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常念:原油期貨末日一刧
2020年04月23日12:22

2020年年初原油價格仍然高企在60美元一桶,怎知一場新型冠狀病毒瘟疫,由一月開始在中國暴發,二月份傳到其他國家,三月份在環球傳播,正式成為一場瘟疫。各國先後封城、禁足,令到經濟活動停頓。市民不能開車,飛機停飛,原油需求大跌30%。

原油價格從2月份開始大跌,3月初沙地阿拉伯皇儲沙利曼打電話給俄羅斯總統普京。但普京竟然不肯聽沙利曼的電話,沙地阿拉伯皇儲沙利曼一怒之下,決定累鬥累,增產20%,每天產量增加2百萬桶及減價,令油價跌到無底深淵,結果要美國總統特朗普出來調停。油組及各主要產油國在4月10日達成減產協議,每日減產970萬桶,加上美、加拿大及挪威等國,減產達每天2千萬桶。

但是冠狀病毒瘟疫令到原油需求減少每天3千萬桶,油價持續下跌。到4月20日,美國西德州中間原油5月份期貨,到期轉倉。在供求不平衡及庫存極度短缺情況下,5月份原油期貨急挫至負數,最低跌至US$40.32一桶,收市US$37.63一桶,這是一個世界末日的景象,在環球金融市場從未見過的一場災難。

為什麼原油期貨會跌至負數?環球原油期貨有兩個指標,一個是由洲際交易所經營的布蘭特期油,是歐洲北海的原油期貨,用現金交收,不設實物交易。但是紐約期貨及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經營的西德州中間原油期貨則不同,是設有實物交收。交收地點在德州以北,奧加河馬州的古城鎮(Cushing, Oklahoma)。衍生工具的魔鬼細節,令到散戶中招。沙地阿拉伯在3月初開始油價戰時,便大量租巨型運油輪,估計現在有1.6億桶原油,儲存在海上的運油輪。

由於原油需求大跌30%,大量原油存在陸上倉庫,令到倉庫緊張。巨型運油輪每天租金,由去年的2.9萬美元一天,急升至10萬美元一天。為美國期油交收的陸上倉庫使用量達到70%,到4月20日,五月期貨交收日,仍有8萬張5月合約未平倉,即是倉庫需求達到8千萬桶。5月期油未平倉者不計價沽出,令到期油出現從來未有的負數。

有人計數過5月份到期未平倉的合約有77000張,全部以收市價US$37.63平倉。持倉者虧損達到驚人的44.66億美元。美國最大的網上交易商Interactive Broker,宣佈因為部份期油客戶,未有在結算前平倉,蒙受損失達到8800萬美元,公司蒙受損失。

香港上市的三星原油期貨(3175),宣佈提高把6月份期油轉至9月份,低沽高買,令到每股價格急跌48%。中國銀行經營的原油寶,有客戶透露損失慘重。投資388萬元人民幣期油,竟然結算時成為920.7萬元虧損,要還銀行532萬元。原油寶沒有在到期前平倉,到最後沒有交易對手,要以收市價-US$37.63計算。

據聞美國原油期貨的大戶,美國最大的原油期貨交易所基金USO,已經早在4月15日前轉了倉。中國建設銀行及工商銀行的原油期貨也在4月15日前轉了倉,避過末日一刧。

最好的意見來自建滔集團主席張國榮先生說,「我在期貨交易中,無論是銅、油或利率,都虧了大錢,數以十億計,所以我決定永不玩期貨。」

The post 藺常念:原油期貨末日一刧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