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葉刀》撤回氯喹對新冠無療效論文 曾促使WHO叫停試驗
2020年06月06日11:07

  原標題:《柳葉刀》撤回氯喹對新冠無療效論文,曾促使WHO叫停試驗

《柳葉刀》撤回氯喹治新冠論文。 新華社 圖
《柳葉刀》撤回氯喹治新冠論文。 新華社 圖

  該撤稿論文稱,氯喹或羥氯喹與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更高和心臟問題增加有關。這一結論曾促使世界衛生組織叫停羥氯喹治療新冠的試驗。

  一位關注此事的巴塞羅那全球衛生研究所研究員卡洛斯·查庫爾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該論文撤稿不應影響氯喹的使用或不使用。“這次撤稿表明,在做出政策決定之前,需要從臨床試驗中獲得確鑿的證據。”

  臨床中,氯喹和羥氯喹常用來治療瘧疾,羥氯喹也可用於調節免疫、如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

  審查受阻,無法保證數據準確性

  當地時間6月4日,《柳葉刀》發佈了氯喹論文“Hydroxychloroquine or 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 macrolid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 multinational registry analysi”的撤稿聲明,指出3位作者要求撤回論文。

  “他們無法完成對分析數據的獨立審查,因此得出結論說,他們‘不能再保證原始數據源的準確性了’。”

  《柳葉刀》稱,這項研究中的數據還有許多未解疑團,急需對Surgisphere的研究合作進行機構審查。

  Surgisphere公司是這項研究的主要數據提供方,其CEO薩班·德賽(Sapan S Desai)也是論文作者之一。申請撤稿的是除薩班·德賽之外的3位作者。

  上述論文共有4位作者,一作和通訊作者為美國波士頓布列根和婦女醫院心血管中心醫學主任、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曼迪普·梅赫拉(Mandeep R. Mehra)。

  其餘三位作者分別是蘇黎世大學醫院心臟中心主任弗蘭克·魯斯基茨卡(Frank Ruschitzka),美國猶他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兼職教授阿米特·帕特爾(Amit N Patel)以及醫學教育和醫療數據分析公司Surgisphere Corporation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薩班·德賽。

  梅赫拉等3位作者在撤稿聲明中表示,在薩班·德賽的同意下,他們發起了對Surgisphere的獨立第三方審查,以評估數據庫來源,確認數據庫的完整性,並希望重複論文中的數據分析。

  但獨立審查人員稱,Surgisphere公司拒絕提供完整的數據庫、客戶合同和完整的ISO審計報告等信息,因為這會違反客戶協議和保密要求。鑒於此,獨立審查工作將難以開展。

  3位作者稱,“作為研究人員,我們有責任嚴格確保我們所依賴的數據源符合我們的高標準。……我們不能再保證主要數據源的準確性。由於這一不幸的進展,作者要求撤回這篇論文。”

  據英國《衛報》報導,上述被撤稿論文有一處明顯的數據錯誤。論文提到的澳州醫院死亡人數超過了該國官方的新冠肺炎死亡統計數字。5月29日,《柳葉刀》發表的一份更正通知稱,稱原本屬於亞洲研究組的一家醫院被錯誤分到大洋洲研究組里了,但“論文的調查結果沒有變化”。

  曾促使WHO叫停試驗

  上述《柳葉刀》被撤論文發表於5月22日,是一項大規模觀察性研究。

  論文作者對全球多個國家9600多個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入院治療的患者的治療分析發現,使用含有羥氯喹或氯喹(同時使用或未使用大環內酯)的治療方案,對於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治療無益處。相反,反而會增加室性心律失常和院內死亡的危險。

  作者認為,當用於新冠肺炎治療時,這些藥物方案中的每一種都與住院存活率降低和室性心律失常發生頻率增加有關。

  根據《柳葉刀》論文的說法,這項研究包含了將近15000名接受氯喹或羥氯喹治療的患者,其中一些同時服用了抗生素。研究的對照組由超過81000名未使用實驗藥物的患者組成。

  在控製了諸如年齡、種族、既往疾病和新冠嚴重程度等潛在的混雜因素之後,研究人員發現,對照組在醫院中死亡風險為9.3%,而在聯合治療中服用氯喹/羥氯喹和抗生素的患者死亡率為23.8%。

  《柳葉刀》論文的研究結論直接影響了世界衛生組織的決策。5月25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暫停全球範圍內探索新冠病毒療法的“團結試驗”項目中與羥氯喹有關的分支試驗。在當天媒體簡報中,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引用了《柳葉刀》的研究結果。

  不過,世衛組織很快開始於6月3日宣佈將恢復研究。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當天在日內瓦總部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數據安全監測委員會(Data Safety Monitoring Board)在審查了有關該藥物的現有數據後,發現“沒有理由修改試驗”。譚德塞說,世衛組織正在告訴參與研究的調查人員繼續他們的工作。

  小公司掀起知名期刊信任危機

  在《柳葉刀》論文陷入輿論漩渦後不久,《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也以同樣的理由撤回了一篇由德塞等人發表的使用Surgisphere數據的論文“Cardiovascular Disease, Drug Therapy, and Mortality in Covid-19”。撤稿前,《新英格蘭醫學雜誌》6月2日發文表示,人們對論文數據庫中信息的質量提出了實質性的關注,期刊已要求作者提供數據可靠的證據。

  兩篇頂級期刊論文的撤稿理由均直指數據提供方Surgisphere公司。這是一家頗為神秘的美國公司,其網站沒有列出任何合作醫院的名字,也沒有指明科學諮詢委員會。官網顯示,該公司的任務是:“利用數據分析的力量改善儘可能多的人的生活”。

  《衛報》消息稱,Surgisphere的幾名員工幾乎沒有或根本沒有數據或科學背景,有一位科幻小說作家和一位成人模特兼活動主持人。公司CEO德賽曾被捲入三起與Surgisphere數據庫無關醫療事故訴訟,但德賽稱這些指控“毫無根據”。

  公司CEO的薩班·德賽發言人表示,該公司有11名員工,自2008年以來一直在開發數據庫。德賽通過發言人還談到了公司在病人數據方面的工作,“我們使用大量的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來儘可能將這一過程自動化,這是完成這樣一項任務的唯一途徑。”

  新冠疫情期間,不少學術期刊對新冠相關論文開闢出快速審稿流程,出現從論文提交至發表僅需48小時的情況。

  巴塞羅那全球衛生研究所研究員卡洛斯•查庫爾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學術期刊尤其是知名度高的期刊處境非常艱難。“這場危機要求迅速傳播數據,而這隻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徹底審查的要求。我認為這一插曲表明,即使在緊急情況下,學術期刊也應該保持嚴謹。”

  在《柳葉刀》宣佈撤稿前,已有200多位臨床醫生和研究人員在5月28日聯名向論文作者和《柳葉刀》主編致信,要求Surgispher發佈醫院層面的數據,發起結果的獨立驗證,要求《柳葉刀》公開促使論文發表的同行評審意見。

  他們在公開信中指出論文的重重疑點和問題。例如,論文作者沒有遵守機器學習和統計界的標準做法,沒有發佈他們的代碼或數據;沒有倫理審查;沒有提到對數據來源作出貢獻的國家或醫院;來自澳州的數據與政府報告不符;羥氯喹的平均每日劑量比FDA的建議高100毫克……

  查庫爾認為,《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和《柳葉刀》都應該在發表研究之前更仔細地審查Surgisphere數據的來源。他說:“在這裏,我們正處於一場有數十萬人死亡的大流行病之中,兩本最負盛名的醫學期刊讓我們失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