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馬球——唐人最豪邁奔放的運動
2020年03月29日11:12

  馬 球 運 動

  馬球運動起源於波斯,經中亞傳入中原。據唐代封演《封氏見聞記》卷六《打球》記載:“太宗常禦安福門,謂侍臣曰:‘聞西蕃大好為打球,比令亦習’。”向達先生在《長安打球小考》中寫道:“波羅球(即馬球)傳入中國當始於唐太宗時。唐以前書只有蹴鞠,不及打球,至唐太宗,始令人習此。”在唐太宗的提倡下,馬球遂流行於宮廷和貴族之間,唐中宗李顯、玄宗李隆基、穆宗李恒、敬宗李湛、宣宗李忱和僖宗李儇都是馬球迷。李儇曾說:“朕若應擊毬進士舉,須為狀元。”他在逃亡期間亦隨身攜帶馬球。由於唐代帝王宗室的提倡和參與,馬球運動在都城長安風靡一時,有唐一代,曆久不衰。

  唐詩將馬球運動描述得淋漓盡致

  今春芳苑遊,接武上瓊樓。

  宛轉縈香騎,飄颻拂畫球。

  俯身迎未落,回轡逐傍流。

  只為看花鳥,時時誤失籌。

  ——崔湜《幸梨園亭觀打球應製》

  德陽宮北苑東頭,雲作高台月作樓。

  金錘玉鎣千金地,寶杖雕文七寶球。

  ——蔡孚《打球篇》

  日出樹煙紅,開場畫鼓雄。

  驟騎鞍上月,輕撥鐙前風。

  鬥轉時乘勢,旁捎乍迸空。

  等來低背手,爭得旋分騣。

  遠射門斜入,深排馬迥通。

  ——張祜《觀泗州李常侍打球》

  唐代打馬球文物種類

關於唐代打馬球的文物種類很多,有陶俑、筆畫、銅鏡、畫像磚、繪畫以及石基座等。

  唐墓壁畫上的馬球運動

壁畫中繪製《馬球圖》的唐墓主要有章懷太子墓、節湣太子墓和嗣虢王李邕墓,以章懷太子墓最為著名。它既是國內罕見之反映唐代馬球比賽場景的藝術珍品,又為文獻描述的唐代馬球運動提供了圖像詮釋。

  章懷太子墓《馬球圖》由三部分組成,即馬球參賽者、觀賽者和樹木。為便於揭取,畫面被分割為五部分。全圖繪馬二十餘匹,騎馬人均頭戴襆頭,身著各色窄袖袍,蹬黑靴。比賽畫面有兩組。

  圖為鞠球所在地,五位騎者在此激烈爭奪。他們左手執韁,右手執偃月形鞠杖,最前面飛奔的馬上坐一人,作回身反手擊球狀,另一人回頭看球,後面的二人作驅馬向前搶球之態。

  此圖殘留有紅、黃馬三匹,紅、白衣兩人,其中白衣人深目高鼻,應是胡人球手。

  此圖為馬球比賽的觀賞者,殘留有馬數匹,人兩位,最邊上一騎一人圖像最清晰:人物頭戴黑襆頭,濃髯,身穿白色窄袖長袍,束革帶,蹬烏靴,騎棗紅色走馬,從神態、坐騎看,身份不低,若不是章懷太子,也應是一位貴族。

  在山石間繪馬兩匹、騎手兩人,均向山穀或球場作平治狀,其中一馬臀部及後蹄露在山外,山頂露出人頭和半個馬頭,最後一騎為棗紅馬,四蹄騰空,向前馳騁,騎馬人著紅色翻領胡服和淡綠色袍,面部微紅,手中未持鞠杖,應是觀賽的遲到者。

  此圖繪製五棵大樹,與東壁《狩獵出行圖》中的五棵大樹相對應。

  結語

  章懷太子墓《馬球圖》以其場面之宏偉、構圖之精妙及保存之完好,被定為國寶級文物,由陝西歷史博物館永久收藏。

  文物不僅是古人藝術品位的真實寫照,也表現人的思想和精神。就唐代打馬球文物而言,不僅生動再現了唐代體育娛樂活動的生動場面,是研究唐代打馬球運動的珍貴資料,而且反映了唐人積極進取、健康向上的精神風貌,展示了大唐盛世的風采。

  (文章內容來源於:《美成在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