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振心:全球經濟面臨穩定金融體系等五大考驗
2020年03月28日03:09

  全球經濟面臨五大考驗

  駱振心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擴散,已經遠遠超出了人們當初的想像,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42萬例,有50多個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主要經濟體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德國等無一倖免。在新冠病毒的威脅下,人的活動半徑受到了較大限製,生產消費等經濟活動也急劇萎縮。此前經濟學術界將本次疫情視為源自經濟系統外的衝擊,對疫情對經濟的嚴重影響明顯估計不足,偏於樂觀。經濟活動歸根到底是人的活動,疫情一旦失控,經濟系統正常循環將會受到重創,完全可能引發一場曠日持久的經濟大衰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國際金融協會等機構給出了今年負增長的悲觀預期,這是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時隔11年後全球經濟再次負增長。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開始逐漸顯現,一些疫情嚴重的國家經濟基本處於停擺狀態,隨著疫情的加速擴散,其對經濟的影響程度也在加深,全球經濟正處在大衰退的前夜,對各國的治理能力提出了新挑戰。總的來看,全球經濟面臨五大考驗:

  一是疫情防控的考驗。疫情持續時間越長,對經濟的創傷越大,經濟危機爆發的可能性越大。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在醫療技術和醫療設備資源上具有領先的優勢,但是由於應急機製和體製上的問題,導致疫情防控難度大大增加,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也超出預期。如英國等一些國家由於“群體免疫”的防疫論調,已經錯失了防控的最佳窗口期,給全國的醫療資源和醫療保障系統增加巨大壓力。對於一些發展相對落後的國家,自身的醫療能力薄弱,缺乏應對大流行病的經驗和社會機製,主要依靠國際援助,這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疫情在全球範圍內短時間難以得到完全控製,給全球經濟發展造成了較大的考驗。

  二是穩定金融體系的考驗。全球金融市場已經高度關聯,成為傳遞金融風險的重要渠道,在疫情對市場信心的持續衝擊下,美國股市10天內4次熔斷,曆史罕見,倫敦、巴黎、法蘭克福等主要股票市場全線暴跌,加拿大、韓國、巴西等10國也相應觸發熔斷。金融市場已經成為“驚弓之鳥”,恐慌情緒還在進一步蔓延,全球主要經濟體股市也均出現了劇烈的異常波動。雖然法國、英國、韓國等7個國家宣佈禁止做空股票,但依然未能阻止股票市場的暴跌。金融市場的風險在聚集和放大,成為全球經濟危機的重要風險源頭。

  三是穩定宏觀經濟的考驗。西方國家穩定經濟的主要手段還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方面主要是安排資金支持重點企業產業和小微企業來促進生產,通過補貼工資收入或發放支票方式來維持消費水平。受到政府債務和赤字率的限製,西方發達國家財政政策的總體空間有限,貨幣政策依然唱主角。美聯儲實施無上限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聯邦利率降低至零,開啟了應對危機模式。目前,貨幣政策已經用到極致,但政策本身也存在一些不確定的後果。一方面,流動性氾濫會重新製造資產泡沫,讓美國經濟再次陷入金融泥潭,損害經濟的長期增長。另一方面,美聯儲的降息將推動美元流出,容易造成美元遊資的快進快出,給其他國家的金融市場造成動盪。

  四是全球治理的考驗。疫情對現有的全球經濟治理帶來了新挑戰,國際貿易方面,疫情已經引發了一些非理性的聲音,可能助燃貿易保護主義的升級,物流和人流的阻隔客觀上也給國際貿易造成了較大的困難,逆全球化將會得到進一步強化。國際貨幣體系方面,由於美國的降息,有可能引起全球降息潮和各國競爭性貶值,俄羅斯、印度、巴西等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彙率均貶值4%以上,給全球貨幣體繫帶來新的不穩定。種種跡象表明,全球降息潮正在路上,全球貨幣競爭一觸即發。此外,國際原油主要生產國之間的相互博弈,導致油價波動加大,進一步加劇各國金融經濟的脆弱性。

  五是供應鏈配套的考驗。疫情將大大削弱全球經濟聯繫,對供應鏈在全球範圍內的配置與分工帶來了新困難,一些跨國公司在配置其上下遊產品供應商時,面臨著物流和檢測成本增加、供貨不及時、銷售不暢的新問題,跨國公司整合供應鏈的成本增加,一些發展中國家原來的低人工成本優勢將會大減價扣,全球供應鏈面臨著新一輪收縮,企業“走出去”和“引進來”的步伐放緩。

  全球經濟再次站在曆史的十字路口,全球各國加大了經濟政策協調,堅定了共同抗擊疫情的決心。IMF、世行、亞行等國際金融組織都積極提供了信貸支持,G20就疫情緊急啟動了新一輪的全球合作協商,尤其是中國在抗擊疫情上的經驗傳授和醫療援助,這些將有助於減輕疫情對經濟的破壞,這也是全球經濟走出危機的主要支撐。國際組織及各國政府下一階段面臨兩個艱巨任務:其一,疫情期間要保持經濟穩定,防止疫情引發經濟閃崩,防止經濟危機在全球爆發。其二,疫情後期的經濟生產活動的恢復,讓停擺的經濟系統再擺起來,激活經濟系統的內在動力。總的判斷,2020年全球經濟將會出現“五低”的新特徵,即低增長、低就業、低利率、低通脹、貿易增長低,預計企業、政府、居民部門的杠杆率將會明顯攀升,經濟風險將會明顯增加。考慮當前疫情已經進入了暴發期,有效疫苗的研發還需要時間,預計至少要到今年三季度世界經濟才會進入緩慢恢復的通道。各國經濟的分化也因為疫情的衝擊而空前加劇,一些經濟社會治理能力較強的國家,經濟將會迅速迎來反彈,而一些治理能力薄弱的國家將會經曆長期衰退的痛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