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電影、搜索……2020年字節跳動還將“跳”向何方?
2020年03月23日15:18

  在騰訊等互聯網巨頭紛紛發佈財報秀肌肉時,迅速成長起來的另一家互聯網巨頭字節跳動也十分忙碌。

  3月12日,是字節跳動創立8週年的日子,公司全球CEO致信全員,宣佈公司組織升級,張利東、張楠分別擔任字節跳動(中國)董事長和CEO。

  3月18日公佈消息,飛書宣佈了和華潤集團合作;

  3月25日公佈消息,字節跳動加碼泰洋川禾;

  過去一年,關於字節跳動“邊界”問題不斷被探討,三度收購遊戲公司,拿到遊戲版號……

  員工數即將達到10萬人的字節跳動已經成長為一家巨無霸型企業,流量是字節跳動的根基,以此為基本盤,搜索、遊戲、教育、在線辦公、長視頻甚至娛樂圈,業務觸角不斷向外試探。

字節跳動創始人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字節跳動創始人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遊戲領域有騰訊珠玉在前,搜索市場人們也習慣了百度,在線辦公更是有阿里釘釘和企業微信,但字節跳動彷彿根本不在乎自己“剛”的是誰。全業務模式下,字節跳動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擴張之路?

  全方位出擊遊戲 獲批版號 三度收購遊戲公司

  字節跳動在遊戲領域的佈局日漸深入。3月初,北京巨量引擎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字節跳動旗下平台)的《戰鬥少女跑酷》拿到版號,業內紛紛認為,這意味著字節跳動的遊戲業務正式亮相。

  “公司第一款,也是北京建遊戲產業園區後第一個獲批的版號。”字節跳動相關人士如此回應每經記者。

  2019年是字節跳動遊戲業務的深度佈局年。2019年,字節跳動公開收購遊戲公司有三起,分別是從三七互娛手中購入墨鶤科技、收購了上禾網絡45.19%股權以及投資深極智能。同時,原完美世界高級總監王奎武加入字節跳動,其擅長開發傳統女生ORPG遊戲。

  據公開資料,字節跳動將遊戲業務分為兩大板塊,以休閑遊戲研運為主的商業化部門,以獨代、研發中重度遊戲的戰略部門。記者從遊戲行業人士處得知,字節跳動內部正在加緊自研遊戲,2020年在遊戲行業的腳步只會更快,同時在出海上也會有新的動作。

  字節跳動已經啃下了遊戲行業的第一塊硬骨頭,不斷聚攏人才,建立了自己的研發、發行團隊,並先行在超休閑遊戲上形成了自己的打法。剛剛過去的遊戲春節檔,字節跳動發行的多款休閑遊戲爆發,形成和騰訊分庭抗禮的局面。不少券商認為,字節跳動的遊戲佈局是2020年遊戲行業需要關注的新趨勢。

  當前國內遊戲行業的政策,十分利好休閑遊戲,拿到版號的遊戲以休閑遊戲為主。這對現階段的字節跳動無疑是利好的。“集中買量+內購廣告變現”的模式已經跑通,字節跳動邁出了遊戲出海的步伐。《我功夫特牛》是其衝擊海外市場的首款遊戲,在日本免費榜登頂TOP1,分析認為,這也離不開TikTok的聯動效應。

  因變現能力強勁,所以遊戲是互聯網變現最直接的行業。3月18日,騰訊發佈的財報顯示,2019年網絡遊戲收入增長10%至1147億元。作為未上市的互聯網巨頭,沒人知道字節跳動遊戲業務盈利能力如何,但其進擊的姿態已經說明了深入遊戲行業腹地的決心。

  加碼娛樂圈 1.8億元投資泰洋川禾 電影版權買上癮

  近日,泰洋川禾稱,公司已於近日完成新一輪融資交割,累計完成1.8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由字節跳動獨家戰略投資,泰合資本擔任獨家財務顧問。這也是近一年後,泰洋川禾在資本層面完成的一項新動作。

  不熟悉娛樂圈的人來說,泰洋川禾這個名字有些陌生。泰洋川禾前身為Angelababy工作室,創始人楊銘同時也是Angelababy、陳赫和周冬雨的經紀人。公開資料顯示,泰洋川禾有Angelababy、周冬雨、陳赫、張鈞甯等50位簽約藝人,2019年累計參演近150部影視綜藝作品。泰洋川禾也出品主控了很多影視項目比如《微微一笑很傾城》《春風十里不如你》等。

  此外,楊銘與papi醬還在2016年共同創立papitube短視頻MCN機構,幫助簽約作者推廣、運營及變現。2017年3月,機構正式併入泰洋川禾,成為其控股的子公司,負責短視頻創作以及自媒體服務。

  啟信寶信息顯示,泰洋川禾共接受過三輪融資。目前,楊銘持有泰洋川禾48.52%的股份,為公司最大股東;字節跳動的運營主體北京量子躍動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泰洋川禾8.55%的股份,為公司第四大股東。

  有互聯網人士向每經記者分析稱,佈局娛樂圈是字節跳動業務里較為特殊的一塊,從投資角度看並不具備可複製性。但頭部藝人、大V、網紅,都可以成為字節跳動佈局里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他們可以“生產流量”。

  每經記者發現,泰洋川禾無論在內容合作、藝人資源還是全週期的經紀服務模式,都與字節跳動系平台有較高的契合度。

  據瞭解, papitube旗下已經超過一百名簽約作者,活躍在各個平台。而papi醬本人的微博賬號目前已有3355萬粉絲。據楊銘此前在AI財經社採訪中透露,今年papitube開始嚐試直播電商,並舉例了抖音直播。“相比於其他平台,抖音電商直播更需要很強的短視頻內容能力做流量引入,這恰好是我們的強項。”楊銘表示。

  泰洋川禾還表示,計劃深度整合旗下資源,幫助藝人及KOL管理人格化IP,並向影視、遊戲等方向的內容IP拓展。

  春節期間《囧媽》的線上播出,雖然字節跳動花了6.3億,但這讓其長視頻真正進入大眾視野,隨後有14部影片在西瓜視頻、抖音、頭條上線。

1月25日(大年初一)零點,《囧媽》在頭條系平台上播放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1月25日(大年初一)零點,《囧媽》在頭條系平台上播放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當時,外界普遍認為,2020字節跳動在長視頻領域會集中發力。3月19日,頭條系產品(西瓜視頻、抖音、頭條)複製了《囧媽》模式,與大鵬、柳岩新片《大贏家》出品方宣佈《大贏家》將免費上映,但相關方並未透露此次拿到影片版權的價格。和《囧媽》類似,《大贏家》原計劃作為2020年的開年喜劇上映,曾定檔於2月下旬,後因疫情影響,無法如期上映。

  來到重要關口 向B端進軍 不設邊界

  短視頻抖音的火爆,讓字節跳動這個後發者成功搶跑。細數其產品矩陣,可以發現,主要是以頭條為代表的通用信息平台,以抖音、TikTok、火山小視頻為代表的社交短視頻平台。

  依託平台的用戶和流量,字節跳動的業務邊界不斷被拓展。對於已有成功業務的公司來說,啟動新業務並不容易,尤其是在已經有行業巨頭的成熟賽道。細數字節跳動發力的新業務,都有相似的特性,無論是遊戲、搜索、在線辦公還是長視頻等,都是字節跳動對成熟賽道發起的挑戰。

  一位互聯網資深從業者告訴每經記者,字節跳動的業務邏輯此前一直是以C端為主,娛樂業務、遊戲、搜索等,也都是以流量為依託的衍生業務,對字節跳動來說,雖然這些業務所處行業都高度成熟,但憑藉自身優勢想切入並不難,難的是硬核B端業務。

  移動互聯網時代毫無疑問已經是下半場,C端流量天花板若隱若現。在阿里和騰訊的認知里,已經將產業互聯網視作下一個發展機遇,B端業務是這兩年阿里和騰訊都在努力擴張的領域,成效也十分明顯。騰訊財報顯示,2019年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營收已經達到了1013.55億元,營收占比達27%。

  B端的生意,字節跳動必然不會錯過。疫情下飛書對在線辦公市場的發力,被外界認為是字節跳動進軍B端吹響的號角。近期,飛書還和華潤集團全資子公司深圳潤聯宣佈達成合作,雙方將在在線協同辦公領域展開深入合作。

  互聯網平台嚐試新業務就像是本能,比如騰訊嚐試過電商,阿里也要做遊戲,除非市場真的不買賬,否則沒人能阻止他們嚐試。從這幾年嚐試的新業務來看,字節跳動尚未在某領域遭遇全面潰敗。

  上述行業人士認為,字節跳動已經來到一個重要關口,無論是IPO進展,還是業務方向的全佈局走勢,都會在2020迎來更清晰的走向。

  來源:遊戲陀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