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文章:科學倫理不容借病毒搞汙名化
2020年03月28日13:54

原標題:英媒文章:科學倫理不容借病毒搞汙名化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3月28日報導 英國《衛報》網站3月25日發表科技記者、小說家勞拉·斯平尼的文章,稱一個新病毒出來,全世界都脫不了干係,如果不是因為工廠化農業、全球化工業和快速城市化,諸如新冠病毒這樣的病毒就不會出現在菜市場上。文章摘編如下:

我心情焦慮的時候,右上臂內側就會出現令人煩惱的紅色濕疹。醫生會給我些藥膏抹一抹,但我也知道,要避免再犯,我必須解決潛在的問題。

你心裡說,太嘮叨了,其實我就是打個比方。我們不應把導致全球遭殃的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其理由與我不應把濕疹歸咎於我上臂的理由是一樣的。

人畜共患病加速出現

迄今為止收集到的所有證據表明,如今臭名昭著的“濕貨市場”——即出售供人食用的活的和死的動物的地方——為冠狀病毒輕而易舉地從動物身上轉移到人身上提供了一個機會。

但是,要瞭解為什麼近幾十年來這種人畜共患病——即人感染源於動物的病毒——加速出現,就必須瞭解是什麼因素讓這些病毒上了我們的道:有政治因素,也有經濟因素,與規模農業公司興起以及由此導致的數百萬小農被邊緣化有關。

為了生存,農民開始養殖更多的外來物種——即曾經人類只為生存才獵食的動物。而在地理位置上,更大規模的經營把農民擠了出去,因為更多的基本農田被佔用。這些小農被迫走近未耕作過的地帶,比如森林,而那裡潛伏著蝙蝠——冠狀病毒的貯主。這不是好事,這導致蝙蝠身上的病毒通過穿山甲等中間哺乳動物宿主傳給人類。

即便如此,暫且用唱反調人士的話說,這個問題仍然可以視為是亞洲獨有的。但是,有兩個理由可以說明事實並非如此。首先,隨著對外開放,各地的農業企業不再是完全為本地人所有。亞洲是外國直接投資的一大接受地。其次,正如美國流行病學專家戴維·莫倫斯及其同事2月在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週刊上所指出的,在更久遠的時期中,我們看到流感在上演類似的戲碼——流感造成的疫情大流行在人類歷史上比其他任何疾病都多。

工廠化農場利弊交織

自從我們數千年前馴化了家禽和豬等動物以來,可感染這些動物的流感病毒就不時地傳給人類。但是,今天為我們生產食物的工廠化農場在那些病毒蔓延之前就提高了其毒性。歐洲、澳州和美國出現的這種情況多於貧窮的或新興的經濟體,這是2009年流感大流行的原因。那次疫情大流行的首批病例出現在加利福尼亞州,但沒有人稱之為美國流感——不那麼稱是正確的,即便僅僅因為美國的農場不完全為美國所有。他國在其中也有投資。

給新的人畜共患病創造條件的不僅僅是為我們生產食物的行業。伐木、採礦、修路和快速城市化也是原因之一,而其收益也是國際共享的。莫倫斯等人寫道:“我們創造了一個由人類主宰的全球生態系統,這是動物病毒出現和轉換宿主的樂園。”由此產生的疾病讓當地首先遭殃,這體現在它們的名字上——伊波拉病毒、寨卡病毒以及玻利維亞出血熱,僅舉三例——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其中一些疾病,比如愛滋病和新冠病毒肺炎,後來變成了全球性疾病。從中不難看出天理昭昭。

人類須避免“公地悲劇”

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發佈了疾病命名指導原則,規定此類名稱不應指明特定人群、地區、動物或食物。不管怎樣,扣在那些罪惡頭上的名字往往最後證明是錯的,但到了情況明了的時候,傷害已經造成了。愛滋病的第一個名稱“同性戀相關免疫缺陷”侮辱了同性戀群體,同時妨礙了對這種疾病如何影響其他群體的研究。現在新冠病毒疫情的主要感染中心已經不在亞洲,美國和歐洲可從中國那裡吸取寶貴的教訓,在此之際特朗普卻在與別人相互辱罵。這場罵戰對特朗普有利,因為他可以轉移人們對他應對國內疫情不當的注意力,但對其他人沒有任何好處。

控製動物與人類的相互關係顯然很重要,但這不應使我們忽視一個更重大的問題,即那些全球化的行業。經濟學家用“公地悲劇”這個詞來描述一種共有的資源——比如說公共牧場——被為了一己私利的人破壞。這曾用於描述氣候危機,但正如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地理學家盧克·伯格曼及其同事所指出的,用在這裏並不十分恰當。就這些行業而言,更準確的說法是,它們已將依賴於這些公用地的數十億人排除在其之外,無法參與治理。然而,我們正在承受工業剝削的代價,其形式就是疫病大流行。

作為個人,在選擇我們的食物和生活方式方面,我們負有一定的責任。地球上有很多人,維持生存的代價高昂。但越來越明顯的是,這些行業已與消費者的選擇脫鉤:它們在推動而不是響應消費者的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