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亂輪番上陣 iPhone 12 Pro無緣2020?
2020年06月07日07:52

  原標題:疫情、暴亂輪番上陣,iPhone 12 Pro無緣2020?

  來源:雷科技leitech

  如果你是果粉,那麼最近傳來的這則消息恐怕不會讓你開心:有傳言稱,今年九月,蘋果只會發售iPhone 12的兩款普通版機型,這兩款新品預計在七月開始量產,而iPhone 12 Pro,你很有可能在今年看不到它的身影。

  為什麼一直被認為是供應鏈大師的蘋果,卻不得不推遲手上最賺錢商品的發佈會?

  四款iPhone帶來的生產難題

  小雷認為,iPhone 12 Pro的“難產”緣自兩方面:一是今年的iPhone形態大變,新的元器件研發、組裝、測試,填滿了本就緊湊的生產時間;二是由於新冠疫情影響,全世界各地的代工廠都出現了停工的現象。

  首先是一,根據線報,原定於秋季發佈的iPhone 12系列,將是蘋果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產品戰線:四台iPhone 12齊登場,均搭載OLED屏幕,LCD屏幕的iPhone正式退出曆史舞台。

  不僅款式多了,iPhone 12的屏幕尺寸也變了:iPhone 12 Pro從5.8英吋變大為6.1英吋,和iPhone 11相同,Pro Max從6.46英吋擴大到6.7英吋;同時iPhone 12普通版大小不變,但會新加入一台5.4英吋的iPhone,

  我們可以看出,今年的四台iPhone 12,每一款的屏幕尺寸和材質都沒有順延iPhone 11系列的佈局,而是重開新模(OLED版本的黑邊勢必也要縮小)。這意味著iPhone的前後面板,不能在老款生產線的基礎上微調,而是必須從上到下調節整個工程參數才能順利裝配,更不可能像iPhone SE那樣直接套用舊款產品的零部件。

  不僅屏幕面板要大改,就連部分元器件的生產,蘋果都要重新規劃。例如今年的Face ID模塊,尺寸不僅更小,性能也會迎來提升,光是新模塊的研發和量產就已經給了蘋果不小壓力,而最終它還要去送到富士康進行裝配檢驗,裝配方法也肯定要有所改動。

  在2019年的蘋果兩百大供應商里,我們可以看到,除去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供應商,蘋果的海外供應商(包括台灣省)占到了總數的79.5%,iPhone的生產早已成為全球供應鏈緊密合作的代表案例之一。

  我們就以Face ID為例,它的元器件中有兩個模塊至關重要:一是3D傳感模塊,由韓國的LG Innotek和中國的奧蘭若科技製造;二則是它的激光發射器,由美國的Lumentum進行製造。僅Face ID中的兩個組件,就牽扯到了中美韓三國的生產企業,並且還要滿足蘋果的質量和數量要求,這還不算Face ID模塊整體的組裝測試,難度可見一斑。

  根據以往的經驗判斷,為了滿足蘋果的改進需求,元器件工廠至少要花一年的時間去研發,建立完整的流水線又要花費半年,生產後的元器件還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送到中國來進行裝配測試,最後才能進入到整機量產步驟。

  而今年iPhone 12要大改的何止是Face ID?Pro版本的顯示屏要支持120Hz刷新率,尺寸增大的機身、LiDAR攝像頭、5nm的A14處理器,這些改動都在考驗著蘋果的供應鏈管理能力。

  偏偏在這個時候,又來了疫情和暴亂。

  疫情拖慢進程

  今年年初,隨著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富士康頒布了長達一個月的“停工令”,這個時間點本應是iPhone新機的試產環節,但由於新冠疫情,蘋果和富士康之間的聯繫被切斷了。

  雖然到了三月份,富士康已經陸續開始復工,但根據防疫規定,蘋果高管若是從美國飛抵中國富士康進行接洽,必須先隔離14天。生產線上的諸多問題只能通過線上來解決,蘋果的工程師也無法親臨一線進行協商。

  到了四五月份,中國的新冠疫情好不容易被抑製,歐美反而堅持不住了。美國各州在四月份就頒布了居家令,就連一向強勢,聲稱“新冠只不過是大號流感”的馬斯克,也只得乖乖停工。

  儘管歐美的高端製造業早已被中日韓瓜分(三國佔據了蘋果總供應鏈68%的份額),但依然有56家歐美企業在為蘋果供貨。歐美疫情的爆發嚴重拖累了蘋果的產品計劃,AirPods、Apple Watch等新品都傳來了延期的消息。

  而現在,席捲全美的暴亂也威脅到了蘋果元器件工廠的安全。為了應對暴亂,美國已有四十個城市實施宵禁,宵禁和暴亂也會影響到美國工廠的生產進程。

  唯一讓蘋果感到安慰的,就是中日韓三國的疫情並沒有像歐美一樣失控,否則今年蘋果很可能會顆粒無收。但與此同時,一道選擇題擺在了庫克面前:是將iPhone 12系列全部延期到年底,還是優先供應某一款式的蘋果新機?

  在激烈的抉擇面前,庫克或許會選擇“保住”iPhone 12的普通版,暫時放棄iPhone 12 Pro的生產。

  為什麼是iPhone 12?

  庫克做出如此選擇的重要原因,是因為iPhone的普通版機型銷量過於出眾,裝配也相對簡單,不會讓蘋果因為疫情的影響損失更多。

  雖然庫克不止一次地表示,比起銷量“單品利潤更加重要”,也說“人們願意為創新買單”。但庫克也依舊很誠實地推出了iPhone XR和11這兩款“性價比”機型,市場表現也沒有讓他失望:iPhone XR一經上市,就成為了2019年的最暢銷機型;作為iPhone XR的繼任者,iPhone 11已經蟬聯了兩個季度的單品銷量冠軍。

  眾所周知,iPhone賣得最好的時間段就是每年的第四季度,因為從11月開始,蘋果就迎來了黑色星期五、聖誕、年假、春節的購物旺季“四連莊”。蘋果必須要在11月之前推出一款大眾新品,來滿足消費者的購買慾望,絕不能把iPhone 12的所有款式都拖到年底再發佈。

  雖然iPhone Pro系列不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但它的缺席,勢必會讓蘋果有些難堪。根據Omdia統計的數據來看,11 Pro和11 Pro Max的銷量之和,占到了iPhone 11系列總銷量的40%,發達國家的用戶還是很認可這兩款iPhone的。只要iPhone 12 Pro取消發佈,不管iPhone 12普通版的數字再好看,今年的銷量數字也要打七折。

  並且,iPhone 12 Pro可能是近幾年最令人期待的手機:Pro Motion自適應刷新率、LiDAR攝像頭、高通5G基帶、“低價”和大電池,種種線報顯示,iPhone 12 Pro當得起“Pro”之名,但它現在卻連順利發佈,都有可能做不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