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球員回國與確診者同機 目前正在廈門隔離
2020年03月23日10:36
徐思
徐思

  從英國曼徹斯特當地時間3月18日10點15分開始,桌球旅英選手徐思開啟了回國之旅,在時間翻過4天后,徐思還未回到家鄉東莞,目前他正在廈門進行隔離。

  較之其他旅英選手,徐思回國的時間是較早的,僅慢於周躍龍。他的回家之旅分為好幾段航程,先從曼徹斯特到赫爾辛基凡塔阿機場。停留1小時10分鍾後,該航班從凡塔阿機場飛往胡誌明市新山一機場。之後,再停留3小時20分鍾,從新山一機場到香港機場。

  在買完這次旅程的機票時,徐思還沒有決定好如何從香港回到內地。

  這次旅程在徐思看來很順利,“飛機上很多乘客都是戴口罩的,大家都裝備得很好,很謹慎。我戴了口罩和手套,穿了防護服。”防護服是徐思在回程前特意訂的,“怕在飛機上被感染。”

  在飛機上,徐思不敢喝水,只是在轉機的等待時間里才吃了很少量的食物,儘量不去衛生間。第二段航程,徐思睡得不錯,“睡了大概6個小時。”

  他發現,在飛機到達胡誌明市後,在機場的人基本上都戴著口罩。

  “這一路‘人在囧途’的電影一直在我的腦海中迴蕩。到了胡誌明市的時候,超級熱,但我還是不敢脫防護服。”

  到達香港時,已是晚上。徐思很快購買到回內地的機票,先從香港飛到廈門,一切順利的話,他將在第二天下午從廈門飛回廣州,“我到了廣州之後會有一個檢測。”而廣州距離他的家鄉東莞大約只有90公里。

  在香港機場時,筆者聯繫到徐思,徐思彼時正在與機場旅客貴賓休息室聯繫,希望能進休息室睡到第二天,但休息室里已是滿客,徐思只能在一個椅子上將就著睡了4個小時。

  “這次我買機票大概花了1萬多元。現在花3、4萬元都不一定能回來,還好我機票買得快,時間晚了就買不到了。”雖然沒法休息好,但想著順利的話第二天就能回到家,徐思心裡還是很欣慰。

  筆者再次聯繫到徐思是21日的上午9點多,他告訴筆者:“從香港到廈門的那一程不太順利,飛機上有人發燒,還坐在我前面。我們現在在集中觀察,在等那位乘客的檢測結果。”徐思告訴筆者,他在21日淩晨2點多到達隔離酒店。

  因為要在廈門隔離,徐思無法搭乘21日下午4點多從廈門飛往廣州的航班。

  “運氣還蠻差的,遇到了這種情況,還好我防護做得比較好。”

  在廈門的隔離酒店裡,徐思每天都定點等待工作人員來送餐。“這些都是自費的,但多少錢還沒說。”

  在廈門隔離後的第二天,徐思在酒店房間睡了一天。

  23日上午,筆者再次聯繫徐思,他告訴筆者:“我看到新聞,我們從香港到廈門的那個航班里有一位乘客確診被感染了。現在我還在酒店裡隔離,不知道這次是否就是要隔離14天,目前看是這樣的,但我還沒有確切的消息,我也問過工作人員,他們說不清楚,還沒通知。”

  4天多之後,徐思現在還距離家鄉東莞有600多公里的距離。

  其他旅英選手也很關心徐思的情況。袁思俊買了2次回程的機票,都在起飛前被告知航班被取消。

  很多還未回到國內的桌球選手想法都一樣:“只要回到國內,無論在哪個城市被隔離都比待在英國好。”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