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網:抗疫力量的縱橫交織
2020年05月06日18:09

原標題:地網:抗疫力量的縱橫交織

作者:王玉熙、巢子怡、李紅、何依婷

指導老師:劉琳

有訓路星火營 出品

熟悉的電話鈴聲響了。正在清點物資的肖雅星搖搖頭,知道是酒店消毒的事兒,靠在前台櫃子旁接通了電話。“這裏也沒剩多少了,消毒液、酒精、消毒燈,都還缺得很!還沒找到專業消殺團隊!”

這個語速很快的武漢女孩,是武漢酒店醫護支援聯盟的第一發起人,27歲,經營著4家酒店。年底趕上疫情,酒店本是沒什麼生意的,肖雅星這陣子的忙前忙後還要從兩個多月前說起。

主動:酒店聯盟為醫安家

1月23日,除夕在即,武漢封城,公共交通停運。三日後,機動車限行。

這時還是疫情爆發初期,醫護人員成為了最忙碌的群體,醫療物資短缺、沒有時間吃飯,但晚上總要有地方住。晚上下班無車回家,回了也怕感染家人,當地的許多酒店又處於暫停營業狀態。疫情期間醫護人員都住在哪兒?

除夕晚上,心思並不在年夜飯上的肖雅星,還在想著醫院後勤和政府部門有沒有給醫護人員安排地方主。“網上有很多醫生、護士加班後在辦公室或空病床上睡覺的圖片,我覺得自己也應該做點什麼。我的酒店空著也是空著,不如拿出來給醫護人員住!”肖雅星的初衷簡單實在,不想那麼多,說做就做。當晚她就建了一個“武漢醫護酒店支援群”,在朋友圈發起號召有能力貢獻客房的酒店業經營者加入他們。剛開始支援群的影響力還不夠,於是肖雅星想到,美團、攜程的業務經理都有各自片區的管理群,在旅遊業、酒店業擁有豐富的人脈資源,請他們幫助擴散可以獲得更好的效果。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民間自發的力量一呼百應,撬動了更多更大的資源。1月24日除夕夜建群並通過人脈擴散後,當晚就有大小86家單體、連鎖酒店響應;1月25日春節,東呈、鉑濤等大型連鎖酒店也入了群。加入誌願陣營的酒店數猛增,累計超300家,覆蓋武漢市內10多個區,參與的愛心人士超1000位。就這樣,一支完全由社會力量自發彙聚而成,並且全程自行組織運作的誌願團隊建立起來了,他們樂於稱這個團隊為“武漢酒店醫護支援聯盟”。

接地氣的武漢酒店人,第一時間敏銳察覺到了醫護人員住宿這一基本需求,順利集結完畢,幫助解決醫院後勤、政府部門的燃眉之急,這樣的光榮使命感讓肖雅星和夥伴們亢奮不已。但光明的到來一波三折,意料之外的艱辛還在後頭等著這群熱血沸騰的酒店人。

自從肖雅星把電話號碼公開在網上,每天的電話就響個不停,一天要接一百多個。這些電話多數是由醫護人員打來詢問住宿的,起初酒店與他們分別對接信息,但收集統計的工作量實在是龐大。為了節省溝通成本,聯盟開始與醫院直接聯繫,醫院內部協調好人員集體入住。

圖:支援聯盟一酒店的大廳

肉眼可見的熱忱和高效,不僅贏得了醫護人員的感激,還贏得了許多外界愛心人士的信任。全國各地寄來的捐贈物資絡繹不絕,他們委託聯盟進行接收和發放。但收發物資並不只是誌願者單方面努力就能做好的事。武漢封城後,通行證一證難求。1月27日,曾有一批企業捐贈的醫療物資卡在仙桃市,聯盟誌願者半夜出動,多方努力幾經周折才讓物資到達武漢。

事後肖雅星對“仙桃囧途”耿耿於懷。一方面,她感到不得力,覺得是自己考慮不周;另一方面,她愈發強烈地希望,政府能夠盡快地、更好地保障物資的跟進,不光是醫療物資,還有極其緊缺的消毒物資——聯盟里半數酒店的衛生狀況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了,一旦健康的堤壩被衝垮,將是聯盟不能承受之重。並且,酒店的運營成本並不低。肖雅星名下的悅東方酒店屬於小型酒店,約有50間房,開銷主要是電費,一天下來至少1200元;東程集團所提供的100多家酒店,每天的租金、人工和水電等成本,合計超過50萬元。大型連鎖酒店尚且有些吃力,單體酒店和小型連鎖酒店更是難以負擔起這樣大額的純消耗。

物資有了,卻被擋在門外進不來;住宿有了,卻只能由酒店通過自我消耗來維繫輸出。由普通民眾構成的社會橫向力量,能夠關懷到政府縱向力量難以在短時間內覆蓋的角落,但如果不能給予橫向力量以資源上的支撐,行動起來難免捉襟見肘、食不果腹。

“割肉”支援不可取,聯盟決定不再讓小型酒店承擔這樣的風險。1月31日起,聯盟在武漢地區的159家單體酒店、民宿、公寓和小型連鎖酒店停止接待醫護人員和客人。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合計為6056位醫護人員提供了超過23萬個間夜的住宿。

“我們難不難?難!要不要繼續?要!”“仙桃囧途”歸來,肖雅星更新了一條朋友圈。肖雅星和其他發起人們選擇了繼續。留下來的一批人重新聚合,給“武漢酒店醫護支援聯盟”換了一個新名字,“武漢酒店公寓誌願聯盟”。

並且,他們於2月25日上線“武漢‘日月同城’醫護酒店公寓平台”。在這個互聯網平台上,醫護人員可以實時查詢到武漢酒店和公寓的最新房態並進行預定。平台的工程師和客服誌願者利用互聯網技術——“招募PHP”(超文本預處理器,一種通用開源腳本語言),找到了一種使得住宿的需求信息和供應信息實現更高效匹配的辦法。

互動:雷火明書以筆為矛

與此同時,另一場信息整合戰也在互聯網上進行著。

“準確的信息是許多生命活下來的希望”,雷火救援隊的招募海報上寫道。這支誌願者隊伍每日收集網絡求助信息,再由誌願者進行電話回訪核實信息後,將最終名單提供給相關部門。通過網絡,雷火誌願者們收集病患的求助信息並電話核實,從1月31日誌願隊成立到3月14日工作結束的約一個半月內,累計回訪救助共2658人。

雷火誌願隊是一支由清華大學瀋陽教授發起、由熱心網友集結成立的研究型誌願服務隊伍,除了“雷火救援”的部分,誌願團隊還有一個“雷火研究計劃”。“雷火研究計劃”針對疫情中的普遍受到問題,如政策動態、防控情況、輿情走勢進行梳理、彙總、分析及趨勢預警,對網絡上的海量信息和數據進行抽絲剝繭地分析,撰寫輿情報告《雷火明書:疫情輿論彙編》對公眾發佈。另外,誌願者們將每日的報告內容提煉,做成精華版遞交給相關部門。

2月8日,《雷火明書:疫情輿論彙編》的政策建議部分提到,在大量的物資需求面前,可以在部分能力允許的國企中更新相應的生產線,發揮我國社會主義的優勢,讓國企挑起大梁。五天后,新華社發佈消息“‘國家隊’發力,本月底央企口罩產能將達160萬以上”,看到報告內容與國家政策不謀而合讓雷火誌願者們十分驚喜。

“真的感謝雷火團隊,謝謝一路同行的你們”,中南大學廣播電視學大四的學生李澈在雷火誌願者的微信群裡說。2020年3月14日,由於國內疫情趨緩,誌願工作到今天暫時告一段落了。誌願者們相約明年櫻花開放之際共赴武漢,欣賞這座曾經為之心碎,為之感動,也為之奮鬥過的美麗城市。看著群裡的各位誌願者們紛紛發表著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曆和感悟,誌願者李澈的思緒飄回到除夕夜,那是鍾南山宣佈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的第四天。從學校回到老家,黑龍江的冬天冷得和以往一樣,但又不一樣。今年的冷像是能冷進她的骨頭裡。

過了零點,“雖然很難,但是年依舊要過”,她發了鼠年的第一條微博。

作為新聞傳媒專業的學生,李澈在疫情剛剛爆發的一段時間里陷入一種焦慮的情緒中,生出許多的無力感來。好像除了整天翻看疫情的相關信息和報導、提醒別人注意防護之外,自己並不知道能為這次疫情做些什麼。2月12日,結束考研初試沒多久的她在一個考研群裡看到了雷火誌願團隊的相關信息,去微博上搜索了它的相關內容,她感覺到這是可以讓她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疫情做出一些貢獻的渠道,於是很快報名加入並投入工作。

李澈參與的是社會心態研究小組。2月18日,網絡上針對一線女性抗疫工作者剃光頭、女性用品物資保障等的質疑聲四起。一向關注女性權利話題的她在網上收集了1000條相關文本進行話語分析,撰寫了《基於一線女性工作者權益訴求的輿情話語研究:疫情中的“衛生巾”與“光頭”》這一專題。“不以性別去判斷一個人是否柔弱,更多地去關注每個個體身上的力量,這將是我們未來的願景與希望。”她在專題結語部分這樣寫道,“讓社會看到一線工作者中女性的力量,同時更加合理的關注到一線女性的基本訴求,提供更人性化的人身保障措施。

面對這場來勢洶洶的戰“疫”,酒店聯盟的主動作為,雷火團隊的信息共享……這些自發集結的民間力量,與自上而下的政策舉措,彙織成一張縱橫交錯的地網,把萬千中華兒女包裹於內,無比溫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