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載交行老將徐瀚 或將北上出任農行副行長
2020年06月06日09:12

原標題:30載交行老將徐瀚 或將北上出任農行副行長 來源:新浪財經

“我們的策略是客戶到哪兒,我們就到哪兒。”——徐瀚

在剛從中投迎來“70後”的“少帥”行長劉珺後,交行送別了該行零售業務總監徐瀚。

6月5日,據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交行零售業務總監徐瀚已於近期已經離職,或將赴任農行副行長。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徐瀚赴農行之後可能會分管IT。

(徐瀚)

自工作以來,徐瀚從未離開交行系統,至今已近30年。其在交行的工作經曆,大體可分為兩段:前半段主要是在與技術打交道,後半段主要集中在零售金融領域。隨著此次北上農行任職,這位紮根交行近30年的金融老將,即將開啟一場新的征程。

出身IT類崗位

現年已逾55週歲的徐瀚,自1991年從上海工業大學獲工學碩士學位以來,一直在交行工作,至今已近30年。

1991年4月,剛從大學畢業的徐瀚,進入交行電腦中心信息管理處。其初時的任職經曆,也恰好是彼時中國銀行業剛剛進入PC時代的一個縮影。在接下來近4年半的時間里,徐瀚曆任交行電腦中心信息管理處幹部、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

1995年9月,徐瀚暫別交行總行,赴該行香港分行工作。在接下來近7年的時間里,徐瀚曆任香港分行策劃部高級主任、副經理,電腦部經理,電腦中心副總經理。在電腦部升級為信息科技部之後,2002年8月,徐瀚回總行任信息科技部(電腦部)副總經理。

紮根信用卡中心近12年

如果說徐瀚前一半的工作履曆主要是在與技術打交道,那麼後一半則主要集中在零售金融領域。

2003年是目前業內較為公認的“中國信用卡元年”。作為一個舶來品,信用卡在海外市場已經非常成熟,引入外資行經驗也成為彼時各行發展信用卡業務的有效方式之一。在此背景下,交行與彙豐銀行在信用卡領域達成戰略合作。2004年10月25日,交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正式宣佈成立。

也正是在2004年10月,徐瀚加入太平洋信用卡中心,成為該中心創始團隊成員之一。在接下來將近12年的時間里,徐瀚立足太平洋信用卡中心,曆任該中心副首席執行官、副總經理(副首席執行官)、總經理(首席執行官)。

在回憶信用卡中心成立最初的情形時,徐瀚對於曾經的文化衝突印象深刻。作為交行和彙豐銀行合作的產物,信用卡中心開業之初,“不同膚色的人聚在一起,來自中國香港的、加拿大的、新加坡的、印度的員工操著不同口音的英語開會,開著開著理念不合甚至會把東西摔了開始爭執。”

但徐瀚也表示,交行從彙豐身上受益頗多。“卡中心籌建時,我們對卡業務的理解水平還是‘小學生’,又大致概念卻不知具體怎麼做,彙豐來了以後,直接給了我們‘大學課本’。”徐瀚說,比如彙豐的風控經驗就和國內銀行當時的思路不同,內資銀行普遍概念里,風險都是越小越好,但彙豐的概念是追求“風險調整後的收益最大化”,即找一個風險與收益的平衡點。

從2008年開始,徐瀚至少每年都會在學術期刊上發表一篇與信用卡領域相關的文章。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至2016年3月離開信用卡中心之前,徐瀚共發表了9篇文章,較好地保持了筆耕不輟的狀態。

2010年10月,時任副首席執行官的徐瀚在接受《中國信用卡》雜誌採訪時闡述了交行信用卡中心的客戶服務理念。在徐瀚看來,瞭解客戶,才能更好地服務客戶。“我們在進行增值服務時決策研究的時候會從客戶的角度去思考,以提升客戶體驗、提高客戶滿意度、滿足客戶需求,我們以此為出發點來進行創新,以創新來達成對客戶更好的服務。”

2013年2月,面對彼時風起雲湧的互聯網金融,已然成為信用卡中心總經理的徐瀚,在一場論壇中指出,隨著電子金融的發展,很多銀行家都在提醒說信用卡要消亡了,要被手機取代了。但他認為,中國信用卡起碼還有10到15年的黃金時期,“中國的銀行應該學會怎麼利用互聯網去做營銷,比如說網上的申請,網上信用的徵信,然後用社交網絡做口碑傳播。”

2016年1月,徐瀚在其親自執筆的《大數據時代的信用卡風險管理》一文中指出,銀行擁有豐富的信貸數據,深耕現有數據,精細化、實時化、動態化地利用銀行內部現有數據,運用大數據技術,構建動態化的應對策略機製是未來的發展方向。“同時,銀行不僅應該更加深層次挖掘、充分運用好已有信貸數據,更應多方位拓展外部數據來源,通過對多種數據的綜合運用,提高模型精準度和時效性,以達到最終的平衡目標。”

至2015年末,交行信用卡在冊卡量(含準貸記卡)達4315萬張 ,較當年初淨增687萬張;全年累計消費額達1.52萬億元 ,同比增長31.92%;集團信用卡透支餘額達2715.42億元 ,較當年初增長21.44%;信用卡透支減值率1.82% ,較當年初上升0.14個百分點 。

“沒有一家銀行的零售業務有護城河”

2016年3月,徐瀚離開了紮根將近12載的信用卡中心,進入交行個人金融部任總經理。在此期間,徐瀚還曾短暫兼任網絡渠道部總經理及線上金融業務中心總裁。

雖轉換了部門,但徐瀚仍舊奮戰在銀行的零售金融領域。2016年11月,履新新部門不久的徐瀚,在接受採訪時提出,要用“變和便”破解銀行理財同質化競爭迷局。徐瀚介紹說,所謂“變”,就是改變客戶的投資理念。“真正的財富管理是資產配置的概念。我們會根據客戶的風險承受能力,為客戶推薦預期收益型、浮動收益型、淨值型、結構性理財等產品。”而所謂“便”,在徐瀚看來,就是為客戶提供更多便捷的服務。

面對近年來持續火熱的一個概念——金融科技,徐瀚在2017年11月的一次採訪中指出,一旦傳統銀行插上金融科技的翅膀,將具有極大的優勢。“我們很清楚客戶的行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到網點的客戶每年以20%的速度在減少,取現的客戶也以20%的速度再減少。客戶去哪裡了?客戶換了個方式,到線上。我們的策略是客戶到哪兒,我們就到哪兒。”

當時間來到2018年9月,交行進行了一次重大人事變革,公司、同業、零售三大前台板塊首設業務總監。在這場人事變動中,徐瀚被擢升為交行業務總監(零售與私人業務板塊)。

2019年1月,面對當時被熱烈討論的銀行零售轉型這一話題,徐瀚語出驚人。他指出,沒有一家銀行的零售業務有護城河。“中國銀行業的任何新產品和新打法,基本沒有保密期能超過6個月的,6個月之後一定有人複製。關鍵的問題就在於能否做到位,做到極致,讓客戶滿意。”

至於銀行線上化和營業網點減少的趨勢,徐瀚認為,人不可能擺脫面對面的交流,網點必不可少,關鍵的問題是如何利用網點。“線上線下全打通才是王道,才是必由之路。與客戶的聯繫是緊密的,無論是金融科技還是物理網點,都只是一個支撐點。”

在徐瀚掌舵零售金融的約4年時間里,交行相關領域發展勢頭良好。根據交行2019年年報,交行管理的個人金融資產(AUM)、達標沃德客戶數、私人銀行客戶數增速均創近三年新高。截至2019年末,該行管理的個人金融資產達到3.45萬億元,淨增3887.2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2.71%;達標沃德客戶數達到150.4萬戶,較上年末增長19.01%;私人銀行客戶數達到4.72萬戶,較上年末增長18.49%。

農行“一正五副一首席風險官”高管格局形成

在徐瀚到任之後,在董事長周慕冰之外,農行高管層形成“一正五副一首席風險官”的格局。行長為張青鬆,副行長為張旭光、張克秋、湛東昇、崔勇、徐瀚,以及首席風險官李誌成。而徐瀚在IT、零售金融等領域豐富的從業經驗,或將為農行進一步發展提供助力。

往期精彩:

盛京銀行新任行長肖瑞彥:基層信貸員的銀行家之路

民生銀行6年來首換“掌門”!繼任者高迎欣是何來曆?

A股最年輕副行長周斌:小微信貸能手的消金大佬之路

包商銀行改組下的員工們

聯繫我們

丁丹 北青金融高級記者

長期關注銀行領域

Email:jinrong@ynet.com

微信號:715683845

添加時請註明身份,謝謝!

北青金融銀行業官方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