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玩藍月》四週年 一句兄弟道出了中年玩家的硬實力
2020年04月26日16:15

  今天《貪玩藍月》官方公佈重磅消息,稱《貪玩藍月》將繼續牽手古天樂和甄子丹,並將公佈“船新”廣告大片。

  甄子丹和吳孟達為《貪玩藍月》四週年盛典獻上祝福。疫情期間,雖然代言人不能親臨現場,但憑藉著豐富的表演力,即便是用普通相機拍攝,甄子丹、吳孟達兩位仍做出了很不錯的效果。更因為是在居住地拍攝,能看到他們的日常生活狀態,讓兄弟們倍感親切。

  相信關於《貪玩藍月》大家並不陌生,其遊戲堪稱遊戲界的一股泥石流,廣告極其洗腦,例如“古天樂綠了”“我是渣渣輝”“是兄弟就來砍我”“裝備回收,交易自由”等經典廣告語,在玩家間廣為流傳。

  貪玩遊戲不遺餘力的推出各種傳奇遊戲,而這些代言貪玩藍月的香港明星正是那些傳奇玩家青春時代的偶像。

  2019年11月22日,前英格蘭足球隊長邁克爾·歐文也加入《貪玩藍月》代言人的行列,僅僅一張擺拍照片風馳雲卷般席捲了整個互聯網。包括微博、虎撲、知乎等社交媒體在內,該事件相繼登上各社交媒體熱搜。

  2020年《貪玩藍月》還將謝霆鋒納入了其宣傳版圖之內。

  也有網友好奇,《貪玩藍月》這樣大力投入廣告推廣會入不敷出麼?我身邊根本沒有人玩這款遊戲!根據其公佈的數據顯示,《貪玩藍月》最高月流水突破2億元,遊戲平台月收入破1.5億元,全年營業收入達40億元,年納稅預計4000萬元。

  貪玩藍月的掙錢並不是廣告中所謂的回收裝備,而是掛機練級賣號賣裝備,收益有多大,在各類招聘網站或者軟件上,仔細找就能發現一些所謂的遊戲公司,他們與其說是公司不如說是工作室,整個辦公房間就是一堆職員掛機泡在類似貪玩藍月的2.5D類傳奇網頁遊戲中,刷裝備賣錢,因為遊戲的門檻不高,很多事情掛機就可以完成,所以這類遊戲工作室要比網遊的工作室更容易做成,投入的成本也沒有網遊的工作室成本大。

  而這樣的遊戲真的有人玩嗎?答案是真的有人玩,並且一直都有,《貪玩藍月》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或許只是某個娛樂段子,但對他們來說玩的就是一種情懷。據相關數據統計顯示,頁遊玩家的年齡分佈中,30—39歲占54%,其次是40—49歲玩家。他們大多為中小城市的白領階層,要兼顧家庭和工作並無太多時間,對於遊戲的選擇更偏向於操作簡單、可掛機類,但有一定的消費能力。

  貪玩藍月的受眾人群正是35歲到40歲這類人群,相比之下,這樣的群體能為他們帶來的利益最為明顯。遊戲抓住了中年人想要逃避現實,獲取輕鬆快感的心裡,在遊戲設計上進行了低門檻、青春懷舊風以及“1刀999”等快感的設定,與其說這是一個遊戲設定,還不如說是一個特意為中年男性打造的休憩地。

  35-40歲這類人群彷彿是被人們忽略了一樣,一開始無法將某些娛樂項目與之對號,而他們有著自己的圈子,通過網絡上的廣告或者其餘朋友入坑玩這類遊戲,他們打字的速度可能連一般的大學生都跟不上,玩電腦都是左右撐著頭右手點鼠標就夠了,而這類遊戲不需要太多使用鍵盤,他們不刷微博不懂網絡流行文化,他們甚至不知道怎麼樣在網絡上發生告訴人們我在玩這個遊戲。

  從行業層面看,遊戲行業經曆數十年發展後,無論是用戶規模還是市場規模都趨於穩定。而相較整個遊戲行業來說關於中上年齡層的遊戲卻寥寥無幾。

  《貪玩藍月》或許並不是一個遊戲,它更多是一種現象,向我們證明了營銷的力量,單單靠宣傳就可以賣出產品來掙錢,也讓年輕人真正知道了原來只不過是社會的一小部分,或許有一天我們也會玩一款符合我們年級的遊戲一直到老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