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add oil 喬寶寶
2020年05月06日12:19

香港add oil,是喬寶寶近日總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add oil」,是牛津字典都有的香港式英文,就如喬寶寶,雖然原籍印度,但香港人都早就把他當成是香港人。

近日香港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肆虐,不論國籍、宗教、男女老幼都是一罩難求,喬寶寶早前就與印度裔友人,一齊派過萬個口罩給有需要的長者。

「事後最多人問我的問題,是究竟我去邊度搵到這麼多口罩?其實都係朋友的存貨,之後仲會有沙地及印度的口罩返貨。」

香港人喬寶寶,其實已經準備好移居蘇格蘭,這次是專程回港做義工派口罩,為的就是替香港人加油。

「我在香港廣華醫院出世,廟街附近長大,香港就是我屋企!有事一定要回來幫手,直到三月初,我都預?時間做義工,之後就返屋企陪喬嫂嫂和家人。」

其實,早在五年前,他已經決定今年要回蘇格蘭。

「家人都在當地,總要回去吧!而且近月來香港的工作都停頓了,正是好時候返去好好陪一陪太太啦!」

不過,喬寶寶多次強調不是退休收山。

「我才五十歲,只要有工開,隨時可以返香港!」

從喬寶寶的印度樣上,我看到香港人的拼搏精神。

▲▲喬寶寶早前幫助印度餐廳老闆好友Kuldeep S. Buttar 派口罩幫助長者。喬寶寶說眼見香港人四出搶物資、撲口罩,感到十分心酸。印度餐廳老闆原來早就關注疫情,感覺有危機,所以早在月前已訂口罩來港。兩人更齊齊畀心心鼓勵香港人要add oil!

撰文☆梁文威 攝影☆林建安 場地提供☆印度餐廳Curry Leaf

設計☆李浩然

派口罩做義工

對於喬寶寶來說,派口罩給長者並不是甚麼特別事,皆因作為錫克教徒,做善事當義工,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常說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但全世界的錫克教廟就有免費素食午餐,只要守規距,不論任何人都可以食免費午餐。我從細到大,都會將一成收入捐給教會做善事,一直都有做義工,三月初更會參加退休懲教人員派口罩的義工活動。」

疫情爆發之初,喬寶寶正好不在香港,專程回港幫手做義工之外,更自費帶了千多個口罩回港。

「其實一月中開始,已經沒有任何工作,剛好我太太哥哥的兒子結婚,所以一家人回印度。點知疫情開始爆發,餐廳老闆有批口罩,聯絡我幫手,所以我就即刻改機票回來。其實,我自己都帶了一千個回來,派給親朋戚朋友及相熟街坊,幾日就派晒。」

做善事不遺餘力,佐敦街頭派完,又再到老人院及失明人士中心派發。

「另一個老闆又搵到一萬個口罩,於是又再出動去派發。」

喬寶寶親身體會到,現時香港口罩是真的十分缺乏。

「長者去醫院的機會較多,後生仔比較容易搵到,但老人家不懂上網,真的就只能半夜去排隊,我只希望舖頭不要太開天殺價,用天價來賣這些現在的必需品,老人家好可憐呀!」

喬寶寶如是說,不知道部分店舖老闆作何想法呢?

▲十三年前,喬寶寶因為在《殘酷一丁》中的演出而加入娛樂圈,轉眼間已經五十歲,準備好半退休到蘇格蘭陪家人。

▲喬寶寶在懲教署工作了十六年,二○○三年沙士時期,他也曾經歷過一個星期才回家一次,每餐只能一個人吃碟頭飯的情況。「當年決定送一家人去蘇格蘭,今年終於到我去了。」

食咖喱強身

早前有報道指,印度從武漢撤離的七百人中,竟然零感染,有人傳說這是因為印度咖喱有抗疫的功效。

「不能太迷信!當然咖喱中有洋蔥、薑、蒜頭等,都是有增強抵抗力的作用,另外黃薑粉也是對身體有幫助的。」

喬寶寶更提供了兩個印度傳統的強身食療秘方。

「我阿媽有一種秘製洋蔥湯,切好洋蔥後,煲滾水浸四個鐘,之後落一點蜜糖飲,好有益,我由細飲到大。另一種就係用黃薑粉開水,加奶及蜜糖飲,印度孕婦都會這樣飲。」

不過,喬寶寶也說每人身體情況不同,飲食方面都要選擇適合自己的,不能亂吃亂喝。

▲黑妹姐李麗霞在喬寶寶的心中,是最尊敬的「家姐」,多年來常常被她笑:「唱歌難聽、又走音又甩bit,但係就八成收入靠唱歌,真係估你唔到!」李麗霞每次去蘇格蘭,更會住在喬寶寶的家中。

五十歲退休

五年前,喬寶寶已經計劃,在今年回蘇格蘭一家團聚,就連現在居住的單位,租約也會在三月初完結,算是無牽無掛地離開。

「一早計劃二○二○年回蘇格蘭,其實太太一二年過去之後,我就留在香港搵錢,好少時間陪佢,一早應承要回去照顧家人。這次我一個人回香港,喬嫂嫂都好擔心,不知香港的情況,她不想我有事,始終都會有危險,但現在這個情況,作為香港人點都要回來幫手。」

這次疫情正好發生在喬寶寶準備離開香港的時間,但原來十七年前沙士一疫時,亦與他現在離開香港的情況有關。

「○三年沙士時,我太太正在懷孕,面對疫境,於是決定送太太、大仔和阿媽去蘇格蘭,這就決定了我們一家人,都會離開香港。」

剛剛五十歲,退休不感到太早嗎?

「好多人工作到七、八十歲,我都唔想咁早退休,就當自己是半退休一段時間,看看之後情況如何吧!」

喬寶寶說現在的環境,最重要是回蘇格蘭照顧患有脊椎問題、今年十六歲的細仔,讓太太可以多點休息。

「錢,搵唔晒?,最緊要一家團聚。」

▲▼喬寶寶早在多年前已在蘇格蘭買下整幢樓房,一家大小齊齊在當地生活,全都十分習慣,就只有喬寶寶:「我就最掛住香港!」

這是我家

喬寶寶在香港出生、長大,絕對是百分百香港人,廣東話和任何人一樣流利,雖然他不懂睇和寫中文。

入娛樂圈十三年,拍劇拍戲無數,都是靠死記對白,幾年前演律師時的一段過百字對白,今日仍然可以倒背如流。

「猥褻侵犯即係非禮罪,最高可被判監十年,如果被告人帶有不良意圖,撫摸事主而事主不同意的話,就構成非禮罪,曾經有單案是被告人把手放?一個女仔裙腳而被判非禮罪,所以作為男士們要小心,唔好見到?靚女,就手多多摸一摸呀!」喬寶寶說來生鬼抵死,語氣更是極為地道。

要記得,他是不懂看中文的,全部靠死記!

五十歲半退休回蘇格蘭照顧家人,只是喬寶寶眼中,卻充滿了對香港的懷念之情。

離開,可會有點不習慣?

「返蘇格蘭就一定係唔習慣,其實我每次返去,坐一日就已經開始掛住香港,但係人生好多時整定,太太鍾意當地生活,大仔又?度工作,細仔醫病亦要留低,冇可能為我一個人留?香港。」

所以喬寶寶說,他這次是半退休,人在蘇格蘭不過心在香港,只要有工作或任何慈善義工活動,都隨時樂意飛回來。

「香港是我家,無論去到邊都一樣!」

喬寶寶以流利廣東話如是說。

差點還以為,他會講最地道的:「身在曹營心在漢」添!

▲疫情開始以來,喬寶寶的工作全被取消,但他就不斷參加各種義工活動,不論民間或是政府舉辦的活動,他都全力支持,為香港人出一分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