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拿甸奴:阿祖安奴能給對手造成毀滅性打打擊
2020年04月13日11:10

  在Instagram中與《米蘭體育報》記者尼高路斯基拉進行互動時,帕爾馬、米蘭舊將基拿甸奴(Alberto Gilardino)回憶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基拿甸奴表示生涯最佳入球是對陣國米攻入,和梅菲奧搭檔非常愉快,阿祖安奴(Adriano)能給對手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今年37歲的基拿甸奴現在已經退役,並擔任意丙普羅維切利的主教練。他曾因為拉小提琴的慶祝動作而知名,這個動作是他在2002至2005賽季效力帕爾馬時想出的。

  關於自己生涯中的最佳入球

  「是對陣國米的那個入球,我頂住高爾多巴長驅直入殺到禁區,然後一個分球完全擺脫高爾多巴破門,這球比那粒倒掛更精彩。和梅菲奧這樣的球員一起踢球真的非常愉快,因為他總是知道我會怎麼跑動,我想幹什麼,然後總能把球很舒服地喂到我的腳下,他真的被外界所低估了。」

  「柏蘭迪利和他的教練組在我的成長過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們讓我成為了一名更好的球員,更優秀的射手,加盟帕爾馬之前,我在維羅納的效率並不是很高,但是柏蘭迪利的4231陣型簡直像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一樣。」

  關於自己拉小提琴的慶祝動作

  「那是我在效力帕爾馬時期和馬爾基奧尼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偶然想到的,是馬爾基奧尼的點子,他問我為什麼不試試呢,然後三天后我在對陣烏甸尼斯的比賽中取得了入球,我們1-0取勝,從此那就成為了我的經典慶祝動作。」

  關於帕爾馬生涯

  「我在帕爾馬攻入了50多粒入球,那是一段非常精彩的旅程,承載的是我早已失去的青春。在帕爾馬拉特破產之前,我們還能為歐冠盃進行競爭,那時候我們是一支強隊,常年排名聯賽前5名。我和坦濟家族以及帕爾馬這座城市之間都有著非常好的關係,儘管那時候坦濟家族遇到了困難,但是他們從未曾拋棄帕爾馬。」

  「04-05賽季我們在聯賽中只能為護級而戰,但是我們在歐戰中沒有退卻,我們殺進了足協盃4強,但是由於我們需要與博洛尼亞進行護級附加賽,所以卡米尼亞尼教練只能在這場4強中大幅輪換,最終導致我們失利,沒能挺進決賽,這可能是唯一的遺憾。」

  「在護級附加賽中,我們主場輸波,但是我們在作客2-0戰勝了博洛尼亞,完成了逆轉,我攻入了逆轉比數的入球,萊羅塔列解圍失誤了,柏魯加也沒有想到球沒被解圍走,我清楚地記得我是用左腿將球撞進了球門。我覺得事先沒人猜得到最終是我們和博洛尼亞進行護級附加賽,事實上那個賽季的意甲積分榜是我見過分數差距最小的一個賽季。」

  關於阿祖安奴

  「在場上他的殺傷力特別強,能對對手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力量與技術的融合。」

  離開帕爾馬後,他又在2005-2008賽季效力AC米蘭,此後又分別為費倫天拿、熱那亞、博洛尼亞、廣州恒大、巴勒莫、安玻里、佩斯卡拿、斯佩齊亞等球隊效力。生涯中,他為帕爾馬出場116次,攻入56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