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是馬勒當拿,上帝之手後會向球證坦白?
2020年06月03日19:15

  1986年阿根廷2-1戰勝英格蘭的比賽,馬勒當拿Maradona攻入了兩粒經典入球,一個是連過五人,另一個是上帝之手。

  很多人對此不屑:明明是一粒不道德入球,吹什麼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算是馬勒當拿自己命名的,賽後他並不感到羞愧,反而覺得用手來「懲罰」英國人的感覺更爽。

  放到當今,在VAR的作用下,這粒入球是一定不會存在的。但在當時,這粒入球能夠有效,一半是入球動作不是很明顯,還有一半,是球證被馬勒當拿的演技騙了。

  回顧那粒入球,當時坐在場邊的英格蘭球員巴恩斯John Barnes說到:「我們所有人都看到了,所有在後備席上的球員、教練,我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是個手球,不敢相信球證竟然沒看到。」

  那場比賽的保加利亞旁証多切夫在2017年去世,生前的一次採訪中,他透露:「我看到了阿根廷人是用手入球的,但在那時候,國際足協的規則是,只有球證主動詢問時,旁証才能給出自己的意見。球證甚至都沒朝我這裡看一眼,就判罰入球有效了,我們從沒交流。」

  而當值球證阿里-本納賽爾是這樣辯解的:「如果你回看比賽畫面,你可以看到多切夫的位置更好。我也有些疑慮,但當我看到旁証向中線跑去,我就判罰入球有效了。」

  而在隊友奧斯卡-勒基利看來,馬勒當拿的演技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最天才的就是他入球後馬上就跑開去慶祝了。他跟我們說:慶祝,抱我!」

入球後,馬勒當拿第一反應就是慶祝
入球後,馬勒當拿第一反應就是慶祝

  這一點,馬勒當拿之後在他的自傳中也提到過:「巴迪高斯塔過來問我,是不是用手攻入去的啊?是不是用手進的?然後我回答:你****閉嘴,接著慶祝!我們害怕球證把入球吹掉。」

  老馬若無其事地慶祝一定程度上削減了球證對入球的疑慮,在球證與旁証的誤會下,這粒入球誕生了。為此,老馬一輩子都在被譴責,但如果換位思考,當時的情況下,哪名球員會向球證主動承認手球呢?

  生死戰,用一粒「不道德入球」換取球隊利益,你願意嗎?

  在取得這粒入球後,你可能會長久背負罵名,會對職業生涯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甚至會給家人帶來困擾。但在那一瞬間,球員沒時間權衡,大都會做出本能的反應。

  南非世界盃外圍賽上,法國與愛爾蘭在附加賽相遇,首回合法國作客1-0領先,次回合主場先失1球。背水一戰的形勢下,亨利用手將球停下,助攻加拉入球,幫助法國隊完成絕殺,挺進了世界盃。在球進之後,愛爾蘭全員向球證投訴,當時鏡頭特意對準了亨利,他沒有絲毫猶疑,和隊友們一樣在忘我慶祝。

亨利並沒管那麼多,先慶祝再說
亨利並沒管那麼多,先慶祝再說

  可以預見,這場比賽之後亨利Thierry Henry被千夫所指,那屆內患重重的法國隊在世界盃上也丟人地沒能小組出線。但在比賽當時,亨利並顧不了那麼多,他想的就是這粒入球能讓法國進入世界盃。

  多年之後,亨利的良心還在遭受譴責:「你的朋友受到了影響,你的父母受到了影響,你的兄弟受到了影響,你的孩子受到了影響,你周圍很多人都受到了影響。這是你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當你希望事情翻篇,你會接到電話,他們會問你有沒有看到外界說了什麼。最終,你不願去和別人友好相處,但他可能只是問候一下你。」

  不只馬勒當拿、亨利。美斯Lionel Messi在對陣愛斯賓奴用手入球後,他的第一反應也是與隊友慶祝。魯爾在對陣列斯聯的歐聯比賽中也上演過類似一幕。

美斯的手球
美斯的手球
魯爾入球後也是當沒事兒一樣慶祝
魯爾入球後也是當沒事兒一樣慶祝

  換個角度,林柏特Frank Lampard世界盃上的門線冤案,明明球已經過了門線,紐亞Manuel Neuer還若無其事地把球抱住順勢發起反擊。保方Gianluigi Buffon更是有從門線里把球撈出的黑歷史。他們都不同程度背上了罵名,但是站在他們的角度上,這樣的行為是沒有經過思考的第一反應。

世界盃上的紐亞
世界盃上的紐亞
保方撈球
保方撈球

  當己方獲利,球證又沒有表示,多數人的反應都是當作無事發生。比如1998年國米祖記的那場爭冠戰。朗拿度Ronaldo被祖利安奴(Mark Iuliano)放倒後,祖記眾將就地發起反擊,並通過這次反擊獲得了12碼。

球證既然沒表示,當然要反擊啊
球證既然沒表示,當然要反擊啊

  時至今日,人們提到祖利安奴,想到的不是別的,就是那次對朗拿度的犯規:「人們每天都在跟我說這次犯規,在最初的幾年裡,人們因為這件事而記得我,而不是因為我15年不可思議的意甲生涯,在那15年裡我贏得了一切。」

  這些情景中,錯誤不完全在那些「裝無辜」的球員,但球員個體為球隊的利益做出了犧牲,他們透支了自己的口碑信譽,被套上了道德的枷鎖。VAR的誕生,不僅僅是避免誤判對受損方的傷害,對獲益一方其實也是一種保護。

  無論是馬勒當拿、亨利,還是紐亞、保方,他們的反應都是人之常情。而也正因如此,拒絕12碼的尼維特Pavel Nedved、科拿Robert Fowler,主動向球證說明自己入球是手球的高路斯Miroslav Klose才更令人敬重。

  (簡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