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美頓:用了34年球杆折斷 14歲時花60英鎊買的
2020年03月27日14:09

  “萬念俱灰、黯然銷魂,人這一輩子需要用這種詞形容的經曆屈指可數。”——安東尼·咸美頓。

  這是咸美頓的傷心處:前不久,咸美頓為參加直布羅陀公開賽前往西班牙,但抵達後他發現自己用了34年的球杆慘遭折斷。現在他寄希望於修復,也清楚意識到這對其職業生涯的影響是何等嚴重。

  自2001年起,球員無法將球杆隨身帶入機艙,只能選擇託運。為了避免託運損耗,球員會在球杆盒外再套上一層保護裝置,但即便如此,咸美頓的球杆還是被折斷了。

  咸美頓在直布羅陀公開賽開賽前的一天飛往西班牙馬拉加機場,等到提取行李時,噩夢開始了。他回憶道:“當時就發現外部的保護有點損壞,這倒不礙事,但在出去打車之前,我還是覺得最好打開檢查下。打開後我發現球杆盒和球杆都得斷裂彎曲出30°角。”

  可能找遍世界都找不到我這種配置的球杆了

  “我找航空公司談過了,但還是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把外面的保護都弄彎需要很大的力,不可能是人為拋砸導致的,或許是往飛機運行李的車撞哪了。卡茨珀·菲利皮亞克的球杆外殼也運壞了,所幸裡面的杆沒大礙。”

  “我當即決定退賽,第二天直接飛回家。按理說我可以借用其他球員的杆,比如馬田·奧德奈爾和阿爾菲·博登,但他們的比賽在週六,不必趕週五前到,所以一切都太晚了,我勉強參賽毫無意義。”

  “我能從保險公司得到一筆錢,但這沒法替代什麼。這副球杆是我14歲時花60英鎊買的,當時我接觸桌球才半年,它絕對算不上是最好的球杆,但卻是我獨一無二的一副,我一直用它到今天。”

  “我覺得我們這代球員很不喜歡改變,早年的球杆比現在的更細,沒那麼堅固耐用。現在大多球杆的後把直徑是30毫米的,而我這個是27.5毫米,可能找遍世界都找不到我這種配置的球杆了。”

  咸美頓職業生涯世界排名最高達到過第10位

  對2017德國大師賽冠軍咸美頓而言,不幸之幸的是他還有高人可以倚仗——頗負盛名的球杆大師約翰·帕里斯。“約翰本在休假,但他看到我在臉書上發的斷杆照片就立刻聯繫我了,”1991年轉戰職業的咸美頓說,“他正盡力解決我的問題,也給我準備了一些替代杆供我試用。他能如此上心幫我,我由衷地感激。”

  “起初我還以為連修都修不了,因為它斷得不乾脆,有很多細碎的茬,不得不說約翰這樣的球杆師傅就是奇蹟的締造者。幾年前,阿里·卡特的球杆也有過類似的斷裂,但就是修好還能繼續用。所以現在就剩等了,看看能不能修好,否則我就得開始找新杆了,真正習慣起來還要花些時間。”

  這不是咸美頓第一次面臨職業生涯危機。他患有慢性頸椎病,經常疼得他無法參賽或練球,去年夏天他還接受手術改善視力。咸美頓職業生涯世界排名最高達到過第10位,現第48位的他已經接受自己巔峰已過的現實。

  “可能充足的燈光對我眼睛有好處。”

  他說:“如果我現在30歲,而且還有戰鬥力,我肯定還能靠實力在職業賽場闖蕩一番,然而事實是我48歲了,老胳膊老腿了,也沒有什麼固定的標準說我應該變成什麼樣。其實這個賽季我打得還算不錯,靠經驗和奮戰贏了一些比賽——時不時在某項賽事表現甚好,集中發力,但大多數時候像拔牙一樣緩慢而痛苦。”

  “我似乎在直播球檯上表現能更好,可能充足的燈光對我眼睛有好處,但你得先在邊緣球檯贏了球才有機會上直播台,我仍然熱愛桌球,會繼續打下去。”

  由於新冠肺炎的全球流行,桌球選手因停賽被迫居家隔離,原本於4月8日開始的世錦賽資格賽也因此延期,具體賽期尚未確定。咸美頓老老實實地留在了北倫敦的家中,準備“葛優躺”一波。

  儘量留在室內共克時艱

  “我是一位電影發燒友,看過太多電影了,反而很難淘到好看的新電影。”咸美頓談到如何應對賽事空窗期,“我會把一些經典的影片看完,其實我沒有格外喜歡的類型或年代,只要優秀的作品我都喜歡。近年的《海邊的曼徹斯特》是我由衷喜愛的作品,還有《利維坦》。”

  “我有一台PS遊戲機,會玩一部類似於世界汽車拉力錦標賽的遊戲,還會在室內騎健身自行車、做瑜伽來保持身體健康。大家必須相互理解,理智現實一點,儘量留在室內共克時艱。”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