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爆雷前12個月 造假徵兆:3.8折扣滿天飛 員工都不信公司能賺錢
2020年06月06日18:40

  原標題:瑞幸爆雷前12個月 造假徵兆:3.8折扣滿天飛 員工都不信公司能賺錢

  來 源:顯微故事

  離瑞幸“自我爆雷”已經過了兩個月。

  這兩個月,瑞幸遭遇了大股東清倉、股價從20多美元跌至1-2美元、CEO錢治亞等多名高管“下課”、董事長陸正耀頻繁通過神州系進行資本交易,讓人捉摸不定……

  所有人都關注瑞幸的股價、未來,但卻有一個更龐大的群體被忽視:那些曾經和現在仍然在瑞幸工作的普通人。

  他們的努力和效率組成了瑞幸的每一步,但沒人關心他們的未來。

  顯微故事記錄下了這些瑞幸前員工、現員工的故事,他們當中有咖啡師、有從神州轉崗過去的程序員、技術人員等。

  在他們的故事里,在瑞幸當咖啡師,學不到太多的技術,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按鍵”。瑞幸的高壓政策、陣營劃分,讓他們透不過氣。瑞幸的爆雷,甚至讓他們感覺到大大地出了一口怨氣。

  以下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看到新聞,我的第一反應是“假消息”

  老黃 廣西人 瑞幸後台軟件工程師

  在職時間:2020.01-2020.05

  公司出事那一天,我正和其他同事討論技術問題,忽然看到有人在群裡丟了鏈接。

  大家第一反應,這是個假消息。

  公司里的一切看起來是那麼正常。即便是消息蔓延開來的一週,同事依然該幹啥幹啥,只是偶爾會自發從網上瞭解一些關於公司的新聞。

  我是在今年1月加入瑞幸的。當時肺炎疫情還沒蔓延,20天內我接到三家大公司的錄用通知,其中包括瑞幸。

  招聘崗位是系統前端開發工程師,主要工作是給瑞幸做內部平台開發。當時瑞幸是大家眼中風頭正勁的創業公司,我也覺得在這裏工作前景會更加有希望。

  面試時,當面試官看到我曾有過外企經驗,還特意問我一句“有沒有做好再次面臨辛苦的準備?”

  我知道他是想強調“來瑞幸可能會經常需要加班”,當然給予肯定的回答。

  實際後來也沒有太多加班。總體來說,瑞幸和別的互聯網企業沒有太多區別,開放的工作區域、整潔的工作環境,我們部門70多個人,彼此工作協同都不錯,不存在太多效率問題。

老黃的工位環境,一切正常 (受訪者提供)
老黃的工位環境,一切正常 (受訪者提供)

  正因如此,出事時我們幾乎第一時間選擇了忽視。可事件發酵速度之快,不容大家懷疑,慢慢地大家開始半信半疑起來。

  周圍有的同事還不甘心,苦苦死撐。

  按照瑞幸的招聘要求,員工要過兩個試用期才可以正式入職。我剛度過瑞幸的第一個試用期,也就是剛滿三個月。但我選擇了主動離開。

  自己的未來被其他原因所掌控的感覺,我不喜歡。

  造假曝光後,我們店爆單了

  小張 北京 瑞幸兼職咖啡師

  在職時間:2019年11月-至今

  2019年底我看到瑞幸在58同城大量招人,之前他們擴張時也曾去我學校招兼職,許多學長學姐說可靠,所以就決定試試。

  通過了配方考核以後,我還考了咖啡師的認證,工資在21.5元每小時。

  瑞幸的薪資水平比其他兼職高很多,室友在麥當勞不過十多塊。

  看起來,瑞幸的晉陞渠道也不錯。考上了值班就可以參與盤店,考上了副店長,可以參與部分管理事務,且轉正為全職成為店長,入職就繳納五險一金,薪水也比其他餐飲集團管培生高。

  我考慮過留下來的可能性,但是在瑞幸工作是真的累。

  每天完成100多單的飲品,機械的按按鍵,還要被監控,不能亂說話,這樣是年輕人過得日子嗎?

  造假那件事後,對門店影響很大:一個是同城瑞幸門店關閉了許多,另一個是店裡面爆單了。

瑞幸造假曝光後,網絡訂單量激增(受訪者提供)
瑞幸造假曝光後,網絡訂單量激增(受訪者提供)

  從我工作的店步行十分鍾,就有另外一家瑞幸。4月末,這家店舖就關閉了。

  另一方面,認為“瑞幸是國貨之光、割了美國韭菜“的網友也給瑞幸創造了大量訂單,還有一部分來自想用完手中優惠券的用戶。

  爆單之後,每天出單都是之前的兩三倍。因為還在疫情期間,所以店裡只配有兩個人,根本忙不過來。

  儘管公司排班表上面備註了午休3小時,當時中午一個小時都休不了,都是無償加班。

  我還得到了消息:為了優化人員,瑞幸再也不接受全職了。

  現在就算可以轉全職,我也不考慮。

  只有機器人才能在瑞幸長期幹下去吧?我是個年輕人,接受不了這麼刻板的生活。

  先裁神州的人,我們工齡短、賠償低

  K先生 廈門人 從神州轉入的程序員

  在職時間:2019.06-至今

  去年下半年,同在神州同事陸續簽約瑞幸,聽他們說工資會有漲,我也跟著簽了。

  簽約時,瑞幸廈門和神州的辦公場地還沒分開,連前台都是同一個。

  12月末,還沒簽約的那些同事也一起被併入瑞幸,所有人又安排一次重新簽約,工齡從頭開始計算。

  第二次簽時,我想反正公司內部新項目,挑戰多,自己也能進步。

  但沒想到過來後,不僅變成996,別的福利也沒了。

 圖片來自網絡
 圖片來自網絡

  今年裁員期間,HR到我們部門一些同事工位上讀離職通知。

  後來才知道,因為他重新簽訂了合同,就職時間不長,被裁也拿不到多少賠償。

  神州和瑞幸不同公司員工的差別待遇很明顯。

  瑞幸閃電上市之後,又再招募了一批人,這些人的工資虛高。

  今年三月,老神州過去的人都沒拿到年終獎,但瑞幸單獨招募的人都發了。緊接著,就自曝造假。

  馬上5月就開始人員優化, 可能是怕出現廈門優車集團裁員時候員工維權的場景,第一批人數沒有那麼多。

  但這次裁員以神州轉過去的人為主,大部分人都沒滿1年,所以n+1其實也拿不到多少錢。只能說資本家真是精打細算。

  高層亂搞,我們是無辜的

  李冬 北京 瑞幸軟件工程師

  在職時間:2019.06-至今

  前幾天,恰巧是我在瑞幸工作的一週年,這一年就像過山車,跌宕起伏。

  公司內憂外患,按理說我應該毫不猶豫辭職,但是公司內部狀態還是井然有序,和以往沒什麼差別。

  即便是現在,公司內部還在發口罩,動不動就有小零食,有免費的咖啡新品,同事之間關係也融洽。

  我內心是迷茫的,現在辭職相當於裸辭,以後生活是個問題。但是不辭職,我也擔心工資都不一定能發出來。

  前陣子有的部門裁員,弄得我們人心惶惶。不少朋友向我打聽情況,我三箴其口,怕惹麻煩。

  脈脈上的評論 (受訪者提供)

  自己的不當言辭如果給瑞幸帶來不好的影響,對我也沒好處。瑞幸也算是養活了很多門店、員工,解決一些就業率。他垮了,很多人都跟著遭殃。

  但我自己比誰都想知道,瑞幸咖啡這次動盪一定會導致破產嗎?高層亂搞,我們是無辜的,員工的結局就沒人管了?

  我曾經曆過裁員,上層的評估決策後,第二天就宣佈解散,你根本無法提前知道。

  現在只能和大多數人一樣,觀望著,等公司的決策和交代。比起跳槽,我更想休息一下,現實動盪,誰知道去的下一家公司會怎樣?

  一想到再累也沒瑞幸累,什麼工作都能堅持了

  張丹 北京 瑞幸門店咖啡師

  在職時間:2019年3月-8月

  當時瑞幸咖啡同意錄用我,我還是有點感動的。

  那陣子,瑞幸咖啡如日中天,幾乎所有像樣寫字樓的電梯里都能看到瑞幸咖啡的廣告。大多數電影院在影片放映前,也都會播放瑞幸咖啡的廣告。

  當時瑞幸咖啡還在熱推“百萬大咖第一季”,每週買夠5件單品可瓜分500元現金

  因此,瑞幸就給我一個印象,太有錢了。

  我是單親媽媽,被瑞幸錄用之前,我已經失業了兩年多。這段時間,我曾在一家保險公司幹了兩個星期,還開了5個月的網店,專賣進口化妝品,業績慘不忍睹。

  熟人聽說我去瑞幸,還勸我說,在那兒上班比“黑煤窯”都累。當時我想,如果“黑煤窯”招人,我也會去。

  結果,沒想到這“黑煤窯”比想像中的累多了。

  入職前要經過培訓、背配方、考試。我年齡大了,只能一遍遍大聲念出來,有時我孩子都會背了,我還背不下來。

  最讓我崩潰的是,正式上崗後,依然要背配方,還要定期考試。公司有專門的內部APP,裡面在線考試,如果通不過,不僅升職無望,還可能被解聘。

  自從在瑞幸咖啡上班後,我找不到賸餘時間陪孩子。我只好讓母親替自己帶孩子回西安老家。

  母親很不滿意地說,才賺多少錢,至於這麼忙嗎?當時,我每個月工資是4700元。

  上班的壓力比考試更大。一舉一動都有錄像監視:2分鍾內,必須做完一杯咖啡;做咖啡前必須洗手;洗一次手必須20秒以上;方巾必須半小時一換;消毒水必須3小時一換;用完的器具必須放在消毒水裡浸泡5分鍾,再用清水洗乾淨……

在門店工作的咖啡師 (受訪者提供)
在門店工作的咖啡師 (受訪者提供)

  我所在的店在某商業中心一層,樓下有超市,樓上是寫字間,每到中午、晚上,忙得不可開交,連休息時間都沒有。

  每天都在洗洗擦擦,下班前,要把咖啡機的部件拆下來,洗乾淨、包好,有時得花1個小時。有時,覺得自己真像《摩登時代》里擰螺絲的卓別林。

  很多年輕人入職沒多久就離開了。一是嫌工作太累,二是學不到技術。瑞幸咖啡的產品就是各種原料搭配,沒有太多發揮空間。

  2019年8月,瑞幸股價猛漲,開店速度加快,我也受不了離開了。

  《瑞幸閃電戰》由中信出版社於2020年1月出版發行,作者沈帥波標榜新生代財經作家,該書描述“瑞幸閃電戰銳利打法”

  辭職沒多久,我在網上書店看到瑞幸公關的人出了一本《瑞幸閃電戰》。這本書,承包了我一年的笑料。

  自序里寫:

  “舊的商業秩序正在崩塌,而新的商業秩序尚未完全確立。這便是我們面對的偉大而充滿迷霧的時代。好似新的大航海時代,勇敢者早已登船出發,有人遇上海嘯,有人迷失了方向,有人幸運地找到了美洲大陸,但不管怎樣,都好過在岸上嘲諷的人。”

  我感覺,瑞幸不僅是黑窯廠,也是血汗工廠,幸好我已經上岸,成為了那個嘲諷他們的人。

  健康證、工作服全自己買,遭遇“全轉非”

  小L 江蘇三線城市 瑞幸全職咖啡師

  在職時間:2020年1月-5月

  我家在江蘇一個三線城市,疫情導致餐飲行業損失慘重,年後想找個有保障的工作就更難了。

  當時看到瑞幸是少有的、可以保證五險一金的公司,一看到他們招全職咖啡師,我就投了簡曆。當然也有私心,想去偷師,以後自己開個咖啡店。

  沒想到,進來後才發現,“沒有感情的按鍵機器”,就是對我們最好的形容。

  所謂的咖啡師,其實只需要把操作手冊背熟,知道不同配方按多少次按鈕就行。比如香草拿鐵半糖按兩下按鈕,全糖按四下,然後把杯子放到機器下面就行。

  不過瑞幸的配方很多,導致很多人沒有背熟配方,就離開了。背完配方,你就要去瑞幸大學App參加考試,考試內容是:隨機出兩杯咖啡名稱,5分鍾內做完且拍攝視頻拍攝了上傳,通過了之後才會分配門店。

  全職咖啡師的要求,是1個月內考下咖啡師,考下後工資會高點,如果考不下就要離職。畢竟瑞幸的工作挺忙,如果背不下配方,後面的工作壓力很大。

  製作咖啡的要求還相對嚴格,要求2分鍾內完成咖啡,還有整點洗手,這些都是在監控下的操作。

  不過,不同的店舖在執行力度會有差異。比如我去的第一家店,要求整點洗手,每次用消毒水,然後洗滿20秒;而第二家店,店長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就沒用消毒水,只要不被拍到就行。

  不用消毒水的原因,是因為消毒水太傷手,瑞幸也不能留指甲。我去的第一週,手就乾燥脫皮,下班之後要不停的塗護手霜。

  總體來說,瑞幸比我之前工作過的餐廳好一些。下班打烊要洗咖啡機和小器具,最重要的是不能忘記貼有效期,瑞幸店裡不讓有過期的東西。

  瑞幸要求打烊後半個小時內完成這些事,但實際上做不完。比如每天都有盤點,對物料把控很嚴,如果實際盤點和電腦記錄庫存差異不太大,就算盤點完了。

  如果差異很大,系統會”飄紅“,這個時候就要重新盤點了,一直盤點到哪兒有問題,再去寫實盤報告就行。

  如果每一步都按照瑞幸的要求做,是不可能按時下班的。但是我們有排期表,這些超出的時間都是不算工時的,也算是義務勞動了。

  我當時在第一家店做的不錯,每天大約100多單。但是因為瑞幸關閉了很多門店,也有很多人離職,加上每個店舖不能超過2個人,就重新分配了店舖。

  在第二家店舖工作時,瑞幸就出事了,導致我們所有全職員工都遭遇了“全轉非”(全職要轉成兼職)。

  入職第一天,店長告訴我,要重新簽訂合同,變成兼職,三個月後再轉成全職;雖然承諾的是和全職一樣的工資,但是不交保險和績效。我們這批已經降低到了20塊錢1小時的時薪,也享受不到做滿200單再計算1000元的績效了,算下來其實根本賺不到多少錢。

  接著瑞幸開始用各種方式壓縮成本。但一切其實都有預兆。

  開年以後,瑞幸已經在我們城市關閉了不少店舖。承認造假後,店裡對成本管控就更嚴格,包括做壞了的飲品要自己掏錢購買,做滿四個小時的員工免費杯也沒有了。

  圖片來自網絡

  甚至入職的員工服都要自己買的,承諾的入職就交五險一金,變成了入職交五險,全職第四個月才開始交一金。餐飲行業大部分由企業報銷的健康證,也變成了入職6個月以上才給報銷。

  工資低、看不到晉陞希望、內部又如此壓抑。在5月餐飲業稍微有點恢復後,我就毫不猶豫辭職了。

  不是資本奇蹟,是階層分化嚴重的高壓陣營

  何文洋 杭州 瑞幸門店咖啡師

  在職時間:2018.12-2019.9

  我曾經把瑞幸的工作經曆寫成文章發在網上,後來有7-8家媒體都聯繫過我,但我都回絕了。

  因為,當時大家都在說瑞幸咖啡是奇蹟、民族企業,如果我抱怨上班累,他們一定覺得是我自己太懶了。

  最近看到瑞幸咖啡財務造假的事敗露後,我大大出了一口怨氣。事情是明擺著的:渾水公司用的是最笨的調查方法,就是找幾家門店,統計一下銷量,就能看出破綻來。

  我們這麼多媒體、專家,寫了那麼多文章,又是“奇蹟”,又是“民族企業”,怎麼就沒一個人看出來呢?

  我們大多數一線員工心裡都知道,瑞幸咖啡賺不到錢。

  因為折扣太低了——3.8折券滿天飛,最低的僅1.8折。我們自己也有微信折扣群,都是來薅瑞幸咖啡“羊毛”的。

  但也沒人問過我們,也沒人關心我加過多少班?究竟能賺到多少錢?員工本身能賺錢嗎?我們不是不能吃苦,是不願意吃這種不明不白的苦。

  我趕上了一位異常苛刻的店長,動輒發脾氣,說話尖酸刻薄。

  作為普通員工,趕上什麼店長,和投胎一樣,自己沒法選擇。瑞幸很多店長只在餐飲行業中混過,根本不懂咖啡,只懂怎麼罵人,怎麼就成了管理人才。

  在管理中,瑞幸咖啡特別強調階層感。店長的收入比我們高得多,公司給他們的信息也比我們得多,在公司眼中,店長是自己人,基層員工是外人。

  瑞幸咖啡的應對之道就是高壓政策,把員工劃分成不同層級、不同群體,然後分而治之。

  比如兼職員工,工資比正式工高,但公司對正式員工說:“公司給你們上了五險,因為你們是自己人。”

  其實一查,上的都是最低的那一檔。早先瑞幸圈到了那麼多投資人的錢,就該對自己的員工好一點,可瑞幸咖啡連這個底線都沒做到。

  在瑞幸咖啡,兼職工、服務員、咖啡師、店長、辦公室構成了不同的世界,公司有什麼不合情理的做法,誰也不敢抱怨,因為人人都會覺得別人也許能接受。於是,任何一個嚴苛的政策都能貫徹下去。

  其實,不正面反抗,大家也會用一些變通的手段。表面上門店裡有錄像監控,有製度,但客戶在排隊,怎麼可能每次洗手都保證20秒。到後來大家也都明白了,只要業績好,細節是可以鬆動的。

  據我所知,違規的情況並不罕見,表面上是用製度管理,實質上還是人情管理。

  這就可以理解,為什麼一家號稱嚴格管理的公司,竟會出現這麼大的財務漏洞。此外,瑞幸擴張太快了,如此驚人的擴張速度,必然給資金、人力儲備、管理、產品品質帶來巨大壓力。

  我不太關注瑞幸咖啡上市的故事。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圈錢能力”與“牛皮破滅”之間的比賽,如果圈錢能力跑贏了,瑞幸今天依然是大家眼中的明星企業,可惜是牛皮率先破滅。

  資本攪亂了口味,瑞幸從沒想過做好一杯咖啡

  顧雨 北京 某知名咖啡店創始人

  沒有加入過瑞幸

  我在咖啡行業做了15年,太瞭解社區咖啡店的問題了。

  中國社區咖啡店生存困難,是因為絕大多數人的口味被速溶咖啡改造過了。一提起咖啡,他們想到的就是速溶咖啡的滋味。

  速溶咖啡有強烈的油味,它會長時間留在口腔中,讓人感到口渴,速溶咖啡的香味可能更濃烈,但比較單一,缺乏層次感。而煮咖啡中的一些味道,比如堅果香、花草香,是速溶咖啡無法模仿出來的。

  即使是咖啡師,也無法保證每次做出的咖啡都是一個味道。我做了快20年咖啡,至今也是發揮好時做出的咖啡就好一點,發揮不好時做出的咖啡就差一點。

  理解不了其中的微小差別,就無法真正理解咖啡,更無法理解為何那麼小小一杯,卻要10多元錢。

  真的好咖啡,是很難做到標準化的。開咖啡店想賺錢,選址必須放在豪華寫字樓、商業中心,那裡寸土寸金,沒有談事、獨處的空間,名義上是賣咖啡,實際上是賣空間。

 瑞幸店內海報 (受訪者提供)
 瑞幸店內海報 (受訪者提供)

  瑞幸店內海報 (受訪者提供)

  在一杯咖啡中,空間佔據了大部分成本,要想賺錢,只能壓縮咖啡的成本。在這個鏈條中,咖啡只是資本的工具,幫助資本去抬高地價而已。

  資本攪亂了咖啡的口味,所以很多咖啡店將奶油拉花當成技術。因為它比較好學,而且是個噱頭,但往咖啡里加油脂,這咖啡還怎麼喝啊?

  瑞幸從來都不是一家咖啡公司,因為它從沒想過,如何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應受訪者要求,K先生、李冬、小L、老黃、顧雨、張丹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