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馬術故事之一路領先,路線錯誤,憾失冠軍
2020年03月29日10:28

  2021年,全世界的男女馬術騎手將為登上2020東京奧運領獎台而戰,他們會向金牌發起衝擊,試圖將自己的名字寫入歷史。與此同時,全世界觀眾的目光都將彙聚在他們身上。

  奧運會的馬術比賽已經成為了四年一度的盛宴,是馬術賽事中最受歡迎的比賽之一。無論是馬術愛好者,還是那些不會持續關注盛裝舞步、三項賽和場地障礙賽的人而言,他們都可以盡情享受四年一度的盛事中這項人馬合一的項目。

  一個多世紀以來,馬術項目一直是奧運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在2020東京奧運會的馬術盛事拉開序幕之前,我們將回顧100多年來充滿戲劇性和衝擊力,並且高潮迭起的精彩比拚。

  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在高海拔地區的盛會

  地理因素主導著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的舉辦,組織者和運動員都在密切關注著城市的高海拔以及十月份可能出現的雷暴天氣。

  墨西哥城海拔高度為2300米,即將參加馬術比賽的隊伍都在擔心馬匹福利的問題,與地平面相比,這裏的含氧量低了30%。

  10月18日,墨西哥城奧運會正式開賽。馬匹需要提前3-4周到達,從而能夠更好的適應這裏的自然環境。9月中旬,前蘇聯、阿根廷和愛爾蘭的馬率先達到,9月28日,法國和德國的馬最後抵達。

  所有獲勝騎手都需接受麻醉品和興奮劑的檢查,這在奧運會的歷史上尚屬首次。1968年奧運會見證了奧運會歷史上首例興奮劑檢查不合格事件,一位選手酒精檢查結果呈現陽性。

  1968年奧運會同時見證了德意誌民主共和國(東德)和德意誌聯邦共和國(西德)兩支德國隊同時參賽。德意誌民主共和國最終只參加了兩屆奧運會的馬術比賽,因為在他們看來1972年之後他們想要獲得獎牌的可能性很小。

  在場地障礙賽中,團體賽金牌後,Hans Günter Winkler曾代表德國贏得三次團體冠軍,此次他代表德意誌聯邦共和國(西德)參賽,僅僅獲得銅牌。第一次參賽的加拿大隊將團體金牌收入囊中,法國隊獲得亞軍。

  對於愛爾蘭來說,團體賽是一場令人沮喪的比賽。由於愛爾蘭技術官員錯誤地理解了比賽規則,在第一位騎手Diana Conolly-Carew被淘汰後,他們以為整個隊伍都將不能夠參加接下來的比賽。因此他們第二位騎手沒有開始比賽,整支隊伍無緣獎牌的爭奪。

  美國騎手Bill Steinkraus搭檔Snowbound贏得場地障礙個人賽冠軍,英國騎手Marion Coakes和David Broome分列二、三位。

  在盛裝舞步比賽中,前蘇聯再次獲得成功。Ivan Kizimov騎乘Ichor複製了Sergei Filatov在1960年奧運會上的輝煌,獲得盛裝舞步個人冠軍。

  Kizimov還幫助自己的隊伍獲得盛裝舞步團體賽銀牌,德意誌聯邦共和國(西德)贏得團體賽金牌。其中Josef Neckermann一直領跑著個人賽的爭奪,直到前蘇聯騎手Kizimov獻出驚人的表演。

  在三項賽的比賽中,第三天和第四天的比賽出現很多戲劇性場景,在越野障礙賽時,由於暴雨使得第30位到第49位出發的騎手遭遇困境。

  在耐力賽結束後,法國騎手Jean-Jacques Guyon、美國騎手Jim Wofford和前蘇聯騎手Pavel Dejev的分差在10分以內。

  在障礙賽結束後,Guyon搭檔Pitou共計獲得10.25個罰分,最終斬獲金牌。

  前蘇聯騎手Dejev則遭遇了噩夢般的經曆。他最後一位登場,如果能夠有好的發揮將鎖定個人賽金牌,同時幫助隊伍獲得團體賽銅牌,但在通過第五道障礙後,他由於出現路線錯誤而遺憾地被淘汰出局。

  由於Dejev的失誤,54歲的英國騎手Derek Allhusen攜手10歲的Lochinvar獲得銀牌,銅牌歸屬於美國騎手Michael Page和他的賽駒Foster。

  由Derek Allhusen、Richard Meade、Ben Jones和Jane Bullen組成的英國隊登頂團體賽冠軍領獎台,法國隊和澳州隊獲得亞軍和季軍。

  (文章內容來源於: 國際馬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