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多多和郭麒麟,星二代的分水嶺
2020年05月30日16:43

原標題:黃多多和郭麒麟,星二代的分水嶺

原創 謝明宏 娛樂硬糖

作者|謝明宏

編輯|李春暉

郭麒麟居然是郭德綱的兒子!每當看到這樣的帖子,就想告訴樓主:“北京申奧成功啦,換個翻蓋手機慶祝一下。”偶見幾個還覺得在玩梗,看多了簡直是時代的眼淚。

你震驚大林子是少班主,我震驚你震驚大林子是少班主,這算是俄羅斯套娃式震驚嗎?還是黃磊老師有閱曆,大林子一去《嚮往的生活》就說:“我跟你爸爸很熟。”

港真,年輕人里能和黃磊打上幾回合“陰陽推手”的簡直大海撈針,大林子算一個。周迅和郭麒麟聊嶽雲鵬,黃磊對著郭麒麟說了兩次:“嶽嶽能吃苦。”郭麒麟秒接:“黃老師拿話點我呢?”

黃磊連忙說沒那意思,郭麒麟說:“我心思髒。”後期看不過去,字幕改成了“心思多”。大林子借力打力,腹黑完黃磊之後,又把鍋甩回自己身上。

該裝傻就裝傻,該挑明就挑明。不管黃磊是不是話裡有話,大林子都做到了不落下風。《嚮往》不是《花少》,但郭麒麟對人情世故的掌握,的確比同齡人老成持重。

郭麒麟身上沒有星二代牛哄哄的嘚瑟,反而很謙遜,肚子裡有真貨,上綜藝又是造梗接梗大師,這讓他的路人緣比較好;而黃磊的女兒黃多多,卻因為反複的包年熱搜被網友嫌棄。染黃髮上熱搜,染藍發上熱搜,是要往Tony名媛的方向發展嗎?

同樣都是嚴管嚴教,郭麒麟怎麼就成了人見人愛 “大小姐”,黃多多就遭受不少惡意?不聊過時的“育兒經”,我們來聊“星二代的養成之道”。

懂事是原罪?

《爸爸去哪兒》有個片段:多多獨自在房間手舞足蹈,黃磊一進去,她立馬收斂,乖乖坐著。儘管黃磊公開表示不反對女兒早戀,但多多的一些表現證明,黃磊的教育應該沒有他所表現出來的開明。

回想當年多多上節目,就是鋪天蓋地嘲她沒有小孩子的天真。奇了怪了,一些二三十歲的藝人犯錯,還有輿論洗他只是個孩子,真孩子大家反而嚴厲起來。別的小朋友都相信謝娜的魔術,多多拆穿就不能算小孩子了?

硬糖君並不覺得多多老看鏡頭做作,反而心疼她為什麼這麼在意“得體”這件事。八歲的孩子已經上學,上節目存在超齡問題。但錯不在黃多多,而是大部分人對小孩子的刻板印象。

只有天真的、爛漫的、活潑的才是小孩該有的樣子。像多多這樣沉靜的、敏感的、懂事的,就像“小大人”了。解讀心機大可不必,換到現實里,誰要是有這麼個懂事孩子,做夢都會笑醒吧。

這種偏見,一直延續到了多多如今的少女期。說人家染髮像個小太妹,對髮質不好,會帶壞同齡人啦。甚至捧一踩一,說多多不如妹妹那麼有靈氣,不如森蝶那麼明朗,早熟的打扮顯得很土味油膩。

人間疑惑,染個頭髮就成不良少女了?只要不影響別人,女孩子想嚐試不同的風格何罪之有?可怕的是,多多的成長過程中,她從未符合過大眾的心理期待。小孩子時太懂事不可愛,少女時愛打扮不清純,這些發言的老舊程度可以當清代歷史文獻了吧?

人的性格是各類特質的綜合體,多多也就比同齡孩子多了點憂鬱(像早年的黃磊)。但其他的小孩子性格特質也有,搞不懂這些偏見為何要強加到她身上。或者說,這個時代已經不再包容寶釵那樣的面面俱到,覺得黛玉才是真情實感的美人。

真正應該思辨的是營銷反噬,沒人知道多多的真實想法。誰會去關心一個還沒出道的星二代每天換什麼髮色呢?只有包裝心切的父母吧。她這個年紀,架不住任何父母做的決定。

“瘋學家”鄭爽在《拜冰》里說了,熱搜多了,認識她的人才多,片酬才高。黃磊知道經常買熱搜會挨罵嗎?他知道。那他為什麼還讓多多一年上七次熱搜,甚至不惜豔壓地震熱搜呢?這才是無奈又有寒意的地方。

黃磊太喜歡扮演“教育家”了。《極限挑戰》黃磊和黃渤費勁抓了半天魚,等到吃的時候,黃磊說女兒覺得魚可憐,就放掉了。黃渤無語的地方是,早說要放魚人家潛水弄得那麼辛苦幹嘛,就為了彰顯你一家的善心?

火苗被熄滅

與黃磊給多多買熱搜不同,郭德綱最常做的事,是給郭麒麟熄火。

大林子2015年想出國讀書。為了這次轉向,他做了周密的計劃。報了托福班,與搭檔閻鶴祥溝通,但那個火苗很快被郭德綱熄滅了。後來郭麒麟回憶,2015年是他最艱難的一年。

小時候郭麒麟從別人那裡得到一個巧克力,他開心的跟他媽說他人緣好到別人送他東西。結果他媽說,因為他爸爸是郭德綱所以別人才會送巧克力。到底是祖上的光,還是自己的德,大林子從小就被教得很清醒。

初中退學,當時德雲社內憂外患,曹雲金又跑路。郭麒麟就說退學幫家裡,讓外人看看老郭說相聲不是後繼無人。就算所有人都走了,也還有這麼個親兒子在頂著。

郭德綱當年的採訪說:“可以不上學,但不能不讀書。可以沒文憑,不能沒文化。”進了園子的大林子,一邊讀書一邊練藝。2012年他助演嶽雲鵬的專場演《陰陽五行》,氣氛不佳選題也不太適合,直接被郭德綱微博上痛罵。

“為此事,昨晚大罵郭麒麟至半夜。你憑什麼考慮不周?觀眾花錢了,買票了,必須對得起人家。天下說相聲的都能胡說,唯獨你不能!”老郭這話,從觀眾的角度覺得很受尊重,從小郭的角度怪不容易。

郭麒麟演話劇《牛天賜》北京謝幕場,老郭悄悄去看了。看導演的反應像什麼都不知道,郭麒麟也是愣神一下才反應過來,然後抱著他爸就哭了;上《歡樂喜劇人》也是幾乎沒有好話,只一次郭德綱淡淡說:“今天這活兒使得不錯。”

《今晚九點見》里,大林子說:“他永遠不會把對我的愛,表現在臉上。但其實我知道,他內心深處比愛誰都更加愛我。”老郭當然愛兒子,只不過慣子如殺子,這一點有矯枉過正的意思。他對郭麒麟好,德雲社的其他人只會對他十倍的好。只有他對郭麒麟狠,其他人才會正常對待少班主。

《喜劇人》總決賽綵排完,大林子找老郭彙報。郭德綱說:“你拿不拿獎對我來說不重要。趕緊的,我還等著吃涮肉呢!”《牛天賜》的劇場和德雲社總店,相隔數百米步行不過5分鍾。郭德綱那天先去巡自家生意,又閃現劇場看兒子,那種別彆扭扭的心態不就是“天下父母心”嘛。

《坑王駕到》錄製現場,郭德綱說:“大林以為我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其實我都知道。”郭麒麟的成長,基本上是不斷的挨罵和打壓。慘是真的慘,但雕琢出來的效果,好也是真的好。

無法再超越

郭麒麟坦言:“德雲社這三個字,等同於我父親的名諱。但是想要再在他的後面,再做些什麼文章,我覺得很難。”這也算星二代的終極困惑了,怎麼在父母的光環下自處?

相聲上,郭德綱是懸在大林子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永遠是鞭策的諭旨。他走的相聲偏傳統,師哥們耍賤賣萌的時候,郭麒麟還在堅持老活兒。從《托妻獻子》開始,他算是得窺門徑了,節奏和風格都比早期穩妥。當時捧哏的口誤,反而被大林子砸了一個“鱷魚河馬”的現掛。

綜藝上,大林子已經是遍地開花,趕超父親倒很有指望。上《拜託了冰箱》得了五年騰訊VIP,郭德綱微博喊話有贊助戲服的廠家想著點爸爸。郭麒麟就@騰訊視頻梆子營2020,好傢伙,憑空造了個新綜藝;《漫遊記》里,郭麒麟覺得花了五塊錢的廁所很貴想多待一會兒,讓鍾漢良一頓暴找。

拋開物質和教育水平,黃多多其實比較可憐。家教很嚴有沒有扼殺孩童天性不知道,但通稿和熱搜買多了的確敗了路人緣。這導致她無論做什麼,都有人能找到另闢蹊徑的角度來黑。多媽放出學校模仿課的作業照片,也要被說矯揉造作。

星二代,得到了很多別人得不到的。包括郭麒麟自己也說:“我退路很多,這個沒有辦法,是客觀造就的。”但同時,他們承受的其實也不少。多多身上就負載了太多大眾對黃磊的不滿,當然還有對營銷的反感。

所以給多多買熱搜的黃磊,很會“害”女兒;給郭麒麟製造挨罵機會的郭德綱,很會“教”兒子。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是黃磊那種捧你讓你挨罵,還是郭德綱那種踩你自己先罵,效果已大概分明。

早幾年的郭麒麟,其實也沒有什麼發聲機會。但當他逐漸走到台前,他學會了善用表達。記者問他以前的火苗徹底熄滅沒有,他說:“僅僅是熄滅,但那根蠟還在。以後再遇見對的打火機的時候,可能會再燃起來。”

不知道將來多多進娛樂圈會從事什麼,但希望她不要被父母捏成他們想要的樣子。就算不得已像郭麒麟一樣被熄了火,也要保留再燃起來的希望。路人緣自己去掙,真實想法自己去表達。

原生家庭的影響,其實明星家庭算是很大的一類。要麼,你逆流而上做一條躍龍門的鯉魚。要麼,你順流而下做拚爹靠祖蔭的鹹魚。兒女不必不如父母,父母不必強於兒女,這才是明星家庭走向豁達明媚的要義。

也許有機會,我想聽聽多多怎麼說,想看看大林子的火怎麼燃。

原標題:《黃多多和郭麒麟,星二代的分水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