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萬里目深陷“售假門” 實錘後或負法律責任
2020年05月13日17:41

  遠離消費陷阱,提升消費體驗,黑貓投訴平台全天候服務,您的每一條投訴,都在改變這個世界。【投訴,就上黑貓

  原標題:上線不足百天,趣店萬里目深陷“售假門”,實錘後或負法律責任

  來源:鞭牛士

  作者:林立

  “低價高奢”、“正品保障”、“明星代言”、“百億補貼”標語 + 抖音、微博、朋友圈海量廣告……上線未滿百天,奢侈品跨境電商“萌新”「萬里目」就以兇猛的營銷策略牢牢地植入到消費者心智了。

  在模式上,該平台與跨境電商平台洋碼頭有相似之處,全站自營,買手團隊常駐海外,全球貨源地直采;打法上,聚焦不願為品牌溢價買單的年輕消費者,以“正品+低價”為切口讓奢侈品進入平民化市場。不過,“親民”策略曝光後,有網友調侃萬里目是“高奢版的拚多多”。

  在選品上,粗略數下來,平台目前引入53個品牌,主要覆蓋護膚、包袋、鞋服、配飾等輕奢品。這之中,最引人矚目的仍是高端護膚品。動輒上千元的商品通過萬里目一系列眼花繚亂的補貼後,價格可低至專櫃一半,遠低於聚划算和拚多多。

  拿專櫃價1540元的SK-II神仙水為例,補貼後到手僅880元,差價660元。另外,奢侈品包包折扣力度也不低,一款專櫃售價9800元的PRADA包,萬里目補貼後到手僅6734元,相當於打6.7折。

  不久前,萬里目官宣簽下了趙薇、黃曉明、雷佳音、鄭愷、賈乃亮聯合代言並進行直播帶貨。據估算,這次直播支付給明星的費用高達千萬元。

  壕擲“百億補貼”,加上“正品保障”以及一線明星背書,萬里目的誘惑力很難不讓人動心。據七麥數據,上線至今,萬里目的下載量接近40萬人次。

  但打出“值得信賴的全球跨境奢侈品購物平台”slogan的萬里目,真的值得信賴嗎?從市場反饋來看,似乎不盡然。

  “涉嫌售假”遭密集投訴,正品承諾變空談

  鋪天蓋地的廣告營銷給萬里目帶來用戶增長的同時,還帶來了數百起投訴和公眾媒體的口誅筆伐。截止發稿時,在黑貓投訴平台上有關於萬里目的投訴多達168條。投訴理由包括萬里目存在“涉嫌售假”、“虛假宣傳”、“下單後不發貨,且拒不退款”等故意欺詐消費者的行為。

  有消費者反映其購買的希思黎乳液氣味顏色與專櫃完全不同,疑為假貨。對此,萬里目方面稱,“商品全球直采,批次不同,產品的外包裝印刷字體跟產品的質地顏色氣味都會有所不同的, 並不是判斷真假的依據,成分及功效是一樣的,這些都屬於正常的。”

  購買了SK-II神仙水的用戶“一抹淡藍”向客服提出同樣質疑後,卻得到截然不同的回覆:“我們採購的都是比較新鮮的,因此和您之前已經使用過的相比有一定的差異。”

  投訴平台之外,還有不少微博網友提出假貨質疑。由於沒有明確商品鑒定結果,我們並不能輕易判斷其是否售假。但前後口徑不一的回覆趨勢難讓消費者放心。

  與此同時,筆者在萬里目App首頁發現一則“全球正品貨源大揭秘”的宣傳,介紹了萬里目全球供應鏈管理的貨源構成。其中提到,護膚品主要來自歐洲、韓國和香港的免稅店集團。以被譽為“貴婦品牌”的LAMER為例,LAMER精萃液主要採購自海外兩個合作供應商,但並未用中文標明供應商名稱;lamer精華露、面霜、乳霜、眼霜均採購自樂天免稅店。

  另一則關於“100%正品 假一賠十”的宣傳中還重點提到,“所有貨品合法合規清關,進口貨品均可在互聯網海關上查詢清關記錄。”並承諾“所有商品支援溯源,可查到商品來源、所經口岸等鏈路信息。”事實卻是,部分消費者從萬里目購入的商品“沒有包裝和說明書”,難以溯源。

  那麼,萬里目如何證明所售為正品?上述消費者諮詢官方客服,得到的回答是“貨源保證正規”,但不予提供相關證明。她認為這是統一話術,客服還以“跨境商品不提供退款等理由塘塞,用霸王條款來唬弄消費者,拒不退換。”

  消費者對這些敷衍搪塞的解釋並不買帳。後續處理上,萬里目客服要求消費者本人去專業機構鑒定並且反饋鑒定結果才能退款賠償,否則不予處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第二十五條規定:經營者採用網絡、電視、電話、郵購等方式銷售商品,消費者有權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內退貨。

  萬里目顯然已經觸及到法律法規的紅線。有網友認為,“該平台首先存在的問題是違法違規,其次有惡意兜售假貨,利用部分消費者對於品牌產品沒有辨別能力的信息差,以及自行定製不負責常理的退貨要求,營造高利潤。”

  此外,有消費者投訴“下單後逾期未發貨。”對此,萬里目客服解釋稱,疫情影響海外供應鏈,導致延遲發貨。消費者提供的訂單顯示,商品從下單到送達大約需要15天左右。而官方宣傳卻赫然寫著“最快2天送達”,之間的時間差長達13天。

  該消費者還表示,投訴後“立馬收到發貨短信,打開軟件看並沒有發貨。”同時他察覺到“購買頁面沒有退貨退款及取消訂單選項”,認為萬里目“涉嫌虛假宣傳,欺詐消費者,要求退一賠三。”

  “正品保障”形象慘遭打臉後,萬里目迎來了品牌信任危機和一系列連鎖反應。

  相關從業律師介紹,企業銷售假冒商品情節嚴重且數額較大的,法人要承擔一定刑事責任。《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銷售金額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其中,“明知”不僅包括行為人明明知道的情形,還包括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推定行為人應當知道的情形,例如,有意採取不正當進貨渠道,且價格大大低於已知正品。這意味著一旦售假被證實且數額巨大,有人要為此付出代價。

  跨境電商背後暗藏另一套“商業邏輯”?

  實際上,在外有Farfetch、亞馬遜,內有京東、阿里、寺庫、洋碼頭、小紅書等的跨境奢侈品電商賽道,早已是一片紅海,整個行業商業前景並不明朗。另外,海外疫情爆發後,全球供應鏈難產,渠道受阻,選擇這個時間點入局也並非良機。

  那麼,萬里目為何還敢如此不設限?這與其背後推手有關。萬里目隸屬於紐交所上市金融機構趣店集團(NYSE:QD)。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底,趣店集團擁有淨資產119.24億人民幣(約合 16.85 億美元);2019年,趣店全年總營收為88.40億元人民幣(約合12.70億美元),調整後淨利潤為33.52億元人民幣(約合4.81億美元)。

  趣店一向以“善變”著稱。在消費信貸爆火的2014年,趣店推出校園貸業務。隨後由於監管趨嚴,趣店轉入現金貸領域,意外成為風口下的資本寵兒,先後三次拿下螞蟻金服領投的數億美元融資,入駐支付寶九宮格。

  搭上阿里這艘巨輪後,趣店於2016年在紐交所敲鍾,上市首日創下最高股價35.45美元。趣店CEO羅敏隨之成為行業焦點,一時風頭無兩,不久後便公佈了趣店千億美元市值夢想。

  遺憾的是,趣店上市即巔峰。為了締造千億帝國,羅敏圍繞“消費信貸業務”不斷追逐行業風口,相繼試水汽車零售、在線教育、校園社交、高端家政項目和奢侈品租賃等領域,但這種“蒙眼狂奔式”的高舉高打,並沒有獲得市場和資本青睞,多個項目均以夭折告終。

  2019年,螞蟻金服、崑崙萬維、藍馳相繼宣佈套現離場,趣店也失去了支付寶的流量入口,市值急速縮水,截止5月12日美股收盤時,趣店每股報1.69美元,總市值4.29億美元,不及上市時的零頭,距千億美元夢想更是遙不可及。

  趣店的“善變”、股價的“雪崩”,一定程度上與羅敏個人風格有莫大關係。一位趣店前員工曾在虎嗅採訪中表示,羅敏的風格是將事情簡單化處理,輕戰略重執行。他認為在用戶和資金儲備上取得優勢就能贏,其他的意義都不大。

  一篇名為《趣店沒變:萬里目的殼 放貸的心》的文章寫道:有知情人透露,作為公司的掌權者,羅敏擁有說一不二的權力,幾乎不需要驗證是否可行,只要羅敏覺得可行,公司的資源就會立馬投入到新項目里。新項目的開發週期也被壓縮在一個月半左右的時間。

  據悉,萬里目就是脫胎於趣店上個奢侈品項目“唯譜家”。

  該文作者還指出,趣店的現金不足以支撐起百億補貼的開銷,其真實目的是推廣信貸業務。以低價刺激消費能力不足的年輕人通過信貸業務完成消費,借此跳過百億補貼,將交易關係變成借貸關係。與其定位的“親民”策略不謀而合。

  另一方面,趣店渠道相關負責人劉震濤於3月份通過朋友圈在全球尋找高端護膚品供應商,意味著萬里目缺乏穩定的供應渠道。眾所周知,自營電商生意倚重“人、貨、場”的鏈接,核心能力在於上遊供應鏈,如果供應鏈沒有優勢甚至短缺,還談什麼生意?

  按照上述說法,萬里目奢侈品跨境電商的外衣下,仍是當年趣店校園貸的內核,底層邏輯沒什麼變化。

  其實韭菜還是那茬韭菜,不過從學生黨到自嘲“社畜”的進化過程中,大家也學會了如何善用網絡維權。忽略了時間變量的羅敏,如今再想炮製一次“收割”遊戲恐怕沒那麼容易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