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強東卸任一切:他不再是弄潮兒 他已經退到了岸上
2020年04月06日21:00

  京東最終沒能在劉強東的帶領下打破BAT的格局,雖然他們曾無比接近過。中國互聯網未來的潮起潮落都不再與他有關,他不再是弄潮兒,他已經退到了岸上。

  來源 | FN商業

  作者 | 大壯

  原標題:劉強東卸任一切

  明尼蘇達一聲炮響,江湖從此只剩下東哥的傳說。

  密集卸任近50家京東系公司的高管職務後,劉強東近日直接卸任了京東的運營主體——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職務。

  京東最終沒能在劉強東的帶領下打破BAT的格局,雖然他們曾無比接近過。

  中國互聯網未來的潮起潮落都不再與他有關,他不再是弄潮兒,他已經退到了岸上。

  退休

  2018年初,劉強東曾多次談及退休。

  先是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不會在65歲前退休,還表示京東會在未來四年內成為國內電商行業的第一。明里暗裡,劍指同場發言的馬雲。

  當時馬雲早已做出退休的決定,就在他55歲的2019年,並為此準備了十年。

  劉強東想比馬雲多幹十年,結果卻早了八年,一來一去就是十八年,正好一代花樣年華。

  2018年3月10日,按照百度百科資料,這天是劉強東生日,他再次發微博談到了退休:為城市的年輕人留出更多的發展空間、給村里的孩子講外面的故事,約上小夥伴一起喝茶聊天,享受人生之樂。

  字裡行間,營造出“曆盡滄桑淡如水”的感覺,如果刻意忽視掉幾個感歎號,多少還有些唯美。

  但比起馬雲直接自封“風清揚”,還是多了點刻意。

  可不管刻意還是巧合,馬雲和劉強東的故事都少不了江湖氣。馬雲的江湖氣透著金庸武俠的影子,在夢裡拳打“葉問”、腳踏“戰狼”;而劉強東的江湖氣是在年會上給200桌人輪番敬酒,酒不能換成水,因為所有的員工都是兄弟。

  跟兄弟喝酒,能摻假嗎?

  無論如何,從馬雲自封“風清揚”起,就將阿里巴巴的馬雲時代定義為前傳,真正的主角永遠藏在未來。

  而京東的劉強東,自始至終都是唯一的主演。

  因為“如果不能控製一家企業,我就會把它賣掉”。

  放權

  2020年以來,跟劉強東相關的消息只有“卸任”。

  首席人物觀評價劉強東時,曾用了“矛盾”這個詞:

  一方面他很有耐心,花重金構建的京東物流體繫在多年後才成為這家公司的護城河,也成為他的驕傲。一方面他又很急切,數次因為感情強烈的公開言論登上新聞頭條,儼然一副不懼戰火的勇士姿態。

  央視財經《遇見大咖》節目則評價稱,京東人都覺得,劉強東是個一身正氣的老闆。然而在公眾的印象中,他似乎又帶著一點“邪氣”。

  典型的雙魚座。

  而作為國內互聯網巨頭中最具特色的一個,京東從不缺少故事,因為它是和創始人綁定最密切的一個,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京東的二把手是誰。

  劉強東既是京東的壁壘,也是京東的軟肋。

  劉強東不出席,京東連董事會都無法召開。

  明尼蘇達事件被曝光後的美股第一個交易日,京東股價開盤大跌逾7%,收盤下跌5.97%,直接導致當日市值蒸發27億美元,京東市值蒸發最高時甚至達到600億美元。

  而無論事實真相如何,劉強東的個人行為對京東這家公司的影響可見一斑。

  曾在央視深情演唱《把根留住》的劉強東,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媒體面前。毫無疑問是選擇了冷處理,而這一冷,就冷成了傳說。

  而根據網絡公開信息的拚湊,劉強東早就開始嚐試放權,明尼蘇達事件更像是一個契機,或是一個加速鍵。

  他曾在京東2018年Q2季度業績說明會上表示,整個京東集團的管理團隊已經成型且非常穩定,其個人的關注點主要放在戰略、團隊、文化和新業務上。

  還曾在央視財經《遇見大咖》節目中表示,“不要認為沒你不行,你不在部門不會散,我在美國八個月京東也沒散。”

  明尼蘇達案件結案前8小時,劉強東親自簽發了《京東商城組織架構調整的公告》,調整後,多個事業群負責人不再向劉強東彙報,而是向京東集團CMO、京東商城輪值CEO徐雷彙報。

  徐雷

  劉強東放權之後,接過指揮棒的是徐雷,他是2019年京東一切表現的實際操盤手。

  2019年,京東集團全年淨收入為576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9%,其中,全年淨服務收入為66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1%。

  這份超預期的財報,曾是京東擺脫陰影的證明,但其實更多是徐雷的功勞,反而恰恰成了劉強東放權、京東去劉強東化的高分答卷。

  加入京東十年以來,徐雷走得謹慎,走得艱難。

  明尼蘇達事件其實掩蓋了很多東西,比如京東股價在此之前的持續下跌。

  不單股價,在京東不願再回憶起的2018年,京東在活躍用戶、使用頻率和時長等方面被拚多多全面超越。同樣在這一年,資本市場寒冬之前的初雪已至。

  “這是京東歷史上內外部環境變化最劇烈的一年。”

  說這話的時候,京東剛完成史上規模最大的組織架構變革,徐雷以京東商城輪值CEO的身份首次露面併發表就職演說。

  “輪值”一詞,特別有趣。

  放權這件事上,劉強東吃過大虧。

  2012年上市之前,劉強東第一次決定建立一套自我運轉、自我發展的體系,同時通過放權來培養有戰略思考能力、可自主決策的高管團隊。

  之後的一年內,一批職業經理人以CXO的身份空降京東,由這些人負責京東的日常運作。

  而劉強東本人則跑到美國,本意是給自己充電,但無心插柳,“邂逅”了奶茶妹妹。

  這一次的放權,給京東埋下了隱患。

  因為京東是什麼地方?是兄弟之邦。

  這家公司里都是劉強東的“兄弟”,從中關村賣磁帶起家,十多年間打了多少硬仗才走到今天,好不容易一把手放權了,怎麼又來這許多領導?

  而對職業經理人來說,江湖不是打打殺殺,也不是人情世故,職場就要專業。

  所以他們不懂京東的兄弟文化,兩派難以磨合,京東失去了賴以生存的戰鬥精神,股價跌至最低點。

  直到劉強東新婚歸來,重新聚攏各項業務的主導權,帶領京東走出陰影,也為京東的職業經理人策略按下了暫停鍵。

  但二號人物始終是互聯網巨頭的剛需,就像不管多宅都要公開露面的張小龍,創辦了雙十一的張勇,以及如今CEO職位前省略了“輪值”的徐雷。

  反思

  劉強東在明尼蘇達事件半年後,曾經對自己的過去做出反思,總結出了自身有四大問題:(1)高調張揚,招致很多人想整我;(2)懶政,2017年下半年大部分時間在國外;(3)貪圖享樂,結交了一些名流;(4)人性上軟弱,好久沒親自開除過高管了。

  高調和享樂已經用淡出公眾視野的方式一次性解決,懶政和軟弱也在放權之後得以根治。

  “卸任一切”後,劉強東依然持有或代持京東集團股權達16.2%,投票權更是高達78.7%,依然牢牢地把握著京東未來的發展方向。

  但退居幕後,仍是一切巨頭企業創始人的最終歸宿。

  劉強東不過是稍微早了幾年。

  參考資料:

  《劉強東的耐心,與他「消失」的562天》 作者:江嶽、殷萬妮;來源:首席人物觀

  《劉強東一個人的王國:沒有他,京東董事會連會都開不了》 來源:華爾街見聞

  《美檢方不起訴劉強東,京東114天噩夢結束了嗎?》 作者:一橙;來源:網易科技

  《劉強東退居二線,新貴徐雷暗夜突圍》 作者:孫宏超;來源:騰訊深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