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被披露過的佐敦早餐球會,到底是做什麼?
2020年03月28日08:26

  香港時間3月28日,資深球迷都曾聽說過佐敦曾組建過一家“早餐球會”。別誤會,這並非大家聚在一起共享早餐的球會,而是大家一起在早餐後結伴去訓練的球會。

  正如奧拉祖雲和占士的訓練營曾吸引了多人,並讓許多NBA球星受益匪淺一樣,佐敦的早餐球會也令魔術手和巴克利讚不絕口。由於佐敦要求參加的人士保密,因此早餐球會也被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而佐敦當初動了這個念頭,竟是因為祖-杜馬斯。

  1990年,公牛連續4年抵抗活塞失敗。不服輸的佐敦痛定思痛,開始反省自己身上的不足,此時和他對位的活塞後場球星杜馬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留意到杜馬斯不但很靈活,而且身體力量十足,這使自己總會被杜馬斯成功攔截。後來,佐敦始終稱杜馬斯的防守是他經歷過最強的,杜馬斯對佐敦的影響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從1984年開始到奪冠前,佐敦的身體素質並非後衛中最強的,因為僅憑速度,已沒多少人能跟上他。當時,佐敦已將得分王、MVP和最佳防守球員收入囊中,但他並不滿足,尤其是受不了媒體總在他耳邊聒噪的那句“得分王帶隊是不可能奪冠的。”

  與此同時,公牛在季後賽中遭遇的身體對抗強度也上了一個台階,面對對手的“圍剿”,佐敦苦不堪言,柏賓更是曾被打出腦震盪。綜上所述,這都讓佐敦開始將訓練的目標轉到增強身體力量上來。

  實際上,佐敦早期對力量訓練是有些牴觸的,甚至擔心舉重訓練會對自己的比賽造成影響,甚至影響自己的健康。此時曾有訓練師毛遂自薦,提供了一套科學的訓練方法,稱能讓佐敦在增加肌肉力量的同時,還不會影響健康,唯一的副作用就是佐敦的彈跳會受損。媒體聽後頭搖得像撥浪鼓,他們無法接受“飛人”再也飛不起來,但佐敦卻回懟:“得了吧,被活塞撞得死去活來的人又不是你們。”

  直到遇上了知名訓練師蒂姆-格洛弗(Tim Glover),佐敦的力量訓練才被提上日程。格洛弗的訓練課程除了肌肉群力量訓練外,還有很多細化的、針對腹肌、斜側肌和背部肌肉等的訓練。具體訓練內容上,格洛弗為佐敦引入了健身實心球訓練,即在仰臥起坐時左右手舉著實心球等。而為了讓肌肉張弛有度,訓練時間一般是一週2到3次。

  在進行舉重練習時,心存狐疑的佐敦起初打算試著練習30天,看看效果而定。後來格洛弗打趣稱:“最初說好只練30天,最後卻練了15年。”

  也正是在此時,佐敦創辦了“早餐球會”。起初“早餐球會”並非真正的球會,甚至連固定的場所和成員都沒有。起初,佐敦選擇了公牛的老訓練中心貝爾托中心,但後來出現在那裡的次數越來越少。

  1995年佐敦復出,但公牛卻倒在東岸第二輪後,佐敦重組“早餐球會”,巴克利、伊榮、魔術手等紛紛慕名而來。對於所有參與者,佐敦只定下了一條規矩:嚴禁將訓練內容外泄,而大家紛紛遵守了規定。以至於到今天,“早餐球會”內部究竟是怎樣仍無人知曉。

  經過“早餐球會”的苦練,佐敦的肌肉核心力量有了顯著提升,他的耐久力也得到提升,這使得他的技術動作即使遭遇強大外力仍能保持穩定。1997年的“流感之戰”和1998年總決賽G6在體力透支的情況下完成準絕殺,都是佐敦肌肉核心力量增強後的代表作。

  但質疑者也大有人在,因為NBA在此之前有過“練廢了”的先例。1988年湖人完成衛冕,但1989年追逐三連冠失敗,隊內出現大面積傷病,當時就有人將矛頭直指教練萊利,指責他訓練強度過大,“練廢了”魔術手和拜倫-史葛(Byron Scott)等。

  因此,如今有人再搬出萊利來說事。對此,佐敦只是輕描淡寫地回應:“我創辦‘早餐球會’的初衷就是鍛鍊耐久力,希望能在極度疲憊的情況下仍能保持心理和體能的強大!”

  或許參與“早餐球會”的同時代巨星們最有發言權。此前被“練廢了”的魔術手稱:“必須向米高脫帽致敬,他渴望挑戰極限,這是只有真正的贏家才具備的特性。”佐敦好友巴克利也感慨說:“和米高一起訓練讓我重新認識了他。從今天起,我不會再嫉妒他的天賦,因為他在獲取成功的過程中所吃的苦,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

  不管佐敦還是後來的高比(格洛弗也曾是他的禦用訓練師),他們從來不會吃天賦的老本,而是不斷追求卓越,不斷挑戰極限,並生動詮釋了何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