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時再遇“生死劫” 京津門店月底全關
2020年05月11日02:02

  文章來源:商經

  便利店市場正值利好,全時卻將遭遇“二次死亡”考驗。北京商報記者5月10日獲悉,繼全時在天津大規模關店後,北京地區門店也將在5月底全部撤出,全時供應商已接到“暫停供貨”的通知。而此時,距離新東家山海藍圖接盤還不足一年半。在行業唏噓之餘,專家也提示,便利店的高門檻,並不是所有投資者都能駕馭。

  退出京津市場

  一度是北京便利店霸主的全時,如今卻面臨“二次死亡”。5月10日,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繼4月底天津大規模關店後,全時北京門店也將在5月底全部撤店。

  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北京多家全時門店看到,門店仍在運營,店內尚未出現清倉甩貨現象。一家門店的工作人員對記者透露:“今天接到通知,由於母公司資金鏈斷裂,京津區域內所有全時門店將全部撤店。”

  根據上述店員的說法,北京的全時門店最遲堅持到5月底,月底前幾天會將未銷售出的商品做促銷處理。

  目前,全時天津區域內的門店已經出現大規模關店。

  北京商報記者通過美團、餓了麼等線上平台查詢發現,全時便利店位於天津的多家門店顯示“休息中”。其中頁面顯示,有消費者4月25日曾留言表示:位於河西區利民道珠波里的一家全時門店清理完商品後已經搬空,並貼出“暫停營業”的字樣。

  北京商報記者搜索全時官方微信公眾號發現,“天津Ourhours全時便利店”已經搜索不到,“北京Ourhours全時便利店”仍在運營。記者就天津大規模關店問題向全時方面求證,對方並未予以否認,但也未透露更多信息。

  在得知北京也將全面撤店的消息後,北京商報記者再次向全時方面求證,對方仍表示不清楚,暫無具體回應。

  不過,有相關知情人士卻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全時便利店已在近期通知此前合作的供應商,暫停繼續向其供貨。由於此前合作還未到貨款賬期,全時也並未給供應商結算貨款。

  公開資料顯示,全時便利店曾是北京市場規模最大的便利店品牌。全時便利店成立於2011年,2015年時門店數量達到150家,並同時公佈了“五年萬店、年內千店”的計劃。2017年11月,全時便利店還推出“百城百萬”計劃,即耗資百億元,五年進駐100城,覆蓋100萬個終端。

  “新東家”難續命

  全時一路走來可謂坎坷不斷。即便是尋得接盤,種種計劃也終究落空。

  2018年全時曾因為母公司“複華商業”資金問題幾近倒閉。物美、蘇寧、雀巢等零售商先後傳出欲接盤全時。不過,在去年2月,全時以分拆的方式出售給羅森中國、山海藍圖等企業。全時便利店華東及重慶總計不超過94家門店宣佈全部被羅森中國“接管”。而北京、天津、成都的全時便利店則由山海藍圖繼續經營。

  資料顯示,北京山海藍圖商業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於2018年12月26日的新公司,趙波蘭和蔡學彥各50%的出資比例,蔡學彥則為廈門銀鷺集團的創始股東。

  在新東家接盤後半年,全時一度用三店同開宣告已經走出困境,準備再次出發。彼時,山海藍圖相關負責人曾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山海藍圖在全時的商品採購、門店經營、物流配送、財務支援、系統軟件支援等方面都有所升級。購買全時資產以後,在運營戰略和人員架構上已經做出調整,新組建的經營團隊在零售、快消領域及供應鏈領域有多年經驗。目前穩定經營。同時,在原有的門店規模基礎上,全時會繼續新開優質門店。還將嚐試著向其他區域進行拓展。”

  全時還透露,在2020年對電商業務進行了重新規劃。其中包括計劃引進新的商品替換消費者已經不感興趣的商品。另將建立新的會員體系,與消費者進行互動。探索新的店舖類型,比如純電商店舖等。

  從目前來看,全時的上述種種計劃都即將落空,似曾相識的一幕或將再次上演。在新東家山海藍圖接盤不足一年半後,全時再次面臨“生死”的考驗。

  全時的處境讓不少業內人士感到唏噓,但大家也認為,作為在北京市場已經打拚多年的品牌,全時具有一定的品牌價值和投資價值。然而便利店的高門檻,並不是所有的投資者都能駕馭。

  便利店的高門檻

  在精益零售理論創始人、零售專家龔胤全看來,全時所面臨的難點並不是資本運作問題,也不是全時留下的基礎不好。便利店屬於製造型零售業,即原創開發的鮮食商品佔比較高。這種模式對資金投入、人才體系、管理體系要求較高,沒有專業的零售人才難以駕馭製造型零售業的管理要求。此外,北京便利店市場競爭異常激烈,僅靠山海藍圖“輸血”也難以存活。

  和君諮詢合夥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誌宏認為,作為接盤者應該具有三個方面的核心能力。一是資金的能力;二是前端門店的運營能力;三是後端商品的供應鏈能力。如果僅僅具備資金能力,沒有門店運營能力和供應鏈整合能力的話,那麼在接盤之後,業績效益很難得到提升和扭轉。

  可以看到的是,在政策的推動下,各方勢力也在不斷湧入便利店行業。在這條路上有人高歌猛進,同樣也有人裹足不前。

  龔胤全表示,便利店的門檻其實很高,主要在於後台供應鏈體系的打造及前台門店獨立經營能力以及門店與總部的信息共享能力。傳統便利店鮮食佔比較低,屬於批髮型零售業,經營難度要小一些。外資便利店屬於製造型零售業,鮮食佔比較高,經營難度遠超大型超市、賣場,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入局經營的。像日本7-Eleven創業時背後有伊藤洋華堂超市的供應鏈資源與資金支援,僅僅依靠自己的力量經營便利店是非常難的。

  他同時指出,從市場環境來看,國內便利店的競爭格局目前呈現三種勢力。一是以7-Eleven、全家、羅森為代表的日資便利店,優勢在於成熟的便利店運營體系及鮮食開發供應鏈,劣勢是對中國國情、文化適應性差,尤其是在中國本土地方小吃的開發上滯後,日式的壽司飯糰並不適應中國;二是以中石油崑崙好客、中石化易捷、美宜家為代表的本土舊零售便利店,優勢在於深諳中國國情與消費文化,劣勢是管理體系成熟度有待加強;三是以蘇寧小店、便利蜂等為代表的本土新零售便利店,優勢在於科技驅動業務創新,劣勢在於快速擴張依靠資本輸血且人才體系沉澱不足。

  北京商報記者 王曉然 趙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