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難求到“20多萬球票砸手裡了”:英國導遊親曆足球停擺
2020年03月26日19:51

原標題:一票難求到“20多萬球票砸手裡了”:英國導遊親曆足球停擺

作者 | 李超 編輯 | 楊顥

出品 | 棱鏡·騰訊小滿工作室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閱讀更多優質資訊

“徹底歇菜!”

北京時間3月19日深夜,在英國從事私人旅遊訂製工作的張群向《棱鏡》發來微信。就在剛剛,英超官方宣佈本賽季賸餘比賽將至少推遲到今年5月份。這份等同於“無限期”的決定,讓他一時間欲哭無淚。

張群是位鐵杆球迷,經常到現場觀看英超比賽,久而久之,為國內遊客安排英超觀賽行程,便成了他的最大特色。

歐洲的足球賽季期,原本是張群最忙碌的時候,尤其是今年,在國內人氣頗高的利物浦隊極有可能拿下隊史上首個英超冠軍。5月9日原本是利物浦隊最後一個主場,因為有頒獎典禮,一票難求,一度“炒到2000多磅,一天一個價”。而張群早在春節前就開始為一批準備到時來英國看比賽的國內客戶安排好了球票和酒店。

“停擺,完全停擺,對旅遊業的影響是致命的。”張群介紹,“春節時候訂單就比往年少了很多,現在歐洲變成疫區,國內形勢好轉也沒人來了。”於是,他冒著損失,退掉了手裡所有的英超球票。

不僅如此,原本在今年夏天舉辦的歐洲盃也被推遲到了2021年。由於半決賽和決賽被安排在了英國,張群提前一年就為客戶在官網上預訂好了一批原價就要20多萬的球票,這回也砸在了手裡。

“還沒來得及計算損失。”他說,“已經麻木了。”

國內球迷:從“出不去”到“進不來”

因為主要接待國內遊客,張群比任何俱樂部都更早感受到疫情對英超帶來的威脅。對他來說,業務第一波“停擺”可以追溯到2月初。

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托特納姆熱刺隊,因為在國內擁有廣泛的球迷基礎,又有在亞洲“紅到發紫”的韓國球星孫興慜,許多赴英遊客都會要求安排看一場熱刺隊的比賽。

2月3日和22日,熱刺分別對陣切爾西和曼城,因為是“強強對話”,又正好都在倫敦進行,春節前,大批客戶讓張群在行程中安插了這兩場比賽。

然而,當時國內正處於抗疫關鍵期,很多客戶紛紛取消了行程,無奈之下張群陸續退掉了所有球票。

“他們實在是想出出不去。”他回憶道。

儘管提前一個月遭受“打擊”,但這波退單潮並沒有讓張群過於“受傷”。一方面,一直關注國內情況的他有心理準備;另一方面,他今年最用心的項目其實是在5月:拿過6次歐冠冠軍、在國內球迷數名列前茅的利物浦隊,有望奪得歷史上首個英超聯賽冠軍,而5月9日利物浦最後一個主場比賽後,將現場舉行奪冠頒獎慶典。

張群為“奪冠夜”花費了巨大精力。元旦前,利物浦戰績就已“一騎絕塵”,當時,已經有客戶開始籌劃觀看比賽;元旦後,利物浦贏球勢頭保持,奪冠概率無限接近100%。期間,讓張群準備球票的國內客戶開始猛增。

“炒瘋了,長邊下側(轉播視角前排)的座位,買得早的1000多英磅,隔一週就1500、2000磅,一週一個價。”張群說,英國這邊一月份開始就已經一票難求,國內客戶們幾乎不問價格,“能搞到就行”,從他這裏直接下單的就有十幾個。

機票、酒店、球票,為了策劃這場比賽的行程,張群全部張羅了一遍,萬事俱備、只等開賽。雖然2月份國內疫情嚴峻,但他估摸著到5月肯定早就結束了。沒想到的是,“國內控製住了,歐洲又爆發了”。

“現在(國內遊客)變成了想進進不來。”他苦笑著說。“對鐵粉來說,利物浦奪冠是大事,客人們也是沒有辦法才都最終取消了行程。”

因為英超遲遲不能確定恢復比賽的日程,張群又開始忙著退掉此前好不容易買來的“奪冠夜”的球票。

“英國在新冠上反應很遲鈍,整個社會也沒有重視,連口罩都沒人戴,總覺得離自己很遙遠,也沒有預案,(英超)突然就停掉了。”提起這些,張群既氣憤又無奈。

足球停擺:土豪隊退票,“窮”隊免責

“有一些成本是免不了的,但最大的影響還是沒有收入。”因為歐洲疫情的情勢變化太快,張群還沒有靜下心去計算損失。

張群所指的成本,主要來自交通。因為是接待有一定消費能力的定製團客戶,他購置了幾輛價格不菲的豪華商務車,在“失業”情況下,車子的貸款、停車費、保險仍需固定支出。因為華人都有存款習慣,“會比老外好一點,但長時間也扛不住”。

“機票大部分是客人自己訂的,酒店有一部分是我們訂的,球票會給客人全額退款。”張群介紹,因為做的是高端小眾客戶,主要靠維持長期關係和以老帶新,會和客戶商量退款,有些客戶願意自己承擔一部分損失,不願意的話自己會全部承擔。

實際上,球票並沒有給張群帶來太多損失。

作為世界上最成功的商業聯盟,英超每個俱樂部購票方式略有不同,但總體上都是採用會員製:球迷首先註冊成為俱樂部會員,然後根據積分高低,一部分高級會員能夠獲得季票購買權,季票包含了一年所有19個英超主場比賽的門票,基本在賽季開始前就全部搶空;而普通會員需要通過購買例如足總杯和聯賽杯這樣的非重要比賽積攢積分,達到一定等級並且有老的高級會員退出後,才能填補空缺。

因此,重要比賽的票源,只能來自於高級會員將自己手中的球票加價轉讓。因為是鐵杆球迷,又做英超旅遊多年,張群擁有許多季票資源。

“合作了很長時間,有時會退,有時不會,就看怎麼去談了。”張群說,因為這段時間退票人數太多,自己還沒有具體統計,但由於是受疫情影響,客戶退回來的票,上遊渠道大部分也都全價退給了他。

至於英超俱樂部是否會給會員退票,張群並不確定,實際上,他也是英超各大俱樂部會員。

疫情開始前,張群購買了一場3月18日曼城主場對陣皇馬的歐冠比賽,英超暫停後,他給曼城俱樂部發了一封郵件,說自己“因為疫情去不了了,希望退票”,沒想到幾個小時後就收到了回覆。曼城告訴他“沒問題”,幾天后,票錢打回了賬戶。

曼城在2008年被中東土豪曼蘇爾酋長收購,開始高舉高打的經營策略,不惜重金購買球員的同時,也提升了與收入直接掛鉤的戰績和商業影響力。2019年,曼城以5.7億英鎊位列歐洲俱樂部收入榜第五位,前十位中,有六家來自於英超。

“財大氣粗的俱樂部可能不會在乎,但小俱樂部營收不是很好,他們會認為這是不可抗力,拒絕退票。” 在張群獲得曼城退票的同時,包括阿森納、切爾西在內的部分英超球隊,也在停擺後第一時間發佈聲明,表示“不對因比賽延期或取消所造成的票務問題負有法律責任”。

在張群看來,歐美的商業體育,“利益”永遠都是第一位的。

“就拿英超來說,很多球隊的贊助商都是博彩公司,擁有很大話語權,停賽對於俱樂部的門票、贊助和電視轉播收入都有影響。為了利益,英超此前被動踢了很多比賽,能拖一天是一天。”

英超60億旅遊經濟受損

不僅英超,四年一屆的歐洲盃也讓張群“中招”。這項在球迷眼中堪稱“質量比世界盃還高”的傳統賽事本該在今年6月舉辦,同時還是首次取消主辦國,以在全歐洲巡迴的方式進行。

由於半決賽和決賽都放在了英國,預計價格肯定會暴漲的張群,在去年6月賽程確定後,便立即通過官網搶到了20多萬人民幣的球票,準備留給客戶使用,結果歐洲盃直接推遲到了2021年。

“先囤著再說吧,因為是原價票,並不是很擔心。”相比英超,歐洲盃更讓張群“踏實”,“只是延期,票還有效,沒有中國客人就轉給其他國家球迷,只是錢壓在那裡,資金成本比較高。”

目前,最讓張群擔心的還是自己的“復工”問題。

根據英國旅遊局去年的研究結果顯示,足球已經成為吸引外國球迷前往英國旅遊的頭號體育項目,每年有超過80萬的國際遊客前往英國觀看足球比賽,他們在英國期間總共消費6.84億英鎊(約合59.8億元人民幣)。

英國旅遊局在2019年對17個國家進行的統計,有1/4受訪者希望在英國旅遊期間觀看英超,到英國旅遊過的球迷中有66%觀看過英超。英國旅遊局特別指出,有92%的中國球迷有前往英國旅遊看球的意願,位列所有國家之首。而在“中國遊客在英國最想做的事”排行中,觀看英超比賽和遊覽白金漢宮、參觀牛津劍橋、以及尋找哈利波特一同上榜。

“不是每個客人都喜歡足球,但到英國一趟也不容易,即便是非球迷,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內遊客會選擇去看一場英超,感受一下現象氛圍。”張群是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後,感受到國內英超旅遊市場的逐年發展。

去年6月,歐冠決賽在利物浦和熱刺兩支英超球隊間進行。“這是近些年來球票炒到最貴的一次,比皇馬打巴薩的比賽都要貴很多,長邊下層的票炒到一萬多磅一張。”張群當時接待了一批前來看球的客戶,他感覺到了英超旅遊的一個“小巔峰”。

疫情打亂了節奏。

現在,不僅“視財如命”的英超緊急停賽,連身邊那些“視球如命”的英國老球迷也“認慫”了。“他們覺得很遺憾,但態度和之前不一樣了,覺得停掉是對的,認識到了嚴重性。”

張群同時也是國內某頭部旅遊平台的英國私人定製遊指定地接,在和平台溝通時,對方告訴他,“歐洲疫情最好的預期也要6月份才有可能結束”。實際上,旅遊業從復工到複蘇,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調整期。

根據張群介紹,他身邊的同行都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目前大概有一半人已經回到國內。他本人目前也已經回到國內,正在指定地點按照規定進行隔離,等待英國疫情結束。

(文中張群為化名)

原標題:《從一票難求到“20多萬球票砸手裡了”:英國導遊親曆足球停擺 | 棱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