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漲價“羅生門”背後: “通達系”為何難以擺脫“價格共振”?
2020年05月15日00:44

原標題:快遞漲價“羅生門”背後: “通達系”為何難以擺脫“價格共振”?

楊達卿告訴記者,“通達系”快遞公司在價格方面的共振是快遞市場競爭膠著狀態的被動選擇,其背後折射快遞公司步入了非良性的競爭狀態。

近日,“通達系”快遞公司上演了一場漲價“羅生門”:從5月8日、9日陸續宣佈漲價,到之後又修改或撤銷相關公告。“通達系”快遞企業此次為何調價、對誰調價,又緣何“改口”,背後的原因撲朔迷離。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此次“通達系”快遞公司漲價的初衷或並非直接針對C端消費者。故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採訪各家快遞公司網點時,獲得的回應均為“目前價格不變,未接到漲價通知”。

但“通達系”快遞公司集體漲價、“改口”的舉動,卻反映了各家公司在價格變動方面的抱團現象。甚至,部分快遞公司曾因涉嫌“協同漲價”,而被監管部門約談。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將這樣的現象描述為“價格共振”。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通達系”快遞公司在價格方面的共振是快遞市場競爭膠著狀態的被動選擇,其背後折射快遞公司步入了非良性的競爭狀態。

屢陷“協同漲價”質疑

每逢旺季或電商日前夕,快遞公司往往會成為主角。由於快件數量急速提升,車輛、材料、人員短缺造成額外成本增加,快遞公司通過短期上調價格來填補成本、增加營收的意願十分強烈。

不過,一旦出現漲價潮,“通達系”快遞公司都會被推向輿論風口。

2019年“雙十一”前夕,“通達系”快遞公司就因集體宣佈漲價一事引發關注。

去年10月11日,中通快遞率先發佈漲價通知表示,“將從2019年11月11日起調整快遞費用。”四天后,圓通速遞也宣佈將於2019年11月11日起調整快遞收費。

儘管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未能從韻達股份、申通快遞和百世快遞的官網上獲得同時段的漲價通知,但一則公開報導暗指,這三家快遞公司也可能跟進漲價。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2019年11月6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召開全省快遞行業涉嫌壟斷行為告誡會,通報部分快遞行業企業存在的協同漲價、限定交易等涉嫌壟斷的違法行為。其中,“四通一達”五家快遞企業品牌因大幅提價被點名。

多重因素之下,“通達系”快遞公司對快遞價格表現出了較弱的議價能力。

一方面,過去十年我國快遞行業單票收入不斷下降,反映了快遞價格持續走低的趨勢,且這一趨勢很難逆轉;另一方面,“通達系”等加盟製快遞公司價格一直處於成本臨界點,面臨著較強的買方市場壓力。

根據國家郵政局的統計數據,2010年至2019年間,我國快遞行業單票價格從24.6元降至11.8元,降幅達52%。這其中,“通達系”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更是低於行業平均水平。以各家公司2019年的數據為例,中通快遞、韻達股份、圓通速遞、申通快遞、百世快遞去年的單票收入分別為1.72元、3.19元、3.01元、3.11元、2.88元。

早年間,“通達系”為爭奪電商市場份額而打起了“價格戰”,草莽生長下,各家快遞公司雖然由此形成規模效應,並築造成本壁壘,但也同樣拉低了電商快遞的價格。

這樣的價格狀態,讓以電商件為主要業務量來源的“通達系”快遞公司陷入被動——若漲價,電商快遞市場消費的價格敏感性較強,容易造成客戶流失;若不漲,持續積累的各項成本壓力可能造成快遞公司集體“流血”。

在楊達卿看來,“通達系”快遞公司有一定的漲價訴求。

“快遞企業調整價格的背後是長期的發展驅動。”他指出,當前“通達系”快遞企業面臨三期疊加影響:一是服務升級期,加盟製快遞企業需要改變廉價快遞標籤,推進服務升級,這必然帶來成本的變化和價格的調整;二是發展換道期,數字化重塑整個快遞物流市場,科技投入成本加大迫切需要快遞企業調價增利;三是基層危機期,隨著近年來土地、人力、包裝等綜合成本上漲,加盟製快遞企業基層普遍面臨增量難增收,甚至利潤負增長,改變基層生態貧血需要服務價格調整。

但是,同宗同源、服務差異化尚未明顯成形的“通達系”快遞公司也因此對彼此之間的價格波動同樣敏感。一家的價格調整,必會在其他幾家之間掀起波瀾。

“各家彼此價格調整都控製在均勢狀態,沒有太高幅度,但都會有一些跟進。”楊達卿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我國快遞行業雖然在業務量上已經多年位居全球第一,但國內快遞公司的利潤率與FedEx、UPS等國際巨頭還有較大差距,而其中很大原因是中國快遞市場難以扭轉的“價格戰”,不利於中國由快遞大國走向快遞強國。

值得一提的是,“通達系”快遞公司當前難以構建基於自身服務品質和市場行業的定價機製。因而,這種帶有默契性的價格調整,容易陷入“協同漲價”甚至“串通漲價”的質疑。

改變現狀並非易事

造成如今的低價局面,“通達系”快遞公司過往不合理的競爭模式是一個重要原因。而若要改變這一現狀,促使快遞市場價格回歸理性競爭,則要求差異化服務的出現。

楊達卿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快遞價格理性的競爭具備結構分化的特徵,即高品質服務對特定價格,中低端服務對普通價格。這樣既能滿足現有的整體低價需求,也能解決向高質量發展的升級需求。

事實上,如今快遞行業現狀的變化,也提醒快遞公司不能再依賴於“價格戰”。一方面,如今我國快遞行業集中度不斷提升,龍頭企業規模效應減弱;另一方面,快遞公司總部與各加盟網點之間關係微妙,從利潤角度考慮,各網點加盟商已經不具備主動大規模降價的能力。

而通過調價將壓力轉移至終端消費者,則會帶來客戶流失的風險。

於是,包括“通達系”快遞公司在內,近些年來“品牌重塑”“產品分層”的策略進入各大快遞公司的視線。

一個現實情況是,“通達系”快遞公司正在迎來強敵順豐控股的直接衝擊。

過往,順豐控股因與“通達系”快遞公司產品定位不同,在各自軌道生長。定位於中高端件的順豐控股,基於自身過往出色的服務在消費者中贏得口碑之餘,也獲得了較高的議價能力。但受到宏觀經濟的影響以及“通達系”對電商快件的份額擠壓,順豐控股近些年來市占率增長陷入停滯狀態。

2019年,順豐控股調整了產品策略,針對電商件市場及客戶推出特惠專配產品,並迅速“收割”了部分電商件份額。就結果而言,順豐控股依靠低價電商件的爭奪提振了市場份額。這種基於優質服務的低價,對“通達系”快遞公司而言可謂是一顆“深水炸彈”。

順豐控股的介入,對“通達系”快遞公司的品牌、服務帶來壓力。這就要求,“通達系”快遞公司除了塑造成本壁壘外,也盡快對客戶分群、產品分層,形成差異化服務。

事實上,在各家公司“快遞物流綜合服務提供商”的轉型趨勢下,“通達系”快遞公司已經開始著手從產品層面構建區別。

首先,在產品分層方面,“通達系”快遞公司推出多層次時效產品。如韻達股份的產品包括“當日達”“次日達”“韻達特快”等,以區分不同的客戶群體;其次,在產品種類方面,“通達系”快遞公司等涉足快運領域,以構建多元化物流業務。

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雖然“通達系”快遞企業在普通、同質的時效產品競爭上,取決於對成本的管控,但同等價格下誰的服務更優質、時效更穩定的公司更容易被市場接受。

“這也是順豐推出特惠產品後,很快獲取市場份額的原因。”該人士進一步表示,隨著需求多樣化,目前快遞公司產品的定位必定會出現差異,產品分層趨勢不可避免。

不過,對於“通達系”快遞公司而言,差異化服務的構建還需一個過程。這預示著,其短期內圍繞價格“做文章”的情況或還將持續出現。

(作者:曹恩惠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