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計成本救新冠肺炎病人,成本究竟是多少?他算了筆賬
2020年05月25日15:54

原標題:不計成本救新冠肺炎病人,成本究竟是多少?他算了筆賬

全國人大代表、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是國內頂尖的肺移植專家,在業內被稱作“中國肺移植第一人”。過去幾個月,陳靜瑜和團隊在無錫與武漢兩地完成了4台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肺移植手術,為患者打開了又一道生命的“希望之門”。

成功完成全球首例新冠肺炎

終末期患者雙肺移植手術

自2002年以來,陳靜瑜和團隊先後完成了一千多例肺移植手術,打破了多個被業界視為“禁區”的記錄。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肺移植這種非常規救治手段並沒有進入人們的視野。直到陳靜瑜遇到一位年近六旬,靠ECMO維持的新冠肺炎晚期患者。

這位病人來自江蘇連雲港,當時他的肺已經纖維化不可逆,並且一側肺出血非常厲害。陳靜瑜回憶說,他58歲,1米72,大概體內的血也就4升左右。2月28日下午開始他出血兩升多,整個人處於休克狀態,非常危險。

陳靜瑜:假如靠輸血,能夠把病人血壓頂住,短期內能夠找到肺源,我有五六成的把握把這個病人救過來。當時我們就想全力以赴搏一下。

新冠肺炎具有極高的傳染性,實行肺移植手術對患者和醫療團隊都存在風險。在手術之前,陳靜瑜團隊做了非常詳細的準備,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採取了三級防護。

2月29日,愛心捐獻的肺源運抵無錫,陳靜瑜和團隊曆經6個多小時,順利完成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終末期患者的雙肺移植手術。10天之後,成功完成了全球最高齡73歲的新冠肺炎晚期肺纖維化患者的雙肺移植。

“只要能給病人一絲生的希望

我都會全力去搏”

今年3月,陳靜瑜以全國人大代表的身份發出了一份《關於組建國家級肺移植團隊進行新冠肺炎肺移植的建議》,建議組織國家肺移植團隊赴武漢全力救治晚期患者,降低病亡率。

4月18日,陳靜瑜的建議被採納,國務院新冠肺炎聯防聯控醫療救治組決定成立肺移植專家組,赴武漢指導並參與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陳靜瑜被任命為組長,肺移植部分費用由中國器官移植髮展基金會籌集。

陳靜瑜:假如說江蘇是舉全江蘇力量做了兩台肺移植手術,武漢新冠肺炎肺移植手術實際上是舉全國之力,我們去的專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肺移植手術具有高選擇性,限製條件多。受者至少要清醒,核酸檢測陰性,其他臟器功能良好,在嚴格倫理討論通過,患者本人及家屬有強烈願望下開展,供體分配嚴格在國家網絡分配下進行。能夠符合所有條件的患者並不多。

經過專家團隊審慎評估,有兩名達到肺移植手術標準。第一例患者65歲、病程三個月,使用呼吸機和ECMO共計62天。而此前陳靜瑜做過的手術患者中,使用ECMO支援時間最長的是45天。

這對陳靜瑜來說,也是一個挑戰。第一,長期使用ECMO會導致凝血功能障礙,出血風險很大;第二,病人心功能也不是很好,到了晚期纖維化了以後,或多或少都有肺動脈高壓,在手術台上病人隨時可能會心臟停掉。“但作為一個醫生,只要能給這個病人一絲生的希望,我都會全力去搏。”

“哪怕沒有一個客人

我們也會把這個航班開通”

奮力一搏的背後,需要術前事無鉅細的籌備。陳靜瑜既要確保手術能夠順利進行,又要避免手術團隊被感染。陳靜瑜和團隊做了三級防護,但這也給他們帶來了挑戰。

陳靜瑜:戴三層手套,抓起來很不舒服,還要用手去摸肺門的血管,完成這個精細的吻合,很睏難。為了防止感染,做手術要戴一個正壓送風系統的頭套,開關打開後,整個腦子嗡嗡叫,人和人之間基本上沒有語言交流了。

專家組把手術過程從頭到尾操練了兩次,確保細節萬無一失。

4月20日,耗時6個多小時,接近午夜零點,武漢首例新冠肺炎終末期患者肺移植手術結束。做完手術,專家組在醫院守到了淩晨三四點。44小時後成功撤離ECMO,患者病情穩定,胸片清晰,移植肺氧合功能良好,正在進行康複鍛鍊。

4月24日,專家組在武漢協和醫院實施了第二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雙肺移植手術。該患者54歲,使用呼吸機和ECMO共72天,是全球範圍肺移植手術中帶呼吸機和ECMO時間最長的患者。

手術之前,因為疫情期間航班取消,取自青島的供肺面臨轉運困難。陳靜瑜緊急跟國航取得了聯繫,說這個愛心肺源明天必須獲取才能手術。國航瞭解相關情況後表示全力支援,“哪怕沒有一個客人,我們也會把這個航班開通。”

最終,這名患者也成功進行了手術。目前這些接受手術的病人恢復得都非常好,武漢的這兩個病人已經能夠下地步行,進行康複鍛鍊了。

一台新冠肺炎患者

肺移植手術多少錢?

成本無法估量

5月8日,陳靜瑜一行撤離武漢。兩個月裡的4台手術,4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生命因為肺移植得以延續。這背後是對生命的尊重,是不言放棄的堅持,更是不惜代價的付出。

記者:為新冠肺炎患者做肺移植手術,整個過程會花多少錢?

陳靜瑜:一般一個普通的肺移植手術,費用大概六七十萬元。我在負壓手術間,一整套防護設備,1個醫生大概要6000元左右,10個醫護人員就多出來6萬到7萬元,這個是手術的額外費用。但更多的費用在於人力的成本,比如我要20個護士,至少7到8個醫生輪流值班看護。因為怕交叉感染,他們單獨為這一個病人服務。我們真的是不計成本、全力以赴地救助了每一個病人,尤其是在新冠肺炎晚期纖維化肺移植病人身上,我看到了。

建議將武漢“封城”日

設為“國家公共衛生日”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親身經曆了抗擊疫情的戰鬥之後,陳靜瑜有了更多的思考。

陳靜瑜說,今年兩會他的第一個建議就是把1月23日作為國家公共衛生日紀念,因為這個日子對中國確實是太不平凡的一天。正是因為有了武漢的“封城”之舉,才為中國的防疫工作帶來一個根本性的轉折,這也可以使我們增加公共衛生意識。第二個建議就是要全力打造中國的公共衛生體系建設,“我們必須從這場疫情當中吸取教訓,把頂層的公共衛生體系做好”。

5月20日,全國人大代表、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收到了意大利同行發來的短信,意大利完成了歐洲首例新冠肺炎晚期肺纖維化的雙肺移植,受者是一名18歲的男孩,中國經驗在國際上得到分享傳播。

新冠肺炎疫情地圖-全國各地實時查詢·病例小區持續更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