉一般都不長久,比如他控製一個飯圈,一段時間後就會犯一些錯,就會被推翻。大粉的地位跟輿論密切相關,他們善於帶風向,而且很多都是小孩,很愛發表自己的觀點且不顧後果,但偏偏很多低齡的粉絲喜歡他們。

  而像一些站姐也更替頻繁,尤其職業站姐,一心賣PB賺錢,等另一個明星大火的時候再跑到那裡賣PB。

  這個圈子太亂,什麼樣的人都有,懷著各自的目的,反而真正踏踏實實喜歡愛豆的人是少部分。一些年齡偏小的粉絲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經常到處流竄,誰火就喜歡誰,這種人是最容易傷害愛豆的人,到處撕逼,到處招黑。

  我從來沒有在網上和別人撕過,自己的微博也從來只發照片、視頻和那種“好帥啊”的話,我堅決支持CP粉“圈地自萌”的這個原則,發的所有東西都不帶他們大名,我們只是自娛自樂,也比較理性,也不希望傷害到正主,所以我也不會在這裏透露粉的是誰。

  前幾天我的一個學生發現我混飯圈,還扒到了我的微博,感覺還挺奇妙的,但我還是覺得,追星和生活要分開,理智追星才能真正從這件事中獲得快樂。

  圈內人如何看待“227事件”?

  沒有一方是完全無辜的

  沉默的結局是被代表

  Rebecca 24歲 自由職業 CP粉兼糰粉 粉齡5年

  我沒有加入過官方的飯圈組織,但是我有很多散粉組織,最近加入的是“打投組”,就是打榜投票的,閑暇時間會出力。我在內地娛樂圈有兩個愛豆,在韓圈有一個出道多年的男團,算是CP粉兼糰粉。

  在追星過程中我成長了很多,為了去看演唱會,第一次獨自飛行,獨自出國,買了相機,也開過圖博。我也曾經參與過簽唱會、握手會、電影包場應援、劇組探班和媒體採訪等。

  這幾年在追星方面,大概花了大幾萬,大部分花在線下追星,比如探班和演唱會、機票住宿,還有一部分是打榜應援,買專輯、雜誌、寫真。我算比較理智的,消費能力要和收入相匹配。

  “227事件”是我追星以來見過的影響非常大的飯圈事件,它影響到了很多不同的亞文化圈子,甚至引起一波“開發票”(由肖戰代言的品牌因力挺肖戰,引來其他圈層網友的不滿,並通過大面積補開發票來向品牌施壓)的風潮。AO3這個平台受眾其實很多元化,不僅有同人文,還有很多學術性的用途,所以引起這麼大的紛爭在我看來最無辜的是創作者和用戶們,我認為舉報不應當成為剷除異己的武器,應當求同存異,尊重不同文化。

  我比較認可“粉絲行為,偶像買單”這句話,發生這種事件,現實中往往都是偶像買單。

  對於“227事件”,我們內部視角分兩種,一種是未波及人群,一種是被波及人群,此次事件的各方大概就是偶像本人、團隊、資本、粉絲。

  從粉絲的圈層來看,兩種人群都認為這件事偶像和團隊是有責任的,明明有那麼久的時間可以挽回損失,卻任由他們胡鬧。疫情期間,說雙方毫不知情是說不通的。還有一些喜歡肖戰的朋友認為他很無辜,就是一個資本的提線木偶,非常委屈。

  一些沒有“粉絲濾鏡”的朋友們認為此風波期間被翻出的偶像以往曆史言論,有負面引導之嫌疑,如果說偶像完全無辜,大概也說不通。還有一些人認為粉絲做事情需要充分估計行為後果,資本處理不能過於強硬,此次事件也是因為多個藍V大號發聲,把公號私用反而激起民憤。

  總之我覺得在粉絲經濟被資本重視的時代,不能只考慮“割韭菜”收割利益,管理粉絲要被重視起來。事已至此,沒有一方是完全無辜的,沉默的結局是被代表,也無可避免地要承受買單的結果,各家明星要引以為戒。

  追星久了對一些battle和“控評”現象,我感到非常無奈。但是我也不抨擊這些東西,沒有人喜歡自己的愛豆被比下去,但是比較永遠存在,少一點營銷號的挑撥,就會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撕。我覺得立場不同行為就不同,我理解大家的出發點,只是這些現象不值得吹捧,更好的方式還是努力讓自己遠離紛爭,開心快樂,變得更好。

  其實組織中的“知名人士”有一些是比較偏激的,也有理智的,但是各家氛圍和粉絲基數不同,我覺得理智居多。我覺得除了工作能力,成熟正確地去引導散粉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很多小粉絲會以此為風向標。

  外界對飯圈肯定存在很多非議和偏見,但是我不在乎這些,因為他們不瞭解這個群體,他們只看到了負面的,以偏概全把群體都當成腦殘粉。但是我有我的生活態度,追星不過就是尋常愛好,但是大家總把它妖魔化。我認為不枉自評判是每個有素質的成年人應該理解的交往準則。

  我身邊追星的朋友,各種職業各種收入的都有,年齡也是從十幾歲到三四十不等,不乏名校和高收入人群。“為愛發電”有錢有閑免費打工,我很尊重和敬佩他們。我那些不追星的朋友都還比較理解尊重我,但身邊人總喜歡問我八卦,我被問到的最多的問題就是“你們真的不是雇來的粉絲嗎?”還真的沒有人發工資給我們。

  追星給我的改變很大,愛豆的正能量也常常成為我們疲憊生活里的營養劑,我們在平行世界里各自努力,偶爾追星收穫的意外之喜,賦予了生活很多未知的意義和驚喜。

  “飯圈思維“在生活中隨處可見

  劃清界限對解決問題沒有助益

  孟來 28歲 公司軟件開發 肖戰9個月粉

  我是去年因為《陳情令》那部電視劇開始追肖戰的,之前對娛樂圈沒什麼興趣。當時時機比較巧,我正好在轉行,肖戰一方面是素人出道,出道前有一個普通人生活和工作的經曆,讓我覺得比較有親切感,另一方面我覺得他大齡轉行不易,能感受到激勵和力量。

  考古了很多舊資料後發現,他在綜藝里玩遊戲很聰明又很耐心,有點自己的小個性,沒有通告在家時也非常自律,天天健身學習充電,決定開始追。我算是“佛系生命粉”,沒有花過多時間在他身上,只是每隔一段時間關注下他的動態,並默默送上祝福和支持。我認為我們是一種互相在各自平行線上努力的關係,有一種陪伴感和力量感。

  我為他花的錢不算特別多,除了參加過一次線下活動外,主要購買他的代言產品,以他的名義做公益等。明星代言的商品有品牌溢價,比正常商品價貴一些,這部分我覺得可以接受,但我完全不鼓勵超支追星。

  我不太喜歡受飯圈管束,畢竟我是成年人,只是喜歡一個藝人而已,不代表我一定要參與一個集體,被貼上同一個標籤。所以我一直對飯圈活動參與得比較少。

  我認為,粉圈如果按之前的路數發展,總會在一個契機下被引爆,只是沒有想到會變成一個公共事件。關於“227事件”,我肯定站在反方,也就是不該舉報這一方,這點上我的立場很鮮明。

  但另一方面我也很睏惑,因為飯圈作為一種組織形態,需要一套共同綱領或共同規範,否則在一些事情來臨時,沒辦法基於共同的目標去行動。而這種規則,卻也慢慢助長了控製欲,模糊了權力的邊界。

  現在在微博上,大家討論明星時,都預設不打名字,而是用縮寫或代稱,還有粉圈之間的互相反黑戰,號召大家去微博投訴等。但我認為普通小女生粉絲之間的群體互動,不至於此,中間應該有實際的利益衝突和訴求。

  我認為肖戰本人從來沒有放棄在公共場合傳達他的價值觀,只是沒起到效果,很無奈。對一些粉絲來說,偶像只是一個投射自己,承載她的愛恨、滿足自己需求的容器,也為釋放情緒找到一個由頭,即便沒有這個人,也會有下一個。

  我這種粉絲平時遇到發言極端的粉絲時,不太願意花時間去辯論爭論,導致最後剩下言行最極端的那一批人,越來越有存在感,能在組織中獲得更大權力和影響力,代表這個群體“出圈“,很無奈。除了法律,似乎沒有能對這些人有實際約束力的方法。

  但另一方面我又能理解一些粉絲看到偶像被攻擊、被黑時的憤怒。一開始看到很多“黑料“被加在他身上時,會非常生氣,但後來明白有些營銷號為了流量會主動挑起紛爭,只能選擇直接無視它們。如果在現實生活中遇到,我會力所能及地澄清。

  我接觸飯圈比較晚,自認有獨立分辨能力和相對好點的情緒控製能力,但也時常被氣到。而一些從很小年齡就開始追星的孩子,看到她們暴露在這些信息和極端愛恨情緒之下,也會有點不忍。但把這部分教育責任加在藝人身上,似乎也過於苛求了。

  我對飯圈沒什麼認同感,只是喜歡肖戰這個人而已。一方面,我覺得飯圈這種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環境不利於獨立思維的發展;另一方面,從飯圈中跳出來複盤“控製欲”“站隊”等關鍵詞和“飯圈思維”時,其實這些在生活中也隨處可見,將飯圈視為“洪水猛獸”並劃清界限,對解決問題並沒有助益。

  這次事件里,其實我能理解各方面訴求,能理解空間一步步被縮小而被迫讓步的讀者和創作者,看到因為被波及而影響到正常生活的人受到了傷害,正因為這樣才會感到雙倍難過。因為造成的傷害已無法挽回,在這場絕望的同態復仇中沒有贏家。

  追星確實曾讓我的人生產生了一些積極變化。比如去年我確實轉行成功,認識了一些新的朋友,和老朋友們重新聯繫上,還因此對娛樂圈產生了興趣,拓寬了知識面,甚至考了經紀人資格證書。有朋友去追線下活動,照片拍得越來越好看,還有朋友開始學著剪視頻,很為她們開心。

  肖戰團隊打的是保守牌

  但這一次就輸在保守

  Evi 28歲 前娛樂公關從業者 粉籍保密

  “227事件”其實早就埋下了種子。

  肖戰走入大眾視野,就是靠耽美劇(《陳情令》是耽美改編劇)起家的,粉絲群比較複雜,既有只喜歡肖戰的人(唯粉),也有同時喜歡肖戰和王一博的人(CP粉),肖戰、王一博又互為競品,雙方粉絲勢均力敵,積怨已久。唯粉對CP粉的態度一直是,要麼拉攏你,把你變成唯粉,要麼罵你,把你趕出去這個圈子。

  曾經有CP粉送禮物給肖戰,被肖戰曬到網上,結果這個CP粉被唯粉舉報到工作單位,丟了工作。其實類似這種事件中,肖戰都可以站出來稍微規勸一下,但是他沒有。這一次,唯粉逮到一個寫CP文的,就繼續用原來的飯圈思維處理,事情越鬧越大,從最初唯粉和CP粉之間的battle,發展到唯粉和喜歡CP文的人的battle,最後上升到“創作自由”的路人也加入混戰。

  如果當矛盾還處在飯圈內部時,肖戰就發出信號規勸粉絲,還可以借勢發一輪通稿,“肖戰人多麼nice”,但是他沒有,因為兩邊粉絲他都怕得罪。

  他的團隊打的又是保守牌,但這一次就是輸在保守。明星的工作室,腦子得清楚,它是最接近偶像的,是定調定方向的,粉圈是調動力量來響應這個方向的,如果工作室沒有發揮好職能,那會很可怕。這次問題在於他的工作室失聲,那麼就被幾個猖狂的大粉帶節奏,後援會還管束不了自家大粉,局面失控,一步步被逼退到不可能再出來道歉的境地,那最後波及商業代言,我覺得是得讓他和團隊受一下教訓。

  過去也有很多靠CP火起來的人,他們火了以後還是會和原來搭CP的人保持互動,也會刻意引導粉絲保持和平。這次因為肖戰,很多人在討論偶像失聲的話題。經曆過全網黑的楊超越說過“我經曆過所以不想別人再經曆”,所以一直以來會給粉絲潛在的罵戰進行疏導。

  其實關於飯圈的各種撕,圈外人一定覺得非常不好,但是站在圈內,只要不觸犯法律問題,我不會輕易干涉。一切都是love&peace 的世界是不真實的,正常的社會都不是如此,有人的地方就有競爭,粉圈就是一個小社會,只是這個圈子的表達更加直接,討厭誰就直接罵誰,這在飯圈是一種調動,也是一種製衡,就像鯰魚效應,時不時地鬧一鬧,訓練一下集聚力,如果不撕,這個圈子就失去活力了,像一潭死水,失去製衡,那星二代就直接統治所有飯圈了。相敬如賓的婚姻生活一定不是好的婚姻,小打小鬧的婚姻生活才比較真實,這跟粉圈是一個道理。

  但是飯圈有遊戲規則,我們都知道在網絡上再怎麼罵,不能人肉、辱罵家長、P鬼圖,也不能去影響他人三次元的生活。現在各家粉絲都很生氣,媒體在引導輿論討論飯圈文化的弊端,但這次的問題不能歸到整個飯圈,其他家的粉絲最近都是各忙各的,忙著“應援”湖北。

  我發現,很多路人認為“自己很高貴,飯圈都是腦殘”,但是其實但凡喜歡某個明星,就會發現這個圈子是一個有嚴密規則的系統世界,當你參與到飯圈對某個明星的評價系統時,也要遵守規則,至少不要在微博公開的話題廣場上罵某個明星,很多人會說,“那我討厭某個明星,我有錯嗎”,那你可以不在公開的話語空間發表這個觀點,因為大家都在很認真地完成遊戲,雖然你只是一個新手村的角色,但是也要對規則保持平等的尊重,你不需要去附和它,也不需要帶著刻板印象去否定它。

  *題圖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五一、方方、蘇栗、張琳、陸娜、趙璿、Rebecca 、孟來、Evi為化名。

  來源:燃財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