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殺人蜂”蜇人這麼疼?美媒:毒液所致
2020年05月18日19:02

原標題:為什麼“殺人蜂”蜇人這麼疼?美媒:毒液所致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5月18日報導 美媒稱,被名為“中國大虎頭蜂”(Vespa mandarinia)的亞洲巨型大黃蜂蜇一下是什麼感覺?疼,非常疼。原因是其毒液中的乙酰膽堿和組胺會引發疼痛和腫脹,而能夠擴張血管的化學物質“激肽”則起到了輔助作用。

據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網站5月14日報導,在日本國立森林和林業產品綜合研究所研究黃蜂和蜜蜂的牧野俊一說,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一根燒得發紅的針刺中”。不僅如此,而且那種痛楚還久久無法消散。

牧野俊一通過電子郵件解釋說:“通常,被蜇中的部位會腫得很大,而且疼痛會持續幾天。”他還說:“雖然被其他種類的大黃蜂蜇過也會出現此類症狀,但據說被大虎頭蜂蜇一下要疼得多。”

如今已經退休的黃蜂研究員山根爽一就在工作中被蜇過。他證實了牧野俊一的說法:“疼痛持續了兩天,我經常在睡夢中被疼醒。”

關於它們蜇人有多疼的故事是最近在美國華盛頓州發現的兩隻巨型大黃蜂成為熱門話題的原因之一。這種在社交媒體上走紅的昆蟲現在被稱為“殺人蜂”。

儘管大虎頭蜂有擴散的可能,但到目前為止美國其他地方還沒有發現它們的蹤影。科學家和其他專家正在華盛頓州西北部地區努力尋找並消滅任何隱藏的大虎頭蜂種群。

施密特是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西南生物研究所的昆蟲學家,也是一名毒液專家。著名的“施密特刺痛指數”正是他發明的。

研究人員使用一種叫做LD50的衡量標準來判定毒性。它也被稱為“半數致死劑量”,即殺死50%的實驗對象——通常是像小鼠這樣的小動物——所必需的劑量。致死劑量所需的毒液越少,這種毒液就越危險。在上世紀80年代的研究中,科學家們發現巨型大黃蜂毒液的LD50為4.1毫克/公斤,和它的近親差不多。

相比之下,蜜蜂毒液的LD50為2.8毫克/公斤。世界上毒性最大的昆蟲毒液來自馬里科帕須蟻,它對小鼠的LD50大約為0.1毫克/公斤。

雖然蜜蜂的毒液比巨型大黃蜂更毒,但它們蜇人只能蜇一次,而巨型大黃蜂能夠反複蜇咬,釋放出10倍劑量的毒液。科學家們發現,一隻巨型大黃蜂的毒液可以殺死大約10只小鼠,而一個小型蜂群可以殺死一隻150磅重的動物。

這種昆蟲能夠攜帶這麼多毒液是合乎情理的,因為它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大黃蜂,身長超過1.5英吋(約合4釐米)。

是什麼讓亞洲巨型大黃蜂蜇過的地方這麼疼?施密特說,其毒液中的乙酰膽堿和組胺會引發疼痛和腫脹,而能夠擴張血管的化學物質“激肽”則起到了輔助作用。一種在蜜蜂毒液中所沒有的名為蜂毒勝肽的物質能夠與磷脂酶協同作用,破壞免疫細胞並引發大面積紅腫。施密特說,上述化學物質與激肽結合後就能夠導致溶血並溶解肌肉細胞。

這種破壞導致血紅蛋白等大分子被釋放出來,而腎臟必須把它們過濾出去。但施密特說,毒液中有好幾種化學物質都會損害腎臟,這也是巨型大黃蜂的攻擊可能導致腎衰竭的一個原因。這種昆蟲的毒液中還有一種獨特的神經毒素,能夠阻斷神經傳導。

施密特說:“這是一種可怕的化學雞尾酒,為的是防止你再去招惹這些傢伙。”

施密特說,在日本,巨型大黃蜂每年導致30至50人死亡,但大多數是由過敏反應而不是急性中毒造成的。

然而需要記住的是,和其他黃蜂一樣,除非你去招惹它們,否則巨型大黃蜂不會攻擊人類。特別是在外出覓食時,它們很可能會對人類視而不見;巨型大黃蜂蜇死人的事件大都是因為人們嚴重破壞了它們的蜂巢。

儘管在1980年就開始研究亞洲巨型大黃蜂,但施密特從來沒有被它們蜇過。日本的同事建議施密特在養蜂防護服裡面再穿一件厚運動衫,以阻擋這種昆蟲的長刺。那種方法很奏效——不過施密特有時會為此感到後悔。

他說:“事後看來,我倒有點希望自己被蜇過,因為那會使我得到一個中肯的數據。”(編譯/王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