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佐敦時代公牛多慘? 僅贏13場卻是最賺錢一年
2020年06月04日08:00

  1998年佐敦第二次退役,從此再也沒回到公牛,而他的離去對公牛造成的打擊是致命的,似乎帶走了公牛所有的好運氣。時至今日,公牛再也沒能重返總決賽,連東決都只進過一次,更多的時間,公牛是和隊內混亂的氣氛和糟糕的運作聯繫起來的。

  一切其實早在1998-99賽季就已露出端倪。在“後佐敦時代”的第一個賽季,公牛戰績大幅滑坡,雖然那是公牛多年來最賺錢的一年,卻也是遭受其他球隊的復仇最激烈的一年。在對手將過去多年積攢的怨氣一股腦兒發泄出來時,被蔑稱為“baby bulls”的公牛眾將也只能默默承受。《體育畫報》記者Ben Pickman撰文,帶您看看1998-99賽季的公牛有多麼悲慘。

  1998年因勞資談判導致的停擺,佐敦發佈第二次退役的公告顯然延遲了許多。直到1999年1月13日,佐敦才正式宣佈第二次退役,並接受了45分鐘的訪談。曾長期擔任公牛現場比賽解說員的湯姆-多爾(Tom Dore)記得,當時佐敦開口就稱很失望,他本來希望能率公牛原班人馬再一次爭冠。在被問到接下來打算怎麼做時,佐敦也表示:“我毫無頭緒。”

  公牛不像佐敦這樣“毫無頭緒”。早在1998年夏,公牛就聘請了愛荷華州大教練蒂姆-弗洛伊德為籃球運營部總裁,老闆雷因斯多夫當時就說過,如果禪師拒絕回歸的話,弗洛伊德將繼任為教練。

  在1997-98賽季季後賽期間,禪師也已經意識到他的位置將被弗洛伊德所取代。因為在1997年夏克勞斯的女兒大婚時,克勞斯邀請了許多嘉賓,包括弗洛伊德,以及禪師的幾位助教,卻獨獨把禪師晾在一邊。

  最終,不但禪師沒回來,佐敦、柏賓、洛文、卡爾等王朝骨幹也都離開了。弗洛伊德執教的第一季,公牛在1998-99賽季僅贏了13場,且從未贏得超過2場的連勝。甚至當賽季於1999年1月重啟時,公牛一度湊不齊參加訓練的人手,王朝骨幹中只有朗-夏巴、比爾-溫寧頓和古高留隊。

  其實,當年公牛球員並不願將責任一股腦兒推給教練弗洛伊德,反而同情他接手了一副他也無法掌控的爛攤子。據《紐約時報》報導,由於接手過於倉促,弗洛伊德當時甚至連球員都認不全,經常鬧出笑話,不是遺忘了某個球員,就是將某個球員張冠李戴認成他人。

  在1999年2月底戰勝黃蜂前,公牛僅以2勝10負開局。隨後,公牛加時戰勝了由卡達和麥基迪領軍的新勢力速龍,取得2連勝。但就在2天后,活塞就在芝加哥以108-78血洗公牛。這是自1994年聯合中心場館被啟用以來,公牛在此遭遇的最大失利,而活塞上一次在公牛主場取勝,還要追溯到1990年3月。

  當時的公牛所考慮的,是如何繼續說服球迷來現場看球。而對於公牛球員而言,他們突然感受到了聯盟其他球隊滿滿的恨意,和強烈的復仇慾念。

  有消息稱,雷因斯多夫之所以不願保留爭冠陣容,是因為1997-98賽季公牛總薪資高達6130萬美元。若強留所有人,總薪資將高達8000萬美元。但在拆散爭冠陣容後,1998-99賽季公牛總薪資銳減到2860萬美元。這無疑是他們最賺錢的一年。

  但球員們的感受卻是另一回事。季初,頂著衛冕冠軍光環的公牛球員仍受到禮遇,連警車也會為他們開道。但久而久之,這份禮遇就蕩然無存了。而對手也開始輕蔑地稱呼這支公牛為“baby bulls”。

  為挽救球隊危局,公牛的老將們會經常和弗洛伊德會面,重點商討球隊的進攻問題,但問題仍是一籮筐。多爾也形容該賽季的公牛,是接連遭到泰臣、阿里和祖-弗雷澤等拳王的重拳攻擊。

  4月1日,活塞再度大勝公牛32分,公牛9勝22負。過了一晚,公牛回到主場,又被魔術狂勝47分(68-115),那也是截至當時公牛隊史最大分差失利。4月10日,公牛以49-82大敗於熱火,迄今仍是自引入24秒規則後,NBA球隊單場常規賽最低得分紀錄。

  常規賽季收官戰,多爾稱這也是他生平最後一次稱呼公牛為“衛冕冠軍”。該場比賽,禪師來到現場觀戰,瞬間引起轟動。在比賽半場休息時,公牛主場升起了一面旗幟,以此來感謝禪師。禪師也在現場致辭,當他先後提到雷因斯多夫和克勞斯的名字時,一整個賽季都未曾噓過公牛的主場球迷們,竟不約而同地爆發出高分貝的噓聲。

  最終,公牛該場比賽又輸掉20分,以13勝37負的糟糕戰績結束了賽季。

  當時僅為二年級生的公牛後衛拉斯蒂-拉魯(Rusty LaRue)猶記得11個月前,就在公牛擊敗爵士獲取第二個三連冠後數天,公牛球員彙聚到佐敦位於芝加哥的餐廳,分享奪冠的喜悅。大家互相舉杯慶祝,分享著各自的故事。

  此時拉魯卻突然站起來對大家說到:“嗨,哥們,我要感謝你們摧毀了我賸餘的職業生涯,因為從現在開始,我的生涯就要開始走下坡路了。”

  當時的拉魯已敏銳地意識到,改變迫在眉睫,數月後,這支衛冕冠軍將面目全非。公牛老將後衛蘭迪-布朗也表示:“最讓我感到傷心的,是史上最偉大的球隊甚至沒來得及等到自己被擊倒的那一天。”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