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到的10萬元機票+坐不滿的航班,是誰在發“國難財”?
2020年03月29日10:43

原標題:買不到的10萬元機票+坐不滿的航班,是誰在發“國難財”? 來源:騰訊新聞

按照民航局的規定,對於國際航線,在一定範圍內加收一定的價格是被允許的,但加價超過各艙位正價上限的運價,是絕對違規的。比如,目前東航倫敦希思羅到上海浦東的全價經濟艙機票是26460元,全價公務艙價格是42880元。而這幾天通過代理購買到的經濟艙價格,不超過10萬的已算幸運,公務艙更是突破16萬,堪比公務機運價。

在民航局公佈了“一航一國一航線”的砍國際航班政策後,這幾天的回國機票不出意外繼續攀升,各種微信群裡,歐美回國機票經濟艙10萬,公務艙20萬的價格已經屢見不鮮,可如果自己去查航空公司app或者ota平台,卻很難發現有近期的餘票。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幾天歐美直飛回國的不少航班,其實坐的並不滿,隨便從社交媒體搜一搜回國人員的體驗,就會看到“我旁邊位子竟然是空的”類似的描述。

一邊是要回家的留學生們買不到票,另一邊是回國航班上並非100%客滿,這背後到底是誰在“搗鬼”?

這要先從購買回國機票的途徑說起。

常出行的人會知道,通過航空公司app等自有渠道購買機票最靠譜也最有可能買到優惠的會員價機票,而要比較不同航司的票價和不同的回國途徑,自然是上攜程等OTA平台。

然而,非常時期,上述兩個渠道都已失效,尤其是要買最近幾天出發的直飛回國機票。

還有哪裡可以買到回國機票?答案是機票代理。

在平時,機票代理也是航空公司銷售機票的重要渠道,通過從中航信購買配置,他們可以在後台看到航空公司某條航線的賸餘艙位,票價等信息,通過輸入旅客的身份證或護照信息,就可以預定一張機票,然後在24小時內出票即可。

這裏說的是正規機票代理的操作。24小時也不是一個固定的出票時限,每家航司會有區別,而且旺季時候是24小時,淡季時候可能放寬的時限會更長。

然而,這一預定和出票的時間差,給了不少無良代理“鑽空子”的機會:挑選座位數已經所剩不多的航班,用隨便一個身份證訂下這個航班的機票“虛占座位”,直到有真實客戶來購票時,再取消虛占的訂座,同時用真實客戶的身份證買入,再高於航司後台票價加價出售。

最近一段時間,隨著歐美回國機票越來越稀缺,“虛占座位”的操作也越來越“猖狂”。甚至有規模不小的機票代理公司發動員工集體“虛占座位”,將大量航司不同歐美航線的賸餘座位收入囊下。

虛占座位可以重複操作,24小時的出票時限到了,可以再重新“虛占”一次,直到航班起飛前的最後一刻才放棄,這也就導致了文章開頭出現的怪現象:回國航班上並非100%客滿。

航空公司並非對“虛占座位”的現像一無所知。幾天前,南航就發佈了一份違規代理人的處罰公告,稱代理人在航班上違規虛占大量座位,對近期違規的93家代理人進行屏蔽航信配置或停止銷售南航授權。

也有航司開始縮小訂票與出票時間的時間差,有的要求三小時內必須出票,有的甚至將時間差縮短到20分鍾,不過,這樣的要求下又催生了全新的購票方式。

代理們開始提前收集客戶的具體回國需求,包括出發地,目的地,意向出發時間段,能夠接受的機票價格上限等,並需要客戶繳納1到10萬不等的定金(買不到退還,買到不要就不退),稱一旦有符合需求的機票就不再通知立刻出票。

這樣的代理,並不一定是“虛占座位”的那批“一手代理”,此時,“一手代理”的角色是放出手中握著的不同航線的剩餘位置,等待客戶“上鉤”,而客戶可能是在“二手”,“三手”代理手中,機票通過層層加價,從“一手代理”轉給“二手代理”,再從“二手代理”轉給“三手代理”,最後以天價成交來到留學生家長的手中。

有人採購,有人分銷,層層加價,回國機票就在這樣的利益鏈條中,被推的越來越高。

按照民航局的規定,對於國際航線,在一定範圍內加收一定的價格是被允許的,但加價超過各艙位正價上限的運價,是絕對違規的。

比如,目前東航倫敦希思羅到上海浦東的全價經濟艙機票是26460元,全價公務艙價格是42880元。而這幾天通過代理購買到的經濟艙價格,不超過10萬的已算幸運,公務艙更是突破16萬,堪比公務機運價。

幾天前,東航已經下發通知,要求代理人必須按照公司客票的價格和使用條件執行,嚴禁加價銷售,否則將對違規代理行為進行處罰。然而類似的情況依舊屢禁不止。

國航則狠下決心,宣佈暫停在全球各訂座系統及境內ota旗艦店發佈其所有國際/地區航班信息,要求旅客通過直銷渠道購票。

隨後,廈航也出台了類似的通知,這就從源頭上切斷了無良代理的銷售來源,不過卻也影響了擁有長期固定客戶的正規代理的正常銷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