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4年6次季後賽激戰!兩隊寫完半部西岸史
2020年05月25日07:21

  牛仔和馬駒,是狂野西岸的經典意象。而那些年里,同在德克薩斯州的小牛與馬刺,那些次勢均力敵的對弈,是十幾年來我們一直所津津樂道的。縱然,今天達拉斯的新隊名已經變成了獨行俠。

  這兩支球隊的主場地理位置鄰近,奴域斯基和鄧肯又都是一人一城、最忠誠的靈魂領袖。牛馬一直都是強隊,雙方的交鋒貫穿21世紀的前十五年。德克去年謝幕戰的對手正是馬刺。這支當年與小牛相愛相殺的球隊,在主場為老對手的傳奇領袖特別播放了一支致敬短片。此番畫面,何等共情。

  那些場隨流年而起、而落、而逝的牛馬大戰是永遠無可取代的芳華,是烏騅不逝的回憶與情結。

  這兩支西岸豪強的對決從來不乏精彩,猶如針尖對麥芒。擁有鄧肯的馬刺,和擁有奴域斯基的小牛,一共交手過90次,包括57場常規賽與33場季後賽。

  兩位傳奇大前鋒即是兩支球隊堅挺屹立的圖騰柱。常規賽的對戰中,鄧肯與他的馬刺取得35勝22負占上風,而奴域斯基的1163分多於鄧肯的1156分。在季後賽中,馬刺以18勝15負微弱勝出,奴域斯基與鄧肯一共6次在系列賽中相遇,有4次是馬刺笑到了最後。季後賽交戰得分,鄧肯的795分大於奴域斯基的772分。總共90場牛馬大戰,鄧肯場均21.7分,奴域斯基場均21.5分。

  我們這次通過梳理牛馬在季後賽的相遇史,以期略瞥當年風華。

  2001年第二輪 馬刺4-1小牛

  那年的奴域斯基率領小牛剛剛崛起,而鄧肯已經在99年拿過一次FMVP了。2000-01賽季,三年級的奴域斯基場均得分第一次超過20分,他帶領小牛拿到了53勝29負的好成績,小牛也在時隔11年後重新殺回了季後賽。

  那年,鄧肯的身邊還是大衛·羅賓遜,小牛則處於德克、芬利和拿殊的“三駕馬車”時代。一戰定乾坤的G5,奴域斯基狂轟42分18籃板6偷球,鄧肯則拿到32分20籃板5封籃。最終馬刺4-1擊敗小牛晉級下一輪。場均拿到27分17.4籃板3.6助攻2.0封籃的鄧肯統治了比賽。

  2003年西岸決賽 馬刺4-2小牛

  這年馬刺開始了他們奇數年奪冠的定律之旅。帕加和贊路比利先後加入了球隊,GDP組合開始成型。小牛和馬刺一樣取得60勝22負的常規賽戰績,成為當賽季全聯盟唯二勝場超過60場的球隊。

  小牛終於有了和馬刺一決高下的實力與信心。首戰奴域斯基便宣言式地拿下了38分15籃板,助小牛先下一城。馬刺連扳兩城後,令達拉斯球迷揪心的現實發生了——德克因為傷病而倒下,他也缺席了剩下的所有比賽。雖然芬利、拿殊和範埃克塞爾幫助球隊頑強拿下了G5,但終究還是逃不過馬刺的時代鐵蹄。拿殊、範埃克塞爾與鄧肯卡位的畫面成為牛蜜心中悲壯而痛楚的回憶圖景。

  2006年第二輪 馬刺3-4小牛

  這一年小牛幾乎就要獲得隊史第一座奧白賴仁杯。泰利、朱萬·侯活、史達候斯都成為了司機身邊的得力助手。馬刺和小牛又是當年西岸勝場唯二達到60場的,受限於當時的規則,兩隊不得不在準決賽就提前相遇。

  雙方鏖戰到了TieBreak,其中五場分差在5分及以內,各有一場1分的惜敗。G7的最後時刻極大程度地凸顯了牛馬大戰的刺激與戲劇性。第四節的末尾,贊路比利投進三分球幫助馬刺獲得3分領先優勢,但也是贊路比利,在奴域斯基上籃時犯規被打成2+1。馬刺被小牛成功拖進加時,最終輸掉了比賽。

  較之03年,06年意難平的主角變成了馬刺隊員。馬努自責和鬱悶了一整個夏天。

  他覺得自己的那一記犯規辜負了球隊,他覺得對不起老將芬利和奧伯托。後來鄧肯發動了所有馬努身邊的好友打電話、發短信給馬努,或者約他出去玩。就像馬刺經理布福德說的:球場犯錯是不可避免的,鄧肯也會,帕加也會,普波域治也會。縱觀整個體育史,你會發現很多偉大的球員犯了錯,並讓他們的球隊付出沉重代價的例子。而馬努當時的行為,也是因為他想竭盡全力。

  2009年第一輪 馬刺1-4小牛

  對兩隊來說都是相對平淡的一年。

  07年捧得FMVP的帕加場均拿到28.6分4.2籃板6.8助攻,鄧肯也有穩定數據,但系列賽得分排行上的3-9名均是小牛球員。因為贊路比利的缺席,缺一環的馬刺難敵全民皆兵的小牛,馬刺還是被小牛完成了下克上的“黑六奇蹟”。

  2010年第一輪 馬刺4-2小牛

  小牛的奪冠班底已經逐漸成型了,他們也拿到了這一年的西岸第二。不過畢拿、馬里昂、史提芬遜和海伍德等人都是初入隊,球隊的化學反應也尚在調試。而終於迎回馬努的馬刺顯然鬥志滿滿,贊路比利也成為系列賽勝方的得分王。GDP各自場均拿到19.0分、18.2分和15.8分。小牛方面,德克、畢拿、泰利分別場均得到26.7分、19.7分、12.7分。

  上年被“黑六”,這年直接用“黑七”復仇,牛馬大戰不愧為有生之年系列,雙方總能給出最有力的回應。

  我們知道後一年的德克率領小牛,直接拿下了隊史第一座總冠軍獎盃。而這一年的馬刺呢?他們取得了西岸第一,卻被灰熊“黑八”淘汰出局。而2007年馬刺奪冠,小牛則是被“黑八”的那支。命運弄人,被“黑八”即也是對對方的成就。

  2014年第一輪 馬刺4-3小牛

  牛馬最後一次在季後賽的相遇,也是馬刺至今的最後一座總冠軍。聖安東尼奧馬刺在總決賽比較輕鬆地以4-1拿下邁阿密熱火。回顧他們的季後賽征程,最困難的系列賽竟然是在第一輪,唯有小牛與他們戰至了最後一局。

  G3,馬刺還有一次完整的進攻時間。贊路比利接球後,退到中線附近,不緊不慢地運球消耗時間。接隊友掩護後,贊路比利靈蛇出洞般迅速突到籃下,擦板上籃命中。馬刺以108-106領先,只留給小牛1.7秒。最後卡達朗發球,卡達在左側底角接到傳球,他的假動作晃起了贊路比利。點了一下後他快速且堅定地出手,三分命中,絕殺!小牛2-1取得領先!

  “他們有深度、善打球,我們並非不瞭解他們,但比賽就是這麼艱難。這就是NBA,這就是季後賽,這就是西岸……”馬努在賽後如是說。

  雖然小牛沒能取得對弈的最終勝利,但卡達那記氣吞山河的三分足以載入史冊。美航中心曾再一次燃起希望的火光。馬刺在挺過第一輪後一路高歌猛進,拿下GDP時代的第四座金盃。

  牛馬大戰本身就象徵著一個時代。而今德克和GDP都早已開始了各自的退役生活。我們有時候會感歎現在的比賽沒有以前的好看了,沒有以前的純粹了。烏騅已難再平治。

  然後我們想起那些年的牛馬大戰,也許還能對著看球的後輩們說:“這就是NBA,這就是季後賽,這就是西岸……”

  (神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