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鳴:疫情將對中國和世界經濟帶來“百年一遇大沖擊”
2020年03月28日23:24

  來源: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原標題:CDF簡報 | 王一鳴:疫情將對中國和世界經濟帶來“百年一遇大沖擊”

  CDF簡報(CDF Briefing)是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秘書處發起的國際遠程視頻系列會議。會議邀請國內各領域知名學者與國際企業負責人、國際學者連線,共議世界關心的中國話題。

  3月26日晚,第三期“CDF簡報”網絡視頻會議順利召開。

  本期“CDF簡報”的主題為“疫情下的宏觀經濟形勢與能源市場”。

  今天,我們精選了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的部分發言內容,以饗讀者。

  本篇要點

  疫情產生兩波衝擊,第一波主要衝擊中國經濟,全球大流行後,對歐美主要發達經濟體形成第二波衝擊。

  疫情不僅從需求和供給兩端衝擊中國和世界經濟,而且帶來全球生產體系停擺,要素流動阻斷,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經濟活動休克,甚至還會在主要經濟體之間形成負反饋循環。

  比較樂觀的預測中國全年經濟增長大致在3%至3.5%。全球經濟在上半年將大概率陷入衰退。

  中國應利用好兩撥衝擊的時間差,將短期應對的政策調整為中長期的一攬子方案,做好負反饋的應對,政策重心也要從復工復產等供給端為主轉向促進擴大國內需求等需求端政策為主。

  大家晚上好!

  感謝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安排這樣一個線上的交流機會。我分享一些對宏觀經濟形勢的個人的看法。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造成百年一遇的大沖擊,其影響堪比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1929年的全球經濟危機和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

  西班牙大流感(圖片來自網絡)

  從全球範圍看,疫情的第一波主要衝擊中國經濟,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將大概率出現改革開放後從未有的負增長,後續影響還將持續到第二季度。

  隨著3月12日世衛組織宣佈全球大流行,疫情迅速向全球擴散,形成第二波衝擊,歐美主要發達經濟體都未能倖免,並將反饋影響到中國經濟。

  不同於傳統的外部衝擊,疫情不僅從需求和供給兩端衝擊中國和世界經濟,而且帶來全球生產體系的停擺,要素流動的阻斷,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經濟活動的休克,甚至還會在主要經濟體之間形成負反饋循環。

  目前我們正處在第一波衝擊向第二波衝擊轉換過程中,全球經濟在上半年將大概率陷入衰退。

  應對這場大沖擊,需要超常規手段和政策工具,需要將短期政策與中期方案結合起來,需要全球主要經濟體攜手合作。

  第一波衝擊: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樂觀預測中國全年增長在3%-3.5%”

  目前,疫情對中國的需求和供給端都造成了衝擊。

  從需求角度看,前2個月份消費、投資均下降20%以上,出口下降接近20%,商品貿易由去年同期順差414.5億美元轉為逆差70.9億美元。

  從供給角度來看,前2個月工業增加值下降13.5%、服務生產指數均下降13%,供給端短期影響相對較小,但中期面臨的挑戰更大。

  疫情對產業鏈、供應鏈的衝擊和影響短期內難以完全恢復。

  企業復工復產後,員工尚未完全到崗,上下遊企業復工參差不齊,加之貨物運輸受阻等原因,勞務鏈、產業鏈、供應鏈沒有完全恢復,經濟循環仍然不暢,復工不達產的現象還較為普遍。從外部影響看,國際航空客運萎縮造成客機腹艙貨運大幅下降,已經影響到我國產品出口和國際供應鏈的正常運轉。

  中國企業逐漸復工

  疫情在全球擴散後,國際上疫情最嚴重的主要是歐美髮達國家,這些國家是中國中間品和資本品進口的主要來源國,這些產品的生產過程中斷或產業鏈斷裂,對中國製造業和經濟將造成更大沖擊。

  根據前2個月的統計數據測算,中國一季度GDP增長速度大約為-5%~-10%。如果全年GDP要實現原來預期的5.5%的增長,就意味著今後三個季度平均增長速度要達到7.5%。

  從疫情的發展態勢看,這是很難做到的。

  由此推算,比較樂觀的預測,全年經濟增長大致在3%~3.5%,增長曲線大致是一個“不對稱的U型”。

  但經濟反彈出現在什麼時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全球疫情能否在二季度得到控製。如果全球經濟出現嚴重衰退,併負反饋影響到中國經濟,中國經濟全年增長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現在,幾乎所有研究團隊都在大幅修正對中國經濟一季度和全年經濟增速的預測。原先的預測都是基於疫情衝擊主要局限在中國,對世界經濟不會構成系統性影響。

  隨著疫情在全球迅速擴散和蔓延,把歐美主要經濟體生產體系休克、產業鏈、供應鏈斷裂,甚至陷入嚴重的經濟衰退放到框架中,再考慮對中國經濟負反饋影響,對中國經濟一季度和全年經濟增長預測作出較大幅度的向下調整,是疫情在全球擴散後邏輯推演的必然結果。

  疫情第二波衝擊:世界經濟大概率陷入衰退

  “全球大流行還將對中國經濟形成負反饋衝擊”

  目前,疫情在全球呈現指數型擴散蔓延。截止3月26日,全球初中國外的確診人數已達到38萬人,其中美國已接近7萬人,單日新增逾萬人。

  主要經濟體已經開始向中國管控模式轉變,採取嚴格隔離措施和封城封國行動,這必將造成全球生產體系停擺,對全球經濟產生系統性影響。

  美國疫情日漸嚴重

  疫情對世界經濟影響究竟有多大,目前看法仍不一致。

  樂觀者認為,疫情對經濟影響是短期衝擊,世界經濟會出現衰退,但不會發生大蕭條和金融危機,主要發達國家將出現兩個季度負增長,世界經濟全年增速低於2%(國際貨幣基金定義全球經濟低於2.5%即為經濟衰退),比上年降低1個多百分點。

  悲觀者認為,在全球經濟處於低增長、高債務、高風險的背景下,疫情會嚴重衝擊實體經濟並引發金融危機,甚至出現大蕭條,全球經濟可能出現1%左右的負增長,高盛預測為-1%,J.P摩根預測為-1.1%。

  從主要經濟體應對舉措看,美國已陸續出台一系列強力刺激政策,特別是美國參議院已通過2萬億美元刺激計劃,美聯儲實施無上限量寬政策,股市急劇下挫可能會得到遏製,並逐步趨於穩定,但企業債市場的風險依然沒有解除,債券違約風險仍在增大。

  即便採取如此大力度刺激後,美國經濟二季度出現嚴重衰退仍是大概率事件。

  歐洲現在仍是國際疫情的“震中”。德法等核心國家自身醫療資源不足,救援外圍國家既缺乏能力也缺乏意願。歐洲經濟遠較美國疲弱,經濟衰退是否會讓意大利、西班牙等南歐國家的主權債問題重新浮出水面,仍有待觀察。

  意大利確診病例已超8萬

  疫情還可能帶來次生風險。

  一是糧食供應風險。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報告稱,除非迅速採取措施減輕大流行對整個食品系統的影響,否則疫情的負面影響將導致全球範圍的糧食危機。

  二是原油需求大幅萎縮,油價持續低位運行,部分石油輸出國可能出現財政危機。

  疫情的全球大流行還將對中國經濟形成第二波衝擊,而且其影響的廣度和深度可能要超過第一波衝擊。

  全球生產體系停擺,並引發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全球經濟如果出現衰退,外部需求將大幅萎縮,將嚴重衝擊中國外貿出口。

  今年前2個月,以美元計價的外貿出口同比增速為-17.2%,二季度出口增速可能會進一步下滑。

  今後一個時期,企業還可能遭遇大面積退單、毀單,不少企業已經從招工困難變為無工可複,中小企業可能大量倒閉,進而影響到就業、消費、投資,形成對經濟的負反饋衝擊。

  總體來看,中國經濟在一季度遭受疫情第一波衝擊,經濟正在築底之中,歐美髮達國家遭受疫情的第二波衝擊,經濟能否在第二季度築底仍有待觀察。

  疫情的第二波衝擊對中國經濟將形成負反饋衝擊,中國經濟在第二季度可能難以強勁回升,可能在底部小幅振盪徘徊,而歐美髮達國家經濟衰退可能延續到第三季度,還將持續影響中國經濟。

  這樣,中國和歐美在疫情衝擊有一個季度的時間差,這可能短期利好中國經濟,如資本淨流入尋求避風港,也可以為應對外需大幅收縮形成的負反饋衝擊贏得時間。

  中國該如何應對?

  “從短期政策向中期一攬子方案調整”

  中國現在正面臨第一波衝擊向第二波衝擊的轉換過程中,既要應對第一波衝擊的尾部效應,也要為應對第二波衝擊做好準備。

  當前最緊迫的還是要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時,加快復工復產,暢通勞務鏈、產業鏈、供應鏈、資金鏈,恢復經濟循環和正常經濟運行。

  在疫情退潮後,中小微企業和困難群體的問題會顯現出來。

  這就需要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扶持力度,落實已經出台的階段性減稅降費和減免企業社保費,以及延緩清償到期貸款和降低利息負擔等政策,讓更多受疫情衝擊面臨短期困難但仍能恢復運營的企業存續下來。

  同時,對各地受疫情衝擊面臨生活困難的群體要實行救助,包括發放消費券和提供公益性就業崗位,幫助困難群體渡過難關。

  與此同時,為應對全球性衰退的衝擊,要著手製定實施中期一攬子方案。應該看到,已經出台的應對疫情的短期政策多為應急性、臨時性舉措,也是基於疫情主要衝擊中國經濟的情況下製定的。

  製訂中期一攬子方案,可在綜合評估疫情對中國經濟衝擊和全球經濟衰退的疊加影響的基礎上,製定實施更系統的政策舉措。這可以向全社會傳遞恢復和振興經濟的決心,對穩定市場預期、提振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也有重要意義。

  第一,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大力度。

  應對疫情衝擊,財政政策應發揮主要作用,通過增支減收,有效擴大需求。考慮到應對疫情給財政帶來增支減收壓力和穩定經濟的資金需求,中央財政赤字率可在去年2.8%的基礎上提高1個百分點,財政預算支出增加1萬億元。

  繼續落實減稅降費政策。可以考慮把對中小企業的階段性減稅降費政策延長,或降低中小企業所得稅率。擴大專項債發行規模。在去年2.15萬億元擴大至3.5萬億元,並可提高專項債用於資本金的比例,以發揮撬動資金的杠杆作用。

  延長階段性減稅降費政策

  第二,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

  可繼續通過降準、降息等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加大對中小企業的信貸支持。

  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引導金融機構下調貸款利率,有效降低中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

  可考慮向商業網銀行和金融機構發行特別國債,這既有利於發揮特別國債長週期、低成本的優勢,又有利於釋放大量淤積於銀行體系的流動性。

  第三,充分挖掘國內消費潛力。

  疫情對線下消費衝擊尤為明顯,通過減免車購稅、階段性放寬限購數量和鼓勵以舊換新等舉措,鼓勵汽車和大宗耐用消費品消費,引導居民逐步恢復正常消費活動,推動線上線下消費融合發展。

  加大對農村和中西部地區信息網絡、旅遊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通過促進消費市場下沉釋放消費潛力。

  第四,積極擴大有效投資。

  當前最迫切的是要加快推動在建項目復工,加快啟動已經安排的項目建設。同時,考慮對衝疫情的衝擊和影響,積極擴大有效投資。

  適應產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需要,加快啟動一批新型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建設一批5G基站、大數據中心、雲計算中心等。

  加強城市群和大都市圈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建設。

  加強老舊小區改造提升,緩解住房的供需結構性矛盾。

  在科學論證基礎上,啟動一批支撐現代化建設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擴大有效投資,要繼續用好PPP等模式吸引社會資本參與,調動社會投資的積極性。

  第五,保持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房地產政策既要堅持“房住不炒”的指導方針,著力構建房地產業發展長效機製,又要考慮房地產業對經濟的巨大關聯影響和疫情對房地產市場的衝擊,增強政策彈性,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比如放鬆限價,按照認房不認貸的原則,鼓勵居民換購住房,避免房地產企業出現大量債務違約,拖累銀行和金融系統。

  第六,深化結構性改革和擴大對外開放。

  加大國企混改力度,進一步放開壟斷行業市場準入,給民企和外資企業創造更大發展空間。

  推動土地製度改革提速,釋放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存量,增加城市土地供給,降低土地價格,穩定房地產市場。

  擴大金融、電信和醫療等服務業對外開放。

  實施好外商投資法及配套法規,更好保護外資合法權益,繼續壓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營造一流營商環境,增大對外商投資的吸引力。

  製定一攬子方案不是要替代市場配置資源的功能,要避免政府大包大攬,避免在一些領域形成新的重複建設。

  政府除了在公益性領域增加直接投資外,其他領域更多可採用貼息、參股等間接投資方式,儘可能調動社會投資積極性。對經營不善的企業不能簡單救助,而要用市場化方式推進兼併重組和市場出清。

  今天正好在召開二十國集團(G20)特別峰會,釋放了全球攜手應對疫情衝擊的積極信號。

  G20召開特別峰會

  全球正處在一個最困難的時期。

  過去幾年,全球沒有完全擺脫困局,呈現低增長、高債務、高風險的特徵。疫情的衝擊下,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唯有協助合作才能共同戰勝疫情,穩定全球經濟。

  各方應該加強宏觀政策的協調,協同採取必要的財政貨幣和結構性政策,特別是要警惕保護主義抬頭,保持全球供應鏈的穩定和順暢,共同推動全球經濟擺脫困境,實現經濟的恢復和穩定。

  問答環節

  問:與美國和歐洲相比,中國的貨幣政策是不是有一點遲緩?未來中國人民銀行會不會採取更多措施?

  王一鳴:不只是貨幣政策力度不夠大,其他領域的政策也需要加大力度。

  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疫情對全球衝擊形成的對中國的負反饋影響還沒有完全顯現出來。貨幣政策以及其他領域的政策,都需要有一個加大力度的過程。

  所以,利率的進一步下調,將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問:在財政政策上,您認為發消費券和發現金相比,那個策略更好?

  王一鳴:發消費券對刺激消費,特別是線下消費的作用,可能比發現金會更直接,比較認同發消費券這種形式。

  目前,疫情的第二波衝擊造成的影響可能會更大,現在只是還沒有顯露出來。所以,政策力度加大的概率會很大。

  問:全球疫情是否會影響中美貿易協定的實施?特別是對中國承諾的增加2000億美元的進口會產生影響嗎?

  王一鳴:儘管中國遭受了強大的疫情衝擊,但從美國的農產品進口正在落實。這需要雙方的積極配合,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雙方要相向而行。

  設計 - 雅帆、家書

  編輯 - 夏天、絲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