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天驕夢碎只用114場!史上最悲情的如果?
2020年05月26日10:57

  奧登是個很有意思的球員。

  有人認為他是NBA歷史上最大的水貨之一,貴為狀元秀,卻什麼也沒能在NBA留下。

  但也有人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覺得奧登應該是NBA歷史上最為悲情的球員之一。他的天賦很出色,本該打出震古爍今的表現留名青史,卻因為飽受傷病的困擾,最終才落寞收場。

  這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只要歷史不能翻轉重來,就永遠無法得到一個準確的定論。

  但至少有一點還是可以肯定的,在正式進入NBA之前,奧登是一名出色的籃球運動員。

  高中時期,奧登率隊打出103勝7負的戰績,連續斬獲3個州冠軍頭銜,還順帶打出了一波不可思議的45連勝。

  到了大學,奧登場均可以拿到15.7分9.6籃板外加3.3次封籃,三項數據均為隊內最高。不僅率隊殺進了該年的決賽,還在那個舞台上上演了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幕——他帶著一隻受傷的手,砍下25分12板,幾乎憑藉著一己之力,就打爆了由賀福特跟諾阿組成的內線雙塔。

  最終,奧登攜手杜蘭特一同入選了該年的全美第一陣容,成為了自1990年以來首次以大一新生身份入選的球員。

  也正是因為這一系列的高光表現,各家媒體都給予了奧登極高的評價,認為他是繼奧尼爾與阿基姆-奧拉祖雲之後,又一個能夠稱霸NBA內線的長人,甚至將其稱作是大衛-羅賓遜和比爾-羅素的結合體。而選秀網站nbadraft更是直接給奧登打出了106分的超高分,這也成了自他們對球員進行評分以來,一直保持至今的歷史最高分。

  的確,奧登的身體條件真的太好了。

  2米13的身高,2米24的臂展,站立摸高2米84。不僅靜態天賦極佳,動態天賦也同樣卓越。底線折返跑僅需11.67秒,3/4場衝刺只用3.27秒,原地彈跳高度為0.81米,助跑起跳能達到了0.86米,有著與自身身形完全不相匹配的運動能力。

  在翻閱奧登的球探報告時,我們幾乎看到了所有能夠用以讚美一名內線球員的用詞——奧登在禁區的位置感很好,籃下的終結能力出色,打球足夠冷靜,力量強悍且手感柔和,他是個優秀的封籃手,能提供出色的協防表現,並且有著極其敏銳的籃板球嗅覺——簡單概括,就是能攻能守,哪哪都強。

  這些話一出,擺在當時,是真的有大把人願意相信格雷格-奧登就是下一個天之驕子。無數的拓荒者球迷將其視作是球隊的救世主,必將在不久的未來,攜手羅伊與阿德徹底改寫球隊的命運跟歷史。

  只可惜,這些東西很快就都成為了泡影。

  奧登遭遇了嚴重的傷病影響,自2007年夏天被拓荒者選中起至2012年2月,他的膝蓋所經歷過的大大小小的手術就多達5次。整個職業生涯一共只打了3年,加一塊就114場比賽。

  於是,“健康的奧登”便成了一個神話,活在每一個幻想的世界里。

  諸如“再選一百次,我還是會挑奧登”之類的話,也便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但問題是,奧登是在NBA打過球的,雖然時間很短,不好對未來的發展前景做判斷,但優缺點還是極為明了的。只要保持健康,他就能達到杜蘭特的成就高度?至少我是不敢相信的。

  2008-09賽季,奧登打了61場常規賽,在場均21.5分鐘的上場時間里,他能為球隊貢獻8.9分7板1.1次封籃。僅就作為一名新人中鋒而言,奧登這個表現是可以被接受的。畢竟中鋒球員的成長週期更長,需要去適應的東西比後衛更多,只要他的成長曲線符合預期,就是值得等待跟培養。

  這點在2009-10賽季,奧登正式受傷之前,倒也得到了一些驗證。那個賽季他21場全部正選,每36分鐘能為球隊貢獻16.7分12.8板外加3.4次封籃,0.214的WS/48在當時更是能排到聯盟第7的位置,甚至超過了高比拜仁。

  作為新人,奧登的確像我們展現出了一些優秀的特質。

  他是一個出色的籃板球爭奪者,有著敏銳的籃板球嗅覺。僅以相對健康的首戰年表現為例,22.4%的後場板率,在當時超過了同位置92%的球員,而14.4%的前場板率,更是直接比下了鼎盛時期的迪韋侯活,成為了同期聯盟中最強的存在。

  雖然新秀賽季的奧登場均出手只有5.8次,但從他3.7次的罰球出手,以及強於當時95%左右的內線球員的23.5%製造投籃犯規機率,和3.2%創造非投籃犯規機率來看,即便是新秀年的奧登,也有著不俗的禁區翻攪能力。

  同時,他也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在運動能力和封籃判斷上向我們做出了非常好的展示。

  但是,奧登的問題也非常突出,而且幾乎與球探報告中所說的缺陷完全一致。

  當時的那份球探報告是這麼寫的:

  奧登缺乏投射威脅,會在面筐時會顯示出有些不適應;

  無論背身還是面框,他的進攻腳步都需要提升,目前仍處在依賴運動天賦的階段;

  在面對具有強身體侵略性的對手時,奧登會比較容易陷入犯規的麻煩。

  他有99%的出手都集中在了近筐端,當出手距離超過籃筐4英呎(1.2米)時,奧登命中率甚至不足34%。背身單打占到了他整體進攻比重的43.9%,但42.9%的命中率和0.751分/回合的效率都表現的不夠好。

  相較於持球強攻,奧登更擅長的二次進攻補籃和下順空切的接應,在一對一的低位強攻中,他更多的是在依靠力量碾壓後的生擠而非腳步,技巧性匱乏。

  至於防守,他倒是展現出了一些不錯的潛質,但是缺乏經驗,選位不佳,伸手莽撞的問題,還是時常會將他推至於犯規過多的困境中。在NBA的三個賽季里,奧登每36分鐘的犯規數字是驚人的6.5、6以及8.8。換言之,當時的奧登甚至都還沒有找到能讓自己長時間留在場上的辦法。而在這種狀態下,你又怎麼敢對他抱有過高的期待呢?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事都不會再有個具體的結果了。

  以結果論,奧登就是水貨,他沒有拿出能與狀元身份相匹配的表現,這是既定事實。

  但站在另一面看待這出悲劇,就像杜蘭特所說的那樣,想要想證明一個人是不是水貨,你得讓他先作為一個運動員上場打球才行。而奧登的悲哀便在於,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獲得足夠多的機會。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