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飆升下的風險 聯儲或太早樂觀停止“放水”
2020年06月07日02:11

  北京時間6月7日消息,如果你只看股市而不看其他的,你可能不知道2100萬美國人仍然失業。你可能會認為世界上一切都還不錯。很好,甚至。

  標普500指數近50個交易日上漲39.6% 為有史以來最強勁50天漲勢,納斯達克100指數創下曆史新高,這一切似乎將大流行的全部打擊拋諸腦後。也許這一切都是合理的,市場一直都是正確的。但懷疑論者依然存在,尤其是那些認為股票上漲可能會讓統治階級昏昏欲睡的人。

  有觀點認為,6月5日市場的強勁表現,將在失業率仍高於13%的情況下,緩解出台更多經濟刺激措施的緊迫性。雖然你總能找到看空者,他們看到所有的不利因素,包括正在覆蓋經濟的因素,但在如此強勁的反彈中,任何削弱刺激資金流動的因素都會讓投資者感到擔憂。

  施瓦布金融研究中心的首席固定收益策略師凱西·瓊斯說:“市場一直在依賴另一套刺激方案。”如果市場表現良好並繼續改善,風險在於國會可能決定不採取更多措施,或者至少不採取投資者一直期待的措施。

  在經曆了過去幾年的事件之後,投資者再清楚不過了,強勁的市場可能會影響政策製定者的頭腦和計劃。現任總統政府經常把道瓊斯指數作為衡量成功的晴雨表,與此同時,一些人認為美聯儲將股市作為其”第三項使命”,僅次於就業和物價穩定。

  由於華盛頓和美聯儲的刺激措施對股市上漲和經濟複蘇至關重要,投資者不得不懷疑,如果對股市複蘇的支撐減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實際上,這是學院證券(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策略主管彼得•柴爾最大的擔憂。隨著標準普爾500指數從3月份的低點躍升40%,他的樂觀預測實現了。現在,他完全看跌了股市,擔心政府在股市飆升的情況下,會很快失去向經濟注入更多刺激措施的興趣。

  “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水平與政策製定者達成某種解決方案的意願呈反比關係,”他表示。Baird投資策略師Willie Delwiche說。“如果股市繼續上漲,今年在美國國會達成交易的幾率可能會下降,可能接近於零。”

  最近的經濟數據顯示,美國經濟正在改善,但仍在收縮,可能需要更多動力。誠然,勞工部數據顯示,5月就業人口反彈,但週四數據顯示,截至5月30日當週申請失業救濟的美國人增加190萬人。這比前一週有所下降,但遠未停止。

  “標普500指數每上漲1%,就降低了刺激方案獲得通過的可能性,”前美林證券交易員湯姆•埃塞(Tom Essaye)表示,考慮到目前《關懷法案》(CARES Act)小的失業救濟金刺激計劃將於7月底到期,這一點顯得尤為重要。

  據報導,美國政府官員預計,下一個一攬子計劃將釋放多達1萬億美元的額外援助。但一切都不是一成不變的,而且這個數字已經低於前面討論的數字。

  美聯儲製定的貨幣刺激政策也發揮了關鍵作用。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明確表示,美聯儲並不急於撤銷現有措施。不過,包括古根海姆投資公司(Guggenheim Investments)全球首席投資官斯科特•米納德(Scott Minerd)和前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威廉·達德利(William Dudley)在內的知名市場觀察人士對道德風險的形成表示擔憂,在這種風險中,過度冒險盛行,因為人們認為美聯儲將出手相助。

  現在,隨著風險資產價格飆升,勞動力市場顯然比之前認為的更加健康,人們擔心美聯儲可能會撤回其支持措施。對於安聯(Allianz)首席經濟顧問、彭博觀點專欄作家穆罕默德·埃里安(Mohamed El-Erian)來說,這是市場面臨的最大危險之一。

  “這可能鼓勵美聯儲減少對市場的支持,” 埃里安在就業數據公佈後表示,他解釋稱,第一個主要風險是該數據偏離了正常軌道,發出經濟複蘇速度快於實際的訊息。“如果美聯儲覺得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這就是第二個風險。”

  他補充稱:“第三個風險是,出台刺激措施的緊迫性消失了。人們是否認為你們不再需要更多的救濟,市場在幫你們挑起重擔,經濟在幫你們挑起重擔,政府不再需要擔心救濟或刺激措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