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人大半年的努力白費!聯盟新政讓快艇笑出聲
2020年06月05日07:40

  NBA複賽方案基本確定。22支球隊到奧蘭多的迪士尼進行一系列比賽。大家共用中立球場,誰也沒有主場優勢。常規賽轟轟烈烈地打了這麼多場,結果高居榜首的湖人和公鹿等隊卻沒有主場優勢,這讓他們覺得好像被搶劫了一樣。

  最慘的應該算是湖人。由於天然的優勢,他們如果碰到快艇,幾乎可以說全部是主場,而快艇全是作客。此前,湖人隊員丹尼-格連和杜德利都曾放話,如果季後賽遇上了快艇,他們的主場優勢會被無限放大。

  而如今,湖人什麼優勢都沒了,包括連為他們喝彩的球迷都沒有。

  據美媒記者大衛-邁克梅納明報導,一些高排名的球隊正在想方設法營造一種“主場優勢”,並提出了一些方案。比如:高排名的球隊球員擁有7次犯規資格,而不是6次;多一交挑戰教練的權利;可以將自己主隊的地板運過去;甚至可以優先選擇酒店的房間。

  在沒有主場優勢已經成為事實的情況下,這種做法也不失為一種對高排名球隊的補償。

  主場優勢為什麼這麼重要?總的說來就6個字:天時、地利、人和。首先,主場作戰的球隊對當地的天氣很適應,比如溫暖的邁阿密球隊到天寒地凍的多倫多,不被凍成狗就算不錯了,在場上發揮肯定受到影響。

  再者,主隊的地利優勢明顯,不用長途跋涉。特別是背靠背的時候,客隊要長途飛行,有時候淩晨才到達,折騰了一晚後,肯定睡不好,第二天就要上場,打出什麼狀態可想而知。

  至於“人和”,則主要是主場球隊賣力地喝彩,而給客隊喝倒彩,在對方罰球時給予干擾,製造噪音。別小看這些盤外招,在比賽的關鍵時刻,有時候甚至能決定勝負。

  主場作戰的球隊,還容易得到裁判的偏袒,安保人員和醫療人員對主隊球員也會照顧有加。這此因素加起來,對主隊加成可不小。

  1976年NBL和ABA合併成NBA以來,主作客戰績就很清楚地說明這點。現在的30支球隊,無一不是主場球隊優於作客。在短時間內,可能會有“作客狂魔”,但在大數據面前,作客勝率永遠不可能高於主場。

  金塊是主作客強弱最為明顯的球隊。44年來,他們主場比作客多勝了31.47%,也就是說,主場勝率達到了65.74%左右。一年常規賽41個主場,大約能勝出27場。

  丹佛被稱為“英里之城”,因為他的海拔剛好是1英里,是整個NBA海拔最高的地方,這裏也被稱為“魔鬼主場”,主場勝率高居第一,就是優勢的最好證明。

  主場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還會有一些“盤外招”,其中有一些堪稱“藝苑奇葩”。

  最早為人所討論的是老牌強隊塞爾特人。當年的老場館,地板甚至都坑坑窪窪。作為主隊球員,天天在這裏訓練,對地板瞭如指掌,運球時會合理的避開。而客隊就慘了,運球時,莫名其妙地突然變了向。還沒反應過來時,球早到了塞爾特人球員的手中,他們帶著一臉奸笑,揚長而去。這些已經是陳年往事,而老場館的地板也早被拆了,割成小塊出售。

  另一個王朝球隊做得更露骨。2014年總決賽首戰,馬刺主場打熱火,進行了一半時,主場空調突然失靈,連觀戰的球迷都汗如雨下,更遑論場上的球員。在“高溫轟炸”之下,勒邦占士甚至拚到腳抽筋。

  2011年時,馬刺球場出現蝙蝠,被贊路比利一招拿下。蝙蝠還不能說明什麼,但蒼蠅和響尾蛇呢?據傑森-泰利說,有一次作客打馬刺時,他在更衣室里發現了成千隻蒼蠅,把他噁心壞了。而2014年拓荒者造訪聖安東尼奧時,湯馬士-羅賓遜打開更衣室櫃門後,幾乎被嚇尿,竟然有一條響尾蛇盤在他的櫃中。可以想像,那場比賽,羅賓遜是在何等的驚懼中度過的。

  馬刺更衣室出現響尾蛇的事,並不只一次出現。說這隻是偶然事件,不少人都會打個問號。

  更有甚者,有人對當家球星打起了主意。1997年總決賽,佐敦造訪鹽湖城時,在酒店中訂了一份披薩,結果半夜高燒不退,並且腸胃不適,嚴重腹瀉。他拖著病體打完了比賽,被稱為“高燒之戰”。事後有人懷疑,佐敦的披薩被狂熱的球迷投毒了。高比在2002年西岸決賽時,也曾遭遇到食物中毒事件,嫌疑人當然是作客球迷。

  相比之下,湖人就聰明多了,不會赤祼祼地害對方巨星。利用洛杉磯美女如雲的特點,他們會在客隊酒店門口安排美人計,客隊球員第二天狀態會不會受影響,這就不得而知了。

  NBA第一支啦啦隊就出現在湖人,他們會使這高招也不足為奇。如今很多球隊都在借鑒他們的做法

  只用想不到,沒有做不到。NBA的主場優勢就是這麼明目張膽。

  (吳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