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應鏈波及,抄底Apple的時機到了?
2020年03月17日07:30

原標題:供應鏈波及,抄底Apple的時機到了? 來源:億歐

來源:億歐

作者:王新喜

現在的Apple有些焦慮。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手機廠商的新品發佈計劃與出貨預期,Apple也不例外。

對Apple而言,影響最大的無疑就是供應鏈。據產業鏈消息人士表示,今年Apple為廉價iPhone準備的訂單超過3000萬部,而每個月的訂單在200–400萬部,但目前的情況是,富士康等代工廠復工延遲,部分生產線復工後產能不足,嚴重影響了新品的生產與交付數量,繼而波及出貨銷量。

其二是Apple在全球的零售店被波及。早在2月1日,Apple關閉了在中國的所有零售店。而受意大利等國家的疫情影響,Apple已經宣佈Apple無限期關閉意大利所有零售門店。

這是資本市場對Apple擔憂的重要原因——Apple依賴的中國市場供應鏈要恢復原有的龐大生產體系與物流體系,在短時間內不可能辦到,分析師甚至擔憂疫情波及到富士康以及同類公司的工廠生產線,並導致部分供應鏈被凍結引發連鎖式短缺。

這也導致資本市場對Apple今天的銷售預期與新品發佈計劃並不看好,當前Apple股價自2020年初的高點直線下降了16%,當前Apple股價跌至250美元下方。不過,也不止Apple一家下跌,美國大型科技股幾乎全線重挫。

需要知道的是,2019年Apple股價一直在不斷上漲,年漲幅超過100%,股價漲了超過5300億美金,在2020年1月15日,Apple的總市值曾經達到了1.3萬億美金。當時不少分析師放衛星表示,Apple的股價還能再漲50%。當然,部分所謂的分析師以馬後炮居多。

大跌2000億美金,Apple5年經曆三次

從過去3~5年來看,Apple曆來的股價走勢從來不是直線上行或者直線下跌,而是波動式與週期性漲跌表現的頗為明顯。可以說,大起大落在Apple身上是一種常態。

當前Apple股價為1.09萬億,相對此前的高峰期蒸發了2000多億美金。

從2016年至今,Apple股價一年內蒸發接近2000億美金大概有3次,一次是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在此之前的2014年下半年~2015年初,隨著iPhone6的銷量不斷攀升打破記錄,Apple市值在高峰期達到7500億美金。

而隨著iPhone6s發佈,創新不及預期,2016年3月末出貨首次出現下滑,市場擔憂“iPhone出貨量已經見頂”,導致股價下跌6.3%。後來iPhone7發佈之後,Apple市值跌到了5500億美金左右。

第二次大跌蒸發超過2000億美金是在2018年11月20日左右,彼時其市值在8398億美金左右徘徊。在此之前——2018年8月3日,Apple是全球首個衝刺萬億美金的公司,後來其市值還在此基礎上不斷刷新,但三個月之後,其市值從其歷史最高點蒸發了近2200億美元,當時分析師稱,這是Apple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Apple在股市上表現最糟糕的一個月。

如今Apple市場再次跌近2000億美金。也就是說,大跌2000億美金,Apple近5年來經曆三次。

這背後的原因並不複雜。因為Apple的營收高度依賴硬件,這決定了Apple的市盈率不能簡單類比GoogleFacebook亞馬遜等科技公司,而是遠低於後者。後者是成長型企業,這些科技巨頭的互聯網服務業務模式與B端企業級營收模式一旦成型,具備一定的穩定增長性預期表現,波動性較小,而Apple的硬件銷量漲跌有其週期性,波動性較大,而硬件銷量的波動性與其股價漲跌息息相關。

當前Apple股價為1.09萬億,相對此前的高峰期蒸發了近2000億美金,這背後是資本市場對其硬件銷量的預期達到了一個新的低點。與此同時,Apple的硬件銷量基基數也影響到Apple的服務業收入。

問題來了,相對前兩次的股價大跌,這次Apple面臨的境況到底是更樂觀還是更悲觀?

如上分析知道,前兩次Apple股價大跌2000億美金,均源於其產品表現不及預期,更多與內因相關。第一次是iPhone6s與iPhone 7並沒有特別的創新。消費者對新品升級的慾望低點徘徊,資本市場擔憂Apple的產品創新瓶頸會持續影響iPhone的銷量表現。

而第二次幾乎是同樣類似的原因,被Apple寄予衝量的重要產品iPhone XR,其性價比並未被市場認可。iPhoneXS系列缺乏創新,定價反而創下新高,導致銷量受阻,市場份額被蠶食,資本市場開始質疑Apple的定價策略與產品競爭力。

而在今天,其實更多與突發疫情導致的供應鏈產能受影響,這與外部客觀大環境相關,Apple多少受到了美國科技股集體下跌的大環境影響,美股市場當前遭遇全線大跌,作為FAANG陣營成員之一,Apple無法避免被波及。

而在此之前,iPhone11系列的銷量正在幫助Apple收複失地,瑞信分析師馬修·卡布拉爾(MatthewCabral)表示,他的調查顯示,在2019年12月,iPhone在中國的出貨量同比增長了18.7%,遠遠超過了同期該地區智能手機市場13.7%的降幅。

這印證了iPhone只要回歸到合理的價值,其產品的人氣值、品牌價值與高端市場地位依然無人可以撼動。

此外是AirPods產品被Apple打造成新的爆款。在2019年,分析師預估Apple公司售出了6000萬對AirPods。AirPods在2019年的收入高達120億美元。根據業內的統計數據報告顯示,AirPods的營收已經超過了英偉達、AMD等世界頂級科技公司,相當於Spotify、Twitter、Snap和Shopify的總和。AirPods成了Apple除iPhone之外,近年來最成功的產品。

從Apple處於1.3萬億市值高點的時候來看,Apple彼時的市盈率相比矽谷其他大型科技巨頭而言,(微軟、Google和Facebook的市盈率均在29倍至35倍之間,亞馬遜今年的市盈率高於80),Apple的市盈率排名依然最低。而在今天,Apple的市盈率再次走低,這意味著,Apple當前的股價再一次處於價值窪地。

在別人恐懼時貪婪,在別人貪婪時恐懼一直是巴菲特的投資信條。Apple在前兩次Apple大跌2000億美金之時均有強勢增持Apple的舉動。

比如2016年Apple在iPhone7發佈之後市值跌到了5500億左右美金的市值。而在那個時候,巴菲特卻在強勢增持Apple。2016年年底收盤,全年上漲10%,市值增加了560億美元,達到6170億美元。而從後來2017~2018年Apple的瘋狂漲勢可以看出,巴菲特從Apple週期性股價漲跌中賺的盆滿缽滿。

此後是2018年11月,Apple8連跌之後,市值從萬億美金跌倒8450億,巴菲特在這個時候同樣在增持Apple。伯克希爾哈撒韋在2018年第三季度又買入了約52.2802萬股Apple公司股票。

從後來的Apple股價表現來看,前兩次巴菲特的增持均賺的盆滿缽滿。在今年這一次,巴菲特是否會再度增持Apple尚未可知,但可以知道的是,Apple當前的股價再一次處於價值窪地。

為何說當前Apple面對的不全是壞消息?

疫情之下,Apple遭遇的供應鏈產能危機,幾乎是當前所有手機廠商都面臨的困局。

從Apple自身的潛力與前兩次股價大跌的狀況來看,當前Apple無論是硬件營收、產品創新表現以及新的增長曲線(AirPods)正在形成,Apple當前面臨的市場局面與產品創新力、品牌競爭力、定價策略的用戶認可度比前兩次均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資本市場對Apple在中國市場的供應鏈擔憂反應在股價上,但這類擔憂或許有點過度了,華爾街認為Apple的供應鏈最壞情況是中斷到6月份,但從目前Apple供應鏈與零售店兩方面來看,Apple面臨的狀況正在好轉。富士康鄭州園區的復工復產率超80%,已經能滿足iPhone基礎供應。

而中國的疫情正在被有效控製,形勢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儘管Apple當前已被迫關閉了意大利所有的門店,但Apple在中國的零售店已經全部多數開門營業,CNBC早前稱,Apple在中國的42家商店中有38家已經重新開業,只不過營業時間縮短。

而之所以說當前的局面對於Apple並不全是壞事,是因為隨著疫情過去,iPhone銷量回升幾乎是可以預見的。在當前來看,投資人對Apple的預期也開始低到穀底,這可能對Apple股價回升是好事。

因為這意味著已經過了擠泡沫的階段。後續Apple只需要通過相應的供應鏈調整穩定出貨,通過適當的定價策略的調整來推高銷量,其股價就會得以極大回升。

也就是說,Apple目前因疫情影響的出貨難以達成預期已經被投資者持續消化了,只要Apple未來有超出預期的表現,可能會達成一個巨大轉變。

此外,疫情影響了當前iPhone廉價版iPhoneSE2系列新品銷量預期,但是如果這一波出貨延期與下滑,那麼這部分購機群體很可能倒向今秋的5G版新iPhone。當下被壓製的iPhone購機需求很可能在秋季5G新iPhone發佈的時候被釋放,推高它的爆款潛質。

此外是Apple的服務業務的潛質可能也被低估了。從2019年Apple在Apple TV到Apple Arcade等系列服務產品的推出,將提高單個用戶的平均收入價值,隨著5G時代到來,這些內容服務業務的價值可能被釋放。

而Apple強大的現金流狀況也為Apple改善供應鏈與股票回購計劃托底。一方面,近年來Apple股價的上漲,與其長期股票回購息息相關。另一方面,Apple供應鏈體系具備一定的靈活性。

從國外分析師Andrew Uerkwitz的觀點來看,該公司的產品和服務“在不確定時期將比競爭產品更具韌性” ,他認為“不斷變化的供應鏈和客戶需求的不確定性”是Apple情況比同行更好的原因。並指出該公司強大的資產負債表可以使供應鏈保持敏捷,並繼續支援其資本回報計劃。”

庫克最近為自己的供應鏈戰略辯護的時候提到:“Apple經曆過地震、颶風、火災、洪水、海嘯、SARS,但運營團隊都深入地一一解決了,當事情告一段落後,我們需要問自己,那些地方的供應鏈有沒有韌性,我們是否需要做出一些改變?”

接下來就看Apple如何應對供應鏈變局,優化供應鏈的供應策略了。不過可以預知的是,經曆疫情之後,Apple的供應鏈體系的競爭力與穩健性可能會被進一步加強。

前兩次Apple股價大跌近2000億美金的時候,巴菲特都悄然入場增持賺的盆滿缽滿,從當前的環境來看,Apple的現狀同樣符合巴菲特的投資定律:

1、 巨大的投資機會來自優秀公司被不尋常的環境所困,同時股票被錯誤低估。

2、現金流狀況一直穩健的大企業暫時出現危機或股市下跌,出現了有利可圖的交易價格。

此刻Apple正處於被不尋常的市場環境所困的階段,也再次進入到新的股價波動週期,資本市場可能也在關注Apple當下這一波短期的投資回報率,當下或許也迎來了新一輪抄底Apple的好時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