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窄的高端網約車市場,誰將是最後的勝利者?
2020年05月21日09:21

  來源:微信公眾號“車雲”(ID:cheyunwang)

  作者:白鴿

  5月19日,滴滴旗下高端出行品牌滴滴豪華車宣佈與林肯展開合作,即日起,北京、杭州的用戶,可在滴滴出行App上的豪華車頁面率先體驗傳世旗艦豪華轎車林肯大陸Continental尊雅版車型。

  而就在前兩天,一封耀出行CEO顧濤發給全體員工的內部郵件顯示:在經受住了疫情考驗後,耀出行訂單全面恢復,經營業績大幅增長。在剛剛過去的“五一”長假期間,耀出行訂單量超過疫情前的兩倍。

  高端網約車市場上,一個老玩家,一個新玩家,雖並無直接交鋒,但卻也折射出這一賽道的殘酷。猶記得,2018年,寶馬旗下主打高端網約車市場的ReachNow即時出行登錄成都時的風光。到現在,市場上卻鮮少有其相關消息。

  無疑,出行市場的發展前景備受看好,但在中低端網約車市場格局已經形成之際,新的玩家想要入場,高端網約車不失為一個新的機會。但與此同時,高端市場受眾群體少、定價難、投入成本高等難題卻也是對新玩家的考驗。

  新的機會與嚐試

  目前,真正能夠支撐起自身在高端網約車市場佈局的玩家並不多,新玩家更是鳳毛麟角,耀出行則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新玩家之一,畢竟其背靠戴姆勒-奔馳和吉利。

  業內皆知,2018年10月,戴姆勒與吉利宣佈將在華組建合資公司,主要提供高端專車出行服務,合資公司總部設在杭州,雙方持股各占50%。

  去年5月份,雙方合資公司蔚星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落地。同年12月份,耀出行在杭州正式啟動運營,其為客戶提供包括梅賽德斯-奔馳S級轎車、E級轎車、C級轎車、V級MPV等車型,並配備經驗豐富的專業“出行管家”。據悉,未來耀出行還有望增加吉利旗下高端車型。

  事實上,在出行領域,無論是吉利還是戴姆勒,都已經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但值得注意的是,戴姆勒主要的經驗在分時租賃方面,且由於經營不善,在去年6月份已經宣佈退出中國市場。

  不過,戴姆勒對於中國出行市場並未放棄。而通過與吉利的合作,其能夠很好地補足自身在網約車業務運營方面的不足之處。畢竟,吉利旗下的網約車公司曹操出行,現如今在出行市場上也佔據著不小的份額。

  對此,經濟學家宋清輝也曾表示:“戴姆勒之所以要聯合吉利開展網約車業務,是看重吉利在網約車業務方面擁有的經驗以及吉利旗下曹操出行的平台和數據資源,吉利方面顯然也願意與品牌實力更強的戴姆勒合作,進一步拓展網約車市場。”

  此前,波士頓諮詢公司也曾發佈報告稱:“傳統汽車行業參與者不能對市場未來發展再抱有錯位的安全感。”報告還顯示,到2035年,電動化、自動駕駛和共享出行三大新出行技術將瓜分走汽車行業40%的利潤。

  基於此,不管是吉利,還是戴姆勒,都有強烈的轉型需求。吉利通過曹操出行,已經發力中高端出行市場,而其一直在追求“品牌向上”,與戴姆勒的合作,或許是實現其“品牌向上”的重要途徑。此前,針對此次合作,吉利總裁安聰慧曾表示:“此次聯合將是我們由汽車製造商向全球科技集團轉型的關鍵舉措。”

  不得不說,耀出行的推出,是吉利與戴姆勒在高端出行領域的一次全新嚐試,更是細分市場上的一次重要探索。不過,其最終是否能夠成功,還有待市場的考驗。

  高端網約車市場困境

  高端網約車市場是佈局網約車行業一個新的機會,但卻也是最難走通的一個渠道。

  2018年12月,寶馬中國在成都正式開啟了寶馬即時出行高端網約車服務,成為首家進入這一業務領域的國際車企。據悉,寶馬網約車雖定位高端,但並不是少數人專享,而是將會面向公眾開放,既可為高端商務或旅行人士提供新的出行解決方案,也會走入千家萬戶的生活。

  然後一年多以後的今天,在成都生活的朋友對車雲菌表示,從未聽說過有這一出行服務App。同時,在iOS手機App Store中,車雲菌也並未搜索到中文版即時出行App,只有英文版。

  當然,除了寶馬高端網約車之外,其他品牌的高端網約車基本上在市場上也鮮少有發聲,緣何如此?就像前文所說,高端市場是一個機會,但卻也是最難走通的。

  一方面,高端網約車市場投入成本大、定價高、用戶受眾面小。既然高端網約車市場,那麼平台所需要提供的,除了像奔馳S級、林肯、寶馬等豪華車型以外,還要有細緻入微的服務。這就涉及到車型投入成本、人力培訓成本等投入,自然,對於車企出行玩家而言,尤其是像寶馬、戴姆勒這種,車型投入成本則可以大大降低,這也是其有利的競爭優勢。

  然而,一般來說,有需要打車出行的基本上都是無車人士,或者是需要出差的商務人士,但這一部分基本上快車就能夠滿足需求。高端網約車的價格,並不是一般人士所能夠承擔的起的,因此,其瞄準的用戶群體,勢必是商務人士居多,這也就造成了高端網約車所面向群體受眾相對較少的局面。

  另一方面,則是新玩家必須要直面滴滴這一座大山。5月中旬,滴滴總裁柳青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滴滴網約車業務已經實現盈利。作為中國目前最大的網約車平台,滴滴可以說是佔據著國內出行市場的半壁江山還要多。

  滴滴從2017年開始佈局豪華車業務,進度也並不是很快,但相較於像寶馬這樣單一的高端網約車平台,滴滴豪華車基於滴滴出行這一大平台和背後的數據,即使並不盈利,但也能夠實現持續發展。

  基於此,我們不難看出,新玩家在高端網約車市場佈局之難。同時,由於高端市場本身的獨特性,對於一些小玩家而言,也並不具備進入的能力。

  車雲小結

  耀出行作為新入局者,雖背靠吉利和戴姆勒,但是否能夠取得成功,仍需市場考驗。滴滴作為出行市場上的老玩家,能否玩轉高端網約車市場,也有待關注。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高端網約車市場“不好玩”。在中低端網約車領域,目前國內有數十家網約車服務平台,去年車企更是紮堆進入網約車領域,但真正能夠進入高端網約車市場的,卻少之又少。

  那麼,未來高端網約車市場競爭格局將會如何?滴滴是否還能夠一家獨大?耀出行是否能夠成功佔據市場?值得關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