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42萬年薪聯盟第4!場均4分的他已經飛昇
2020年06月01日14:50

  19-20賽季,二年級的德文特-格拉漢姆火了。

  因為祖老闆不交奢侈稅的理念下,夏洛特黃蜂在去年夏天放走了隊史第一人肯巴-獲加,隊史唯一的全明星正選就這樣被放走,球迷當然不會好受。但幸好,肯巴-獲加的繼任者讓黃蜂球迷感到了一絲慰藉,而這個繼任者並非用肯巴-獲加換來的羅齊爾,而是另一個自家培養的新秀——格拉漢姆。

  最近在大洋彼岸的reddit籃球板塊中也出現了關於格拉漢姆的討論,從球迷的口風中你就能看出格拉漢姆有多麼受歡迎:有球迷表示祖老闆明年應該給這位二年級後衛送上大合同,還有球迷表示,格拉漢姆未來肯定會成為全明星。

  而這樣一個廣受好評的二年級新星,卻只讓黃蜂為他付出了一個34順位的次輪簽而已。

  不是其他球隊沒眼光,而是如果用一個高順位選格拉漢姆的確有許多不可控的風險。這還是要通過他的成長經歷說起。

  和許多底層黑人一樣,格拉漢姆的成長環境並不優渥,甚至要用貧窮來形容。

  格拉漢姆出生時,他的母親還是14歲的高中生。據他的母親德瓦娜-金坦言,“如果根據社會統計,我可能高中沒讀完就輟學,而小格拉漢姆也可能會變成一個鋃鐺入獄的混混”。(德瓦娜-金後來拿到了工商管理學的學士學位)

  但格拉漢姆沒有成為階下囚,和很多最後進入NBA的球員一樣,他們能夠成功不單單因為他們有運動天賦,更關鍵的是他們受到了正確的指導,雖然格拉漢姆成長於貧困的單親家庭,但他的母親卻一直強調格拉漢姆要努力讀上大學,因為這是他唯一改變命運的方式。

  “她對我說,如果你沒有想好自己要去哪個大學讀書,那麼就什麼都不能做。”

  “我當時想要紋身,但她的條件是,你必須要想好自己未來要讀什麼大學,否則免談。”格拉漢姆在接受《露天看台》夏洛特記者祖納森-亞伯拉姆採訪時說道。

  8歲的時候,格拉漢姆因籃球天賦受到了當地AAU球會的關注,雖然當時的格拉漢姆打得一手好球,但他的身材很瘦小。可能因為對自己身材的不自信,為了彌補自己的身高,他甚至把頭髮留長讓自己看起來高一些(就像他新秀賽季留的爆炸頭,而今年格拉漢姆爆發,爆炸頭編成了辮子)。

  格拉漢姆的籃球之路並非一帆風順,而且一場鬧劇毫無疑問影響了他的選秀前景。格拉漢姆高中畢業後起初選擇了阿帕拉契州立作為自己的下一站,但後來格拉漢姆改變心意想要去北卡州立。

  ESPN記者傑夫-古德曼的報導中格拉漢姆說,“我當時的確做了正式的訪問,當時我也喜歡這所學校和那裡的教練,但後來我意識到我可以去一所更高水平的學校打球。”

  而這也導致了球員和學校之間產生了矛盾,阿帕拉契州立不願意就這樣放走格拉漢姆,表示要到第二年的4月份才能讓他重新擇校。而這也表示格拉漢姆需要延後自己的NCAA生涯,推遲得到高水平比賽鍛鍊的機會,對於一名年輕球員而言,這顯然是一次不小的打擊。

  這次事件為格拉漢姆帶來了兩個問題:契約精神與成長性。這必然會在選秀時被球探納入考量。(以及後來在堪薩斯打球期間,因未交交通違規罰單被逮捕)

  與阿帕拉契州立割裂的格拉漢姆無法參加NCAA的正式比賽,只能就先就讀於預科學校作為緩衝,但在新罕布殊爾的布魯斯特學院打球卻成為格拉漢姆職業生涯的轉折點,在那裡他和多諾萬-米曹搭檔,拿到了全國冠軍。當時人們對他們的評價是,“無人能擋”。

  格拉漢姆出色的表現得到了眾多名校的青睞,據報導稱維珍尼亞、北卡、堪薩斯三個地方都有學校看中了格拉漢姆,而最終在原阿帕拉契州立教練卡佩爾下台後,被釋放的格拉漢姆選擇堪薩斯作為自己的下一站。

  “這件事情反而讓我變得更好。被雪藏、去布魯斯特打球、成長,最終加入堪薩斯,我認為這所有的經歷都將我塑造成一個更好的球員,更好的人。”

  在堪薩斯打球的四年時間里,格拉漢姆拿到了大大小小的18項獎項,他也是當時最成功的大學球員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在堪薩斯打球學習到的種種籃球知識,也是二年級的格拉漢姆爆發的鋪墊。

  和羅齊爾搭檔的格拉漢姆並沒有被球權分配所困擾,因為他早已熟悉了雙控衛的配置:在預科學校和米曹搭檔,在堪薩斯和弗蘭克-美臣組成小個雙控,都讓他懂得如何與另一名控衛和諧共存。

  同時,在堪薩斯的四年讓格拉漢姆形成了穩健成熟的球風,學會了怎樣全方位的影響比賽。

  黃蜂主教練博雷戈說:“格拉漢姆到來之後,我看到了他的成熟,我明白他為什麼會留在堪薩斯打了四年的比賽,因為這個孩子在接受高水平比賽的鍛鍊,得到了很好的指導,也養成了優秀的球場大腦。”

  格拉漢姆也說自己在堪薩斯養成了成熟的比賽習慣,“擋拆、繞掩護、4打4或者5打5、雙人包夾…… 這都是我們在大學常練的,我可能每場打擋拆、繞掩護的次數高達40或50次,所以這讓我學會了怎樣閱讀比賽。”

  “也讓我把打法建立在利用掩護的基礎上,我真的很擅長這麼做。”

  現在的格拉漢姆雖然還不是頂級的持球手,但他完全躋身一流行列:19-20賽季他場均持球打擋拆8.9次,排在聯盟第15;而且擋拆占進攻比例的45%,這是他作為進攻核心的標誌,也是教練對他“大權在握”的信任。

  比起羅齊爾,格拉漢姆更像是真正的組織後衛,畢竟他從小就這樣打球,擁有控衛本能——高中時期的格拉漢姆甚至比教練批評過於“無私”。

  但是,這一弱點早已被“修復”,現在的格拉漢姆不僅僅是單純的助攻,他懂得抓住其中的平衡,和所有的優秀控衛一樣,發揮得分能力同時助攻隊友。

  自帶的控衛本能加上在堪薩斯磨練出來的擋拆本領,讓格拉漢姆成為聯盟總助攻第4多的球員;而且每10次傳球創造1.3次助攻,數量和效率上甚至比約基治、列拿特、西蒙斯還好。

  在格拉漢姆的新秀賽季,他身前有肯巴-獲加和東尼帕加兩位老前輩,所以他的出場機會並不多,但他沒有浪費“坐板凳”的時間:打夏季聯賽、發展聯盟、向肯巴和帕加請求指導……雖然是成熟的大齡後衛,但格拉漢姆並不對虛心請教感到羞恥。

  “他是個大四新秀,但總是和肯巴、帕加請教,他是球隊里夏天在訓練館花費最多時間的人,所以我不驚訝他取得目前的成就。”格拉漢姆的隊友巴杜姆說道。

  “他必須成為那個核心,成為肯巴,成為東尼帕加。”

  現在,格拉漢姆的確如巴杜姆所說,正在朝下一個肯巴、帕加的目標前進。而這麼說的原因在於,黃蜂的進攻已經建立在格拉漢姆的三分、擋拆、傳球之上了。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